《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31.風騷的老板娘

  第31節  風骚的老板娘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第二天黄大腳就走了,回她娘家去了,等她要出嫁之前,她還會回到大黄村,她是大黄村的媳婦,她再嫁人,就要從大黄村走。
  一個月的時間,很長,長到村里的大棚都已經修好開始種菜了,長到村里的路已經全部推平了,已經開始往上面鋪瀝青了,長到田萌的肚子里已經拍片被確定有孩子了。
  一個月的時間,很短,短到二狗甚至還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黄大腳即將出嫁的日子就到了,短到他甚至沒有做好任何準備,短到他還沒有一件新衣服。
  這一個月,他沒有碰任何一個女人,每天都在修路的工地上干活。
  “干爹,給我拿點錢,我要去買件新衣服。”
  這是二狗第一次給陳耕開口要錢,所以陳耕也感覺有些奇怪,不過看到二狗身上還穿著破舊的汗衫,他還是點了點頭,什么都沒問,從床底下翻出了一個信封,從里面掏出了兩張大團結遞給二狗,二狗接過,陳耕想了想又從里面拿出了兩張遞給二狗,二狗也接了,陳耕似乎是感覺實在是沒有照顧好二狗,又拿出兩張遞給他,二狗拒絕了。
  “干爹,夠了,我就是去買兩身衣服,又不是去嫖女人。”他笑著說道。
  “你敢嫖女人看我不把你的腿給打斷。”陳耕頓時就笑罵道,但還是把手上的兩張大團結塞进了二狗的手上。“多買兩身衣服,上個月就說給你買,一直忙著修路了,也沒顧得上,把自己收拾的亮堂一點,看上哪家的姑娘了給干爹說,干爹給你張羅。”
  聽到二狗說出嫖女人的話,陳耕才忽然感覺到,二狗大了,大到能娶媳婦了。
  “干爹,我以后能叫你爹嗎。”二狗眼眶里有些湿润的說道,陳耕第三次遞給他錢的時候,他就想說這句話,但是沒鼓起勇氣,現在終于忍不住了。
  陳耕愣了一下,渾身一顫,然后看著二狗笑了。
  “好娃子,你想叫就叫吧,反正我是把你當我的娃。”他笑的很憨厚,不過眼睛里卻帶著期待。
  他膝下有子,但是卻常年在外,幾年也沒見回來一次,雖然每個月都寄錢回來,而且原來越多,但是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想能夠看到他,看到他平安,看到他結婚生子,看到他幸福。
  他等了好幾年了,都沒等到這一天,這些年,他又開始把二狗當做自己的孩子來養,他沒想過這個孩子長大了能感恩自己,他只想不虧了自己的良心,他都六十了,老伴教書還能有點事情做,自己每天就忙忙村里的事情,要那么多的錢也沒什么用,他只想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對二狗,他自問沒有虧待過他,逢年過節,別人娃娃有的,他都給了二狗,別的娃娃上學他也送二狗去上學,這個娃娃機靈,他喜歡,所以本來二狗爹娘死了沒人管,按照村里的規定要在村里一家一家轮著吃百家飯,但是他感覺這樣對娃娃不好,就接到自己家里養著,十幾年了,他是把這個娃當做自己的娃來養的,他叫自己干爹,他喜歡,他叫自己爹,他也無所謂,只要他能過的平安就好。
  噗通,二狗頓時就跪下了。
  “爹。”他叫著,眼淚再也忍不淄狂涌而出。
  就這么一個簡單的字,卻是他從小的渴望,多少次,他看著別人叫爹他心里都在羨慕,多少次他看到別的孩子能有爹護著他心里都在嫉妒,現在他終于能叫爹了,他哭了,激动,興奮,也開心。
  陳耕也是兩眼淚水,趕忙就要把他扶起來。
  “好娃子,好娃子,好娃子,起來,趕紧起來讓人看笑話了。”
  二狗的腦袋卻搖得和撥浪鼓一樣。
  “我給我爹下跪,天經地義,誰敢說我什么,爹,建国哥不回來等你老了我孝敬你,我養你,我就是你的娃。”他看著陳耕字字鏗鏘的說道。
  “好娃子,起來,趕紧起來,膝蓋都跪疼了。”陳耕臉上都笑出花了,他感覺自己這些年的付出都值了。
  每個人都想為自己圖點什么,不管他嘴上說的什么,他都想自己做的事情能有個結果。
  二狗也嘿嘿一笑爬了起來然后看著陳耕說道:“爹,我走了,去鎮里買衣服,等咱們村的路修好了我就到縣里上班去,我一定干出一番大成績,我要掙很多的錢,我要帶你到国外的逛,我要帶你坐飛機。”
  他只是說出了自己夢想中想要給爹說的話的一部分。
  二狗曾經有一個小小的夢想,他想有個爹,哪怕這個爹是個殘廢,是個跛子,是個傻子都行,只要給他一個爹,他就把他當做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寶貝。
  現在他這個夢想終于可以有機會變成現實了。
  “憨娃,你只要好好的,對爹來說比啥都強,趕紧去吧,晚了就沒回來的車了。”陳耕笑著說道:“胡球買兩身就行,等你干妈,不,等你妈回來了,讓她帶著你好好買,你不會挑。”
  “嗯,我知道了,是了,爹,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來。”二狗點點頭說道。
  “沒事,不回來就不回來,注意安全,你在鎮里認識的人多,是應該和他們搞好關系。”陳耕叮囑了兩句,二狗這轉身去了鎮里。
  他一個人去的鎮里,剛到鎮里,他想了想還是到派出所轉了一圈。
  離得遠遠的,苗翠翠就看到了二狗进來,頓時就沖著他喊道:“二狗,二狗,你過來干啥來了。”
  “沒事,來看看你啊。”二狗說著,然后把手上的香蕉往上提了提。
  苗翠翠頓時就笑了,臉上好像開了一朵花一樣,她因為上著班,所以穿著派出所的警服,衣服有點小,身上的肉繃得紧紧的,二狗看著就感覺到渾身一陣燥熱。
  “來就來,還帶什么東西啊,太見外了,走,坐里面。”她說著就拉著二狗往她的辦公室里走。
  “二狗,你的傷都好利索了啊,這么快啊,我那天到醫院看你醫生說你在醫院躺了七八天就跑了,哼,那個張大全我已經幫你收拾了,現在都還在拘留所里關著,張三全一個屁都沒敢放。”苗翠翠炫耀一樣的在二狗身邊說道。
  二狗一笑,四下看了看沒人,伸手在她肥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道:“想我你不到村里看我去,這一個多月我簡直都快無聊死了,不過好在村里的路馬上就修好了,路修好了我就能走了,去縣里干活去。”
  聽到這話,苗翠翠頓時臉色就變得嚴肅了起來,小聲的沖著二狗問道:“我聽說王九州要把你調到他身邊去當秘書,據說是名額都已經給你定了,有沒有這回事啊。”
  “是啊,有這回事,我去縣里上班就是去做縣
  長秘書啊,咋啦,有啥稀奇的。”二狗疑惑的看著苗翠翠說道,不知道她想說啥。
  “真的啊。”苗翠翠聽到這話眼睛就亮了。“我還以為是人家造謠呢,你咋能爬的那么快啊,從生產隊長直接到縣長秘書,你這升官這簡直是坐火箭啊,你才多大啊,我剛剛還在擔心是有人造謠不敢大聲說話呢。”
  二狗頓時嘿嘿一笑,說道:“我多大你不知道啊,再過幾個月就真正成年了。”他說著,往前一步,手放到苗翠翠藍色襯衫的中間解開了一個扣子就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大胸。
  “叮咛。”苗翠翠頓時就發出了一聲舒爽的聲音,然后趕紧把他的手推開。
  “不要,晚上了給你好不。”她抓著二狗的手說道。
  “好,那我先去買衣服了,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買衣服。”二狗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祿山之爪。
  聽到這話,苗翠翠的眼睛頓時就亮了,頓時就興奮的說道。
  “買衣服,叫上我啊,你是該買件衣服了,你身上這衣服都老掉渣了,你準備買什么衣服啊,我帶你去買,鎮上的好幾家賣衣服的店里我都認識人。”
  二狗一愣,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買什么衣服,苗翠翠一看他的逖頓時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頓時就說道:“算啦,問你也是白問,你等會,我去打個招呼,這就帶你去買衣服。”
  “你不上班了?”二狗奇怪的問道。
  苗翠翠頓時神秘的一笑,說道:“上啊,不過就是早離開一會,沒什么事,我都習慣了,反正我這個部門本來也就是個閑職,有人來辦事讓他推遲一天就好。”
  “嗯,也對,那你去吧,我在這等你。”二狗說著,苗翠翠就轉身走了,不一會她就回來了,沖著二狗說道:“走,我們去shopping。”
  二狗一愣,說:“啥,少撲騰,去哪撲騰啊。”
  苗翠翠頓時就笑了,看著他說道:“我說的是shopping,是英語購物的意思,我記得是現在學校不是已經開設了英語課程了嗎,你怎么連這么簡單的一句都不知道啊。”
  “我不學英語,證明我爱国。”二狗頓時就仰起頭,很驕傲的說道。
  “白癡。”苗翠翠翻了他一個白眼,然后就拉著他出了門。
  看到苗翠翠拉著一個男人出門,派出所的人已經見慣不怪了,不過這個女人的事情他們誰也不敢管,也不敢問,她的后臺太厲害了,不光是因為她男人,她爸爸也是上面的一個高官。
  “我們就這么招搖的出去,被人看見了怎么辦?”二狗卻有些擔心,看著苗翠翠說道,一邊走一邊在兩面亂瞄,就擔心有人跟蹤他。
  苗翠翠毫不在意的說道:“瞧你那副熊樣,怕個球啊,誰敢管我,你是我弟弟,我和我弟弟一起出去逛個街都不行啊,秀逗。”
  小風鎮不大,甚至可以說很小。
  幾乎可以說是一不留神就能從南邊走到北邊的那么小,人多的街道也就兩條,南街和北街,看這名字就知道是其實兩條街在一條直線上,是一個十字路口把南街和北街分開了。
  服裝店總共也就兩家,一家是鎮供銷社,一家是私人開的。
  苗翠翠先是帶著二狗走到了鎮供銷社里,畢竟這里是公家單位,可以開發票,有發票她就能報銷。
  看到眼前琳瑯滿目的商品,二狗不由就感覺到眼花繚亂,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
  他不是第一次來供銷社,但是之前來的時候都是為了買弄用品,其他的什么都沒買過,這次因為是來給自己看衣服,心態不同,所以眼光也不同了。
  “老姐,你來了啊,買個啥。”看到苗翠翠,供銷社的營業員就笑著沖她打招呼,顯然是認識。
  苗翠翠一笑,看著眼前的女人說道:“我不買東西,給我弟弟買個衣服,有沒有啥新款式的。”
  聽到她的話,營業員的眼睛就看向了跟在她后面帶著新奇目光四处亂看的二狗,一看到他,眼睛不由就亮了。
  二狗一米八二的個子在這個年頭絕對算得上是高個子,一頭的短發,英氣的臉龐也讓他有吸引女人的資本,如果不是因為身上的衣服實在太寒酸了,他走到縣大街上怕是都能迷倒一群女人。
  這個營業員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身材一般,臉蛋還可以,就是皮膚很好,看上去嫩白嫩白的,頭發抹的油光閃亮,看上去很精神,穿著一件潔白的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裙子,因為苗翠翠經常來供銷社買東西她們倆一來二去的就熟了,頓時就把腦袋湊到苗翠翠耳邊小聲的問道:“我記得你沒給我說過你有弟弟啊,從哪拐來的。”
  苗翠翠嘿嘿一笑,她知道眼前這個女人也是個骚貨,她男人也挺厲害的,是縣里水利局的局長,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找了很多女人,這事情她都知道,只是壓在心里不說,只是女人都有個需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她也找過一個情人,不過最后因為那個男人下面不行把人家給甩了,她的這些風流往事她都給苗翠翠說過,所以此刻看到她的眼神,苗翠翠頓時就明白她想要做什么了,頓時就朝著她嘿嘿笑道。
  “王秀,咋啦,又發骚了,我可告訴你,我這個弟弟下面的家伙很厲害的,你怕是受不了。”苗翠翠這也是在故意挑逗她,她知道她這么說根本就不可能把這個女人給嚇住,反而還有可能讓她對二狗產生興趣,多拉一個人下水她自己就安全一分。
  果然,聽到這話,叫王秀的女營業員的眼睛頓時就亮了,湊在苗翠翠的耳邊急急的問道:“怎么個厲害方法,你給我說說,我就不信了,他是驢變的。”
  她這話已經說的很露骨了,苗翠翠立馬就笑了,小聲的給她說:“想知道啊,想知道晚上你出來陪陪他不就啥都知道了,包你舒服,我一個人都伺候不了他。”
  她這算是暴漏了自己和二狗之間的關系,王秀頓時眼睛就亮了,撞了她一下笑著說道:“你個死婆娘,還想讓我和你伺候一個男人,他有那么金貴啊。”
  不過說完她就又急急的問道:“你給說說,他下面究竟有多厲害,難道還能比驢厲害了。”
  苗翠翠看了一眼二狗,發現他還在四处亂瞄,頓時就小聲的對王秀說道:“和驢差不多,一準能把你給捅個通透。”
  王秀立馬就笑了,嘿嘿的看著她低聲說道:“那好,你給我說晚上你在哪,我去找你,要么就去我租的那個房子吧,我那個房子清凈,隔音也好,除了咱倆也沒人知道。”
  “嗯,好,就這么定了,要么這樣吧,你等會早早下班,把工作交給他們,咱們等會直接走就行,一起幫他買衣服,你不是想看他下面的家伙嗎,等會換衣服時候正好。”苗翠翠阴笑著說道,直接把二狗給賣了。
  不過她知道二狗肯定不會生氣的,甚至二狗對這種事情是求之不得,只是王秀的身材不怎么好,甚至有些單薄,怕是承受不了二狗的猛烈撞擊。
  &n
  sp; 二狗看到她們在說話就自己隨便亂看,但是看著她們不斷的瞄著自己,他頓時就有點奇怪,直接用特殊能力看了兩個人的腦袋,立刻就知道了她們的對話,然后他很干脆的就愣住了,然后心中就痒痒了起來。
  他捅過的女人不少,但是卻還從來沒有一起捅過兩個女人。
  這個時候,正好兩個女人也說完話了。
  “二狗,你是叫二狗對吧,走,姐姐帶你去倉庫看看剛回來的新款衣服。”王秀沖著二狗笑著說道。
  苗翠翠也附和著說:“走吧,我們去她倉庫里看看去。”
  二狗頓時就點點頭,他是無所謂,他才不怕這兩個女人搗鬼,她們就算是想在倉庫里直接干那事他也奉陪,只要她們不怕他就無所謂。
  “小王,我到倉庫去一趟,你看好門。”王秀沖著一個不遠处的一個營業員喊了一下打了個招呼然后就扭著屁股帶著二狗和苗翠翠往供銷社后面走去。
  二狗跟著她走過了一道鐵門,到了一個院子里,然后又跟著她下到了地下室,在一個鐵門前停了下來,王秀拿出鑰匙打開門帶他們进去,里面是一個大倉庫,二狗一眼看去,感覺這個倉庫比陳耕家的院子都大。
  在倉庫的最邊上,擺著一個個大塑料包,里面裝的全是衣服。
  “就這些,你自己挑,挑到哪個就拿哪個。”王秀很豪氣的指著眼前的衣服堆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一愣,然后就笑著說了一句:“謝謝姐姐。”然后就蹲下來開始在衣服堆里看來看去,這里面的衣服好多樣子都是他沒見過的,不由就看的有些眼花繚亂。
  “算了,我給你挑吧。”看著他蹲在地上半天都沒碰一下衣服,王秀知道他不會挑,頓時就從下面拿出了一條牛仔裤還有一個格子襯衫遞到他手上。
  “這個是現在最時髦的牛仔裤款式,你穿上試試,這個號是185的,你穿上應該沒問題。”
  二狗點點頭接了過來,他也感覺這個衣服挺不錯的,看著精神,但是拿到衣服他就有些尷尬,因為倉庫里沒有更衣室,雖然他知道王秀對他有企圖,但是卻也不能就這么突兀的在她面前換衣服。
  “這個,要不你們背過去身,讓我換下衣服。”他燦燦的笑著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說道。
  頓時苗翠翠就不屑的笑了一下看著他說道:“咋啦,還怕我看你啊,就你那東西我早看過無數次了,在我們面前你就是個小屁孩,再說還有內裤呢,你慌啥啊,脱吧。”
  她說著就朝二狗擺擺手,不過心中卻在暗笑,因為她知道二狗沒有穿內裤的習慣,她和二狗鬼混了幾次,都沒見過二狗穿內裤。
  二狗聽到她說還有內裤呢這句話頓時臉色就紅了。
  “我,我沒穿內裤。”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怕個球,咋啦,還讓我給你脱啊,趕紧的換,別拖太長時間了,不然人家還以為我們在倉庫里干什么茍且的事情呢。”王秀的話很有道理,二狗頓時就發狠了。
  “是啊,我怕個球,頂多就是讓這兩個女人沾點光看看自己的身子,反正她們倆晚上一起陪我。”想到這里,他頓時就毫不猶豫的解開了裤帶。
  溜,裤子落地,然后四只亮晶晶的眼睛就同時看向了他下面那根已經昂揚的大家伙。
  苗翠翠見過幾次了他的家伙,并沒有太大的驚訝,王秀卻從來都沒見過這樣大的家伙,頓時兩只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議。
  “天吶,這簡直就是驢的家伙,這么長,看著都害怕。”她這么說著,只是眼睛里卻沒有絲毫害怕的光芒,倒充滿了欲望的光芒。
  如果不是因為這里的倉庫的話,她怕是這會都已經撲到二狗身上去了。
  這個女人,說白了就是個女流氓。
  三十多歲的女人本來欲望就很強,加上因為她男人的事情她有些自暴自棄的想法,刻意的在放縱自己,所以就骚氣漫天了。
  看著王秀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二狗頓時心里就有些期待晚上的到來了。
  迅速的穿上她拿出來的牛仔裤和格子襯衫。
  大小正好,只是等到二狗穿好站到兩個女人面前的時候,她們都傻了,因為現在的二狗簡直太帥氣了。
  人靠衣裳佛靠妝,即便是一個傻子洗的白白凈凈的穿上一身阿尼瑪也不可能讓人看出他其實很二的內涵。
  二狗本來個子高,牛仔裤也顯高,這么裝扮頓時就看著精神極了,就連他自己也對自己現在的狀態很滿意,如果不是腳上的老布鞋實在搭配的有些大煞風景,他這會的形象還能往上加幾十分。
  “就穿這身,簡直太帥氣了,來,到這邊給你挑個鞋子,這衣服搭配這雙鞋簡直就是糟蹋了。”王秀頓時就拉著二狗跑到另一邊,劃開一個大塑料包從里面拿出了一雙休閑皮鞋遞給二狗。
  二狗脱了鞋就準備穿卻被她給叫住了。
  “穿皮鞋不穿襪子可不行,你等會。”她說著又給二狗找了一雙襪子。
  二狗愣了一下,有些別扭的把襪子給穿上然后才把皮鞋穿上腳,頓時,一個現代版的高富帥青年經典亮相,這一身搭配放在二狗身上簡直是絕配了。
  “帥呆了,酷斃了。”苗翠翠用這六個字來形容二狗現在的狀態。
  這身衣服簡直就是為二狗量身定做的,只是價格卻和他沒什么關系。
  裤子一百六十元,襯衫一百三十元,鞋子一百五十元。
  看到這個價格,二狗腿一软,立馬就毫不猶豫的準備脱身上的衣服。
  “你干啥啊。”劉秀頓時就沖他喊道。
  “穿不起啊,太貴了,我掰著指頭算了一下,這一身衣服加鞋子一共就要四百四十塊錢,四百四十塊錢,把我賣了都不夠啊。”二狗嘆了口氣說道,就開始解襯衫的扣子,他的动作很小心,就害怕把衣服給弄傷了。
  一個襯衫一百三十塊錢,那一個扣子還不得五六塊錢啊,他可不敢把這衣服給弄傷了。
  聽到他這句話,看到他這幅樣子,頓時兩個女人都笑了。
  “放心吧,這衣服不給你要錢,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再送你一套一樣的衣服,咋樣。”王秀看著二狗笑著說道,滿臉的诱惑表情。
  頓時,二狗就愣住了,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然后疑惑的看著她問道:“什么條件?”
  “今天
  晚上,陪我們兩個好好瘋一把好不好。”王秀頓時就把心里想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嘿嘿的看著二狗說道。
  二狗頓時就愣住了。
  他雖然干過很多蠢事,捅了很多女人,但是還從來沒有利用女人做過事情,特別是用過女人的錢,他感覺自己如果拿了這個錢就和小姐是一樣的了。
  “不行,我不能要,我收了這衣服我就成小姐了,不,就成男小姐了。”
  這句話二狗怎么說怎么感覺別扭。
  聽到這話,頓時苗翠翠和王秀都笑了起來。
  “哎呀,二狗,你真是太逗了,我當姐姐的送給弟弟兩件衣服都不行啊,真是的。”王秀白了他一眼說道。
  苗翠翠也說道:“就算是小姐又咋啦,你沒聽過那句名言啊,小姐和科學家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賺錢,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想那么多亂七八糟的干啥。”
  二狗這么一想,也是這么回事,然后就釋然了。
  “也對,我管那么多干啥,我開心就好。”二狗嘿嘿一笑。
  走出去,外面的營業員頓時就被二狗給吸引住了。
  “哇,好帥氣啊,王姐,這個是你朋友啊。”頓時一個小營業員就捂著嘴驚訝的看著二狗說道。
  “嗯,不錯,是個衣裳架子。”一個老營業員也說道。
  二狗也笑了,聽到這些表揚的話,他頓時感覺自己渾身都輕飄飄的,頓時腰也挺了,背也直了,走路倍兒有勁了。
  接下來的時間,二狗終于体會到了女人逛街的可怕力量。
  本來他們只是準備在小風鎮逛的,但是還沒到下午兩個女人就感覺到鎮里實在是沒意思,因為兩個女人的男人都在九曲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她們就直接帶著二狗去了山城。
  山城,地級市,二狗是第一次來這里,很快他就体會到了大城市的好处,這里好像什么都有,公交車,出租車雖然九曲縣縣城也有,但是根本就沒有這么大,這么多。
  這里的街道也比他見過的所有街道都寬,而且這里的好多路都已經不是柏油路了,而是水泥路。
  走著走著二狗竟然有個荒謬的想法,他要把自己村里所有的巷道全部都鋪成水泥的,然后下雨的時候他爹就不用擔心走不成路了。
  這里的街道更寬,賣東西的地方也更多,二狗也第一次知道錢原來是可以這么花的。
  “呀,秀,你看這個裙子才三十,我們一人一條吧。”
  “你看你看,翠翠,這個鞋子才六十,和我上次買的一樣,我上次那個都花了七十五呢。”
  “秀,秀,趕紧過來,你看這個上衣,好漂亮啊,這么好的料子,才一百二,你要嗎,我要趕紧先買一個,省的涨價了,老板,包起來。”
  聽到這些話,二狗感覺自己就是個傻子。
  當他還為了陳耕有幾千塊錢的存款在驚訝的時候人家買衣服都開始幾十幾百的買了。
  他發現自己好像是进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錢好多,這個世界的天好大,只是這個世界的人也好冷,一路上看著路邊的商販,商場的一個小老板,和村里人相比,他們臉上的憨厚和樸實都已經消失不見,只有淡漠和勢力,或者防備。
  “跟紧了,別丟了等會,哎呀,二狗,剛剛我們買了這么多東西還沒給你買呢,等會你看上什么了就給我說啊,別客氣,姐姐今天高興,姐姐買單。”王秀很豪爽的說道。
  二狗點點頭沒說話。
  現在他身上已經被大大小小的包給掛滿了,他簡直已經成了一個人形的貨車。
  終于,天快黑了,兩個女人逛累了,也逛餓了,這才停了下來。
  “翠翠,我們今天要不就住在山城不回去了吧,天都快黑了,回去也不方便。”王秀提議道,苗翠翠頓時就答應了。
  她也不想回去了,她也逛出癮了。
  “正好,我明天回家看一下我爸妈,我都好長時間沒回去看我家老頭老太太了,等會我打電話給派出所請假。”苗翠翠想了想說道。
  王秀頓時就有些羨慕的看著她打趣的說道:“你多美啊,在山城都有家,不像我們這些小人物,都窩在縣城里討飯吃呢。”
  她是在開玩笑,但是二狗卻一點也不感覺這個玩笑好笑。
  他爆發了,沖著兩個女人就吼道:“馬勒戈壁的,你們兩個女人有完沒完啊,顧慮一下我這個窮光蛋的感受好不好。”他真的受不了了,當你身上最多只裝過一百塊錢,每天都在為了明天怎么弄幾塊錢發愁卻忽然聽到你身邊有個人在說什么什么衣服才幾百塊錢好便宜的話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二狗現在的感受了。
  最難得的是,這種話他聽了一路到現在才爆發了,簡直是極品的忍耐性。
  換了任何一個人,怕是這會早就爆炸了。
  如果不是身上掛著的包包里都裝著自己甚至連一個紐扣都買不起的衣服,二狗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你咋啦,生氣了啊。”苗翠翠一愣看著二狗問道,她不明白二狗為啥好好的就發火了。
  “是啊弟弟,沒錢姐姐可以給你啊,別生氣啊。”王秀還是完全一副很輕飄飄的做派。
  二狗想要發怒,他想要罵人,但是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他卻不知道自己該怎么罵才行,人家有人家的生活,他的確無權干涉,所以,他只能轉過頭自己生悶氣。
  “好啦,我知道今天你受委屈了,走吧,我們去找個賓館先住下,然后等會姐姐請你去吃大餐好不好。”王秀哄著二狗說道。
  二狗更生氣了,轉身就準備走,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于是又回過頭看著她們兩個人說道:“和你們在一起,我感覺自己窮的太有節奏了,我身上最多的時候只裝過一百塊錢,可我現在身上穿的一個上衣都一百多,這我忍了,可是你們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總說哪個衣服幾十幾百的好便宜啊,你們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反對,但是能不能顧慮下我的感受啊。”
  二狗終于忍不住了,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其實他更加想說的是:“你們兩個買衣服買鞋子逛街都花了兩三千塊錢了,這兩三千塊錢如果放到村里都能修十個大棚,供養十幾個高中生了。”
  只是這話他沒有說出口,他知道這話如果他說出去的話他和兩個女人之間的臉皮怕就要撕開了。
  聽到他的話,苗翠翠和王秀頓時都愣住了。
  她們終于明白二狗為啥生氣了,苗翠翠的臉上帶著一絲歉意,而王秀的臉上則是帶著不屑的說道:“那有啥啊,錢是王八蛋,花了還能賺,以后有姐姐罩著你,錢的事情你就不用愁了,多的沒有,幾百幾千的你隨時開口姐姐都能給你。”
  她這是準備把二狗養成她的小情人了。
  二狗能聽出她話里的意思,心里頓時就特別不舒服,在他心里自己一直都是一個男人,一個頂天立地的純爺們,不是一個靠著女人吃飯的小白臉,雖然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現在除了靠女人其實也沒什么人能靠住了。
  他忽然感覺自己很憋屈。
  不過還是開口對著王秀說道:“錢是王八蛋,這話沒錯,關鍵是沒錢就連王八蛋都不是了,走吧,我困了。”
  他現在是进退兩難,如果讓他選擇的話他絕對不會跟著來山城,他現在忽然開始懷念自己果園里的小窩了,雖然那里只有黑狗陪著他,但是最少黑狗很聽他的話,他讓它趴著他就不敢站著。
  那是他的地盤,他在那里過的舒坦。
  現在他沒有選擇權,但是他可以選擇不說那個話題。
  王秀聽出了他的意思,頓時就搖搖頭不屑的一笑,但是也沒繼續說什么。
  三個人找了一個挺大的賓館,為了掩人耳目,三個人開了兩間房,開好了房間放下東西,他們這才出去準備吃飯。
  二狗這也才想起自己跟著跑了一天到現在都還沒吃飯,頓時也感覺肚子有些餓了。
  是夜,山城紅旗街上燈火通明,走在這里,二狗不由感覺眼花繚亂,他以前只是在書上看到有關城市的描述,現在親眼看到了,卻忽然感覺也不過就是這樣了。
  “二狗,你說我們是吃甲魚還是吃火鍋啊。”苗翠翠看著二狗問道,相比囂張霸道的王秀,她還是非常在意二狗的想法的。
  聽到這話,二狗卻是一愣,傻著眼看著她問道:“啥是甲魚?”
  “哈哈哈,你竟然不知道啥是甲魚,甲魚就是王八,知道不。”王秀笑著說道。
  “知道了,走,我們去吃王八,最好再弄幾個王八蛋,把今天不順的氣全部都給吃順了。”二狗頓時就說道。
  “哈哈,好,我們去吃甲魚。”
  苗翠翠笑著說道,王秀的臉上有些不舒服,卻也點了點頭——
上一篇:30.女上
目錄
下一篇:32.餐廳鬧劇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