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美色》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野美色 >

30.女上

  第30節  女上
  他想要翻身上馬,卻被張牛花給死死壓住了。
  “我在上面。”她說道,然后就直接坐了起來,背向二狗把他的大家伙塞进了自己的泥潭里,一口氣吞沒到底,頓時她渾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二狗也是,他還,從來沒嘗試過這樣的动作,大家伙忽然一下进入了一個潮湿溫润的環境里,讓他頓時就吸了一口冷氣,舒服的也是渾身顫抖。
  只是或許因為二狗的家伙實在太大,讓張牛花也感覺吃力,她只是坐了一下然后就起來了,翻過身面對著二狗再次坐了下來,不斷的沖擊了起來,她的屁股很大,每一次落下都給讓二狗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刺激感。
  他也想要动彈,但是力量卻不夠,只能躺在床上被动的享受者。
  過了一會,他感覺到不夠給力,于是對張牛花喊道:“嫂子,讓我上上面去,這么不給力。”
  張牛花點了點頭,然后就從他身上下來,四腳朝天的躺下,二狗頓時就麻利的爬了上去,身子往下一壓就開始開足馬力的運动了起來。
  他的速度很快,好像力量永遠用不完一樣,張牛花下面一口泥潭里傳來的陣陣吸力讓他情不自已,無法自拔,他感覺自己的魂都好像已經飄了起來,這一刻,他除了想要使命的往下捅,其他什么心思都沒了。
  “啊,舒服,啊,啊,使勁,使勁,使勁的捅,用力,再用力,弄死我吧。”張牛花不斷的浪叫著,她越是叫,二狗就越是刺激,速度就越快。
  “不行了,快點,再快點,給你弄爛了,不行了,快點,快點。”張牛花又哭又笑的喊道,抱著二狗的屁股使命的往下壓,好像和他有仇一樣。
  終于,過去了半個小時左右,她終于不行了,長呼了一口氣,泥潭里狠狠一缩,流出了汩汩熱水,癱软了下去,二狗被刺激了,頓時再次快速的運动了起來。
  “不行了,慢點,慢點。”她的聲音變了,二狗卻不理會,依舊在拼了命的征伐著,這個女人的身体讓他好像吃了毒品一樣的上癮,每一次只要进到了這個女人身体里,他就好像是脱韁的野馬一樣,完全的奔驰開了。
  沖擊,沖擊,沖擊。
  終于,他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舒服,一股強有力的熱浪沖进了張牛花的身体里。
  “舒服了嗎?”他趴在張牛花身上一邊穿著粗氣一邊笑著問道。
  “舒服,舒服,這輩子都沒這么舒服。”張牛花也喘著氣說道,她是在嬌喘,她到現在身上都還在顫抖,下面不停的還在往外流水。
  忽然,張牛花噌的坐了起來說道:“壞了,我下面一直流著水呢,這是老陳的床,他發現了怎么辦。”她說著,臉上就帶著驚慌的神色看著二狗。
  二狗也是一愣,然后就搖搖頭說道:“沒事,不擔心,等會把這個床單給拿出去洗了不就沒事了。”
  “嗯,這也是個辦法。”張牛花笑著說,身上的骚勁卻已經去的精光,拉著衣服就穿了起來。
  二狗趕紧就沖上去抱著她,兩只手在她的胸上狠狠的抓著。
  “咋啦,吃飽了就想走了,我還沒吃飽嘞。”他說著,然后張牛花就感覺到了頂在自己腰間的一根大家伙,頓時就有些郁悶了,苦笑著說道:“你真是個怪物,這么長時間了竟然還沒吃飽,只是今天真的不行了,你看表,都一個多小時了,再不出去的話怕是就有人懷疑了,再說,我也受不了了,我現在兩條腿都還發抖著呢。”
  聽到這話,二狗頓時一驚,點了點頭就放開了張牛花。
  “那好吧,今天就放過你了。”
  說著,也無奈的開始穿起了衣服,心中卻在想著等會再去找黄大腳去,回村到現在都還沒見過她的影子呢,他被張牛花給刺激的厲害,現在就想再找個女人捅捅,不過腦袋還算清醒。
  等到穿上衣服走到了院子里,他還是轉過頭一臉嚴肅的看著張牛花問道:“嫂子,你現在還能懷娃嗎?”
  張牛花頓時就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她知道他在擔心什么頓時就說道:“這幾年不是国家讓計劃生育嗎,我都結扎了,怎么生娃啊,真是的。”
  二狗這才放心,在心里長呼了一口氣。
  在陳耕家又呆了一會,張牛花到工地上去了,他也晃悠著往黄大腳的家里走去。
  工地那里有陳耕操心,根本轮不到他管,大棚的事情他壓根一點都不懂,去了也是丟人,還不如不去。
  黄大腳的門敞開著,二狗直接就背著手往里面走了进去,一看院子里沒人頓時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嫂子,在家嗎。”
  頓時房里就傳出了黄大腳的聲音:“在,在嘞,啊,二狗啊,咋忽然想起到我這來了啊。”黄大腳走出來,身上還帶著圍裙,把手在圍裙上抹了抹才看著二狗笑著說道。
  二狗心細,頓時就感覺到黄大腳看著自己的眼神背后帶著一絲躲閃,頓時就一愣,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看著她開口問道:“出什么事情了。”
  他能夠感覺到黄大腳應該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聽到他的話,黄大腳知道瞞不過他,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過幾天可能要嫁到小黄村了,我妈他們給我張羅了一個男人,我也感覺不錯,所以,就。”
  她沒有說下去,看著二狗的臉色有些發紅。
  二狗愣住了,雖然他早知道這一天肯定要來臨,但是沒想到竟然來的這么早,不過他也為黄大腳開心,女人總要給自己找個歸宿的。
  “挺好的事情啊,干嘛這幅臉啊,你啥時候嫁人啊,定下日子了嗎,你男人這邊家里知道嗎。”二狗頓時就笑著問道。
  “日子定了,彩禮都收了,下個月底就走,他這邊家里已經知道了,他們同意,就是想我有了娃以后給他們這邊過來一個。”黄大腳低聲的說道。
  二狗一愣,點了點頭,這也是在情理之中。
  “應該是這樣,你現在的男人什么意思,他也同意給這邊一個娃?”他問道,看著黄大腳,對她的事情,他格外的上心。
  “嗯,他同意了,這男人是個老光棍了,一直在外面打拼,最近才回來,人家見到我就看上我了,我提了這個要求人家立馬就答應了,我才三十,還能多要幾個娃。”
  黄大腳這句話像是在寬慰自己。
  二狗點點頭,頓了
  一下轉過頭四周看了看沒人,這才看著黄大腳小聲的問道:“你這段時間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惡心,嘔吐什么的,有沒有。”
  黄大腳頓時就聽明白了,白了他一眼也壓著聲音說道:“不正經的東西,哪有那么快,這才一個月都不到,是了,田萌現在懷的那個娃應該是你的吧。”
  “嗯,是我的。”二狗很干脆的承認了,黄大腳是知道他和田萌的事情的,這事情想瞞她也瞞不住。
  而且,他也準備告訴她這個事情。
  “嘿,我就知道是你。”黄大腳一笑說道:“村里早就傳了張二愣不能生娃的事情,田萌找你就是來借種的,你放心了,我肚子里就是有了娃也和你沒關系,也是我和這個男人的,算日子的時候我會想辦法糊弄過去的。”
  二狗搖搖頭,他能明白黄大腳的意思,她是想告訴自己不要有心理負擔,只是他想的卻是娃的問題。
  “我是在想,如果你肚子里的娃是我的,你的娃,田萌的娃,劉巧的娃,就是一個爹,以后不能在一起過日子的。”
  一句話,黄大腳就愣住了,然后一陣古怪的笑。
  “二狗啊二狗,沒想到你竟然這么能耐,這村里除了我一個寡婦,兩個不能生娃的女人竟然都讓你給占了,也就是你的那家伙比較厲害,換了一個男人這會早就腎虧了。”
  二狗嘿嘿一笑,對她這句話不做評論。
  他知道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沒有發言權,他的確是比較花心。
  “放心吧,這娃以后生出來了我會注意留心的,不會讓她和劉巧幾個的娃過到一起,只是,你以后如果還有了其他女人的話,也要告訴我,都是你的種,你自己要操心。”
  黄大腳能說出這句話說明她還是相當了解二狗的,她知道二狗肯定還要找其他女人的。
  “你還小,而且現在已經是隊長了,以后碰到的女人肯定更多,別弄得你的娃以后亂套了就麻煩了。”
  黄大腳說著,她是在提醒二狗,也是在為自己的娃擔憂。
  她不可能把肚子里的娃給拿掉,她也想要娃。
  雖然她嘴上說的自己才三十,還能多生幾個娃,但是她心里明白自己已經老了,男人三十是個寶,女人三十是根草,她心里不著急是假的。
  “嗯,我曉得厲害,你放心吧,我會理好這個事情的。”二狗點點頭,心里就開始想著要怎么解決這件事情了。
  黄大腳白了他一眼,然后笑著說道:“我知道你來找我干啥,只是現在不行,那男人可能等會要過來轉一圈,晚上了你過來吧,今天我再陪你一次,今天過了,怕是以后都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她的臉上也帶著一絲不舍,畢竟和二狗有過好幾次的關系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沒那么容易忘記。
  “嗯。”二狗點點頭沒說話,然后轉身就離開了。
  一路走一路想,忽然,他一拍腦袋站住了開心的說道:“對啊,我可以弄一本小冊子啊。”
  二狗或許沒有想到的是,他這本小冊子,在無數年后,成了他最強大的一個貼身法寶,一冊在身,無人能敵。
  晃悠著回到果園,他發現自己實在是找不到事情做,剛準備躺下,就忽然看到那個從王二憨家里弄回來裝著神仙药的罐子,頓時就來了興趣,把罐子從房子里拿出來放到地上。
  “差點把這個好東西給忘了。”他笑著說道然后就開始忙活開了。
  說來也奇怪,這神仙药雖然药性極強,但是卻一點味道都沒有,二狗打開罐子,里面的酒已經蒸干了,就剩下了一些黑黑的膠狀物,想了想神仙药的配置方法,他把這些黑药膏給拿到了村里,編了一個理由和村診所的老劉折騰到傍晚,這才把這一團黑泥給弄成了一小瓶白色的粉末,他把這些粉末全部裝进一個鐵皮的釁瓶里,然后隨身裝上。
  看著二狗把倒药用的家伙洗來洗去,又把水都給全部倒进了地里,老劉終于忍不住的問道:“二狗,你那究竟是啥药,竟然什么神秘,我這一套家伙什都讓你淘洗了三遍了,難道說這药的毒性很強?”
  二狗嘿嘿一笑,看著他說道:“這個嘛,肯定不是毒药,是男人的好東西,我告訴你啊,就我懷里這東西,只要一點點給你配出來酒喝下去,保證你晚上能在床上連續一個小時不停,信不信。”
  聽到這話,老劉頓時就愣住了。
  剛剛他幫二狗熬药的時候就發現這個药的药性很強,但是沒想到竟然是這玩意,頓時眼睛就亮了,看著二狗說道:“真的?你不是哄我的吧。”
  “哄你干啥,要不是看你幫了我一天的忙,我根本就不給你說這事,你答應給我保密我就給你弄一點,咋樣,我可告訴你,我這药不光是對男人有用,也對女人有用。”
  二狗說道,老劉頓時就笑了。
  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在床上威風凜凜啊,頓時就點點頭說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誰都不告訴,你趕紧給我一點吧,我今天晚上就試試,你不知道啊,我那婆娘簡直在床上簡直就是一個瘋子,我根本就伺候不了,如果這药真的有用的話,就不用怕了。”
  他說道,嘿嘿笑著。
  二狗趕紧提醒他:“你自己是醫生,你知道這種東西都有副作用的,可別把自己的身子給弄垮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調理身子,趕紧給我弄點。”老劉一臉猴急的看著二狗說道。
  “嗯,你去給我弄瓶酒來,我這個药粉不能給你,但是我可以給你兌一瓶酒,足夠讓你用幾個月了。”二狗搖搖頭說道。
  老劉點點頭,說道:“也行,我家里正好有酒,你等會,我給你拿。”
  他說著,就從床底下翻出了兩瓶高粱酒出來。
  “一瓶送你,一瓶給我弄药酒,咋樣。”他看著二狗笑道。
  “當然沒問題。”二狗笑呵呵的說道,然后打開一瓶酒,拿出自己口袋里的鐵瓶子,從里面沾了一點點的药粉倒进了酒瓶里,然后蓋上酒瓶蓋子搖了一下遞給老劉。
  “不是吧,就這么點,半錢都沒有,你也太抠了吧。”看到二狗只給自己倒了一丁點的粉末,老劉頓時就有些不開心,擺著手不愿意接二狗手上的酒瓶。
  二狗就知道他有這個反應,神秘的一笑,看著老劉說道:“我告訴你啊,別看著我給你的少,你到晚上知道威力了你就不說了,我是怕放多了把你給燒死。”
  看著他認真的樣子,老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點點頭勉強的接過了酒瓶。
  送二狗到門口,
  老劉都還在說著:“咱可說好了啊,晚上沒药勁的話我明天可找你,你要多給我放一點。”
  “放心吧,我保證你晚上生龙活虎的,咱可說好了,你不能把這事情給說出去。”二狗笑著說道,順便提醒老劉。
  “嗯,知道了。”
  離開老劉家,二狗感覺是神清氣爽,口袋里裝了一瓶神仙药,他又找到成就感了,這個成就感比他從鎮里拿到貸款的成就感都厲害,畢竟,這一瓶神仙药是踏踏實實的裝在他的口袋里。
  他甚至可以想象,這一瓶药能夠給他帶來多少的好处。
  哪個男人不想要自己在床上厲害一點,但是大部分的男人在床上都不行,這個事情二狗是知道的。
  小時候他沒事的時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萬行趴在別人家的墻根聽聲音,對男人在床上的能耐是很有研究。
  回到陳耕家拿了兩個饅頭然后就回到了果樹地,弄了一堆火把饅頭放在上面烤了烤,然后把劉巧拿來的紅燒肉放在鐵碗里在火上熱了熱,給黑狗扔了一塊肉這才吃了起來,剛剛吃完就聽到黑狗在那嗚嗚嗚的叫。
  頓時一愣,他知道黑狗這樣叫是因為有女人來了。
  這個狗東西跟了他這么長時間已經學乖了,只要有女人來就嗚嗚嗚的叫,有男人來了才會卯了命的汪汪汪的叫。
  “二狗,在嗎。”
  黑狗剛叫了沒幾下,黄大腳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然后她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果園口上,她穿著一身碎花布連衣裙,胳膊上掛著一個籃子,里面傳出陣陣肉香,第一眼她就先看到了二狗架起來的火堆,還有地上放著的肉碗。
  “呀,我還說給你帶飯來了,你都吃完了。”黄大腳看著地上笑著說道。
  “沒啥,你放那我等會再吃,我還沒吃飽,才吃了兩個饃,你咋這么早就過來了,天剛剛黑,你就不怕給人看到了啊。”二狗疑惑的看著她,然后又跑到果園口上對著外面看了看,確定沒人跟著這才回過頭。
  “我都不怕你怕啥,真是的,現在村里人都忙得要死,修路的修路,弄大棚的弄大棚,哪有心思管我的事情啊。”黄大腳白了他一眼說道,然后把手上的籃子放到了地上。
  二狗嘿嘿一笑,然后拿起她帶來的籃子一看,里面是一碗醬肉,還有兩個饃,立刻就笑著拿出來用手抓了一片就往嘴里送。
  “正好我還沒吃飽,接著吃。”他笑著,然后又給黑狗扔了一片肉,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碗醬肉和兩個饃給解決了。
  他是真的餓了,今天一天都沒好好吃飯,中午光顧著和張牛花滾床單,下午光顧著弄神仙药了。
  吃完了,這才笑著看向黄大腳。
  “咋啦,想我了啊。”他說著,就上前把黄大腳的腰給抱住了,然后把腦袋放在她的脖子上哈著氣。
  黄大腳的腰很細,比田萌和劉巧的腰都細,而且她的皮膚很好,今天還穿著一身連衣裙,二狗從后面一抱,兩只手頓時就感覺到她身上的肉里傳來的細膩感覺,下面的大家伙立馬就沖动了。
  他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欲求不滿了,昨天晚上捅了劉巧,中午捅了張牛花,現在竟然還想要女人,碰到黄大腳他下面的大家伙瞬間就坚挺了起來,昂揚著頂著裤子,讓他感覺生疼。
  黄大腳也感覺到了屁股上頂著的硬東西,知道他动情了。
  “死鬼,你是不是一天找我就為了干這事情啊。”她啐了一口二狗說道,二狗卻沒回答她,只是嘿嘿一笑,然后就撩起她的裙子,手從底下就伸了进去,一把就把她的裤衩給褪了下來。
  “等會,到房子里去,你那家伙太厲害,在外面我撑不住。”看到他猴急的樣子,黄大腳趕紧阻止。
  二狗點點頭,一把就把她給抱了起來然后走向了小房子里。
  一把把她給扔到床上,二狗感覺自己渾身都快爆炸了,兩只手頓時就朝她身上到处亂摸,好像沒見過女人一樣,幾下就把她的裙子給脱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
  “骚貨,我來了。”他哈哈笑著沖黄大腳說道,然后就壓在了她身上。
  “來弄死我吧。”黄大腳也發瘋了,死死的抱著他,兩只胳膊狠狠的抱著他的腰。
  沒有前戲,因為不需要,黄大腳的泥潭早就湿透了,她今天來找二狗就純粹是為了發泄,因為今天過了,她就要走了,要回自己的娘家去了。
  二狗一进入泥潭就開始拼了命的沖刺,運动的速度像是在被電动機帶动一樣。
  “啊,啊,哦,啊,舒服,弄死我吧,舒服,舒服,再快點,再快點。”黄大腳的叫聲非常大,在遼闊的果園里傳的很遠,好在晚上這片根本沒人,沒人能聽到,不然光是聽到這聲音怕是都讓男人渾身熱血沸騰了。
  “翻過來,骚貨。”二狗說著,把黄大腳的身体翻過去,然后從后面狠狠的壓了下去,然后再次快速運动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兩個很瘋狂,黄大腳流了三次水,二狗流了兩次,最后兩個人都癱软在了床上,八爪魚一樣的狠狠抱在一起,仿佛都想從對方的身上找到一些溫暖一樣。
  “你后悔嗎。”二狗看著黄大腳問道。
  “為啥要后悔,這就是女人的命,過幾天我就要陪另一個男人了。”黄大腳笑著說道,只是笑聲有些蕭瑟。
  二狗沉默,半響,才低沉的說道:“那個男人如果對你不好,告訴我,我收拾他。”
  黄大腳笑了,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下。
  “憨慫,你用什么理由收拾人家啊,他和我在一起他就是我男人,他好了我才好,你要幫他才行。”
  女人心,誰也猜不透,二狗也不想猜,點了點頭,換了個話題說道:“以后有什么麻煩感覺我能幫上的,來找我,我絕對不會推脱,你知道很厲害的,村里修路的錢都是我給鎮長要的,我還給縣長也要了錢,只是還沒到村里。”
  他這是在炫耀自己的實力,也想讓黄大腳知道他不是只會捅女人的廢物。
  黄大腳點點頭,說道:“我知道,這些事情我早就聽說了,放心吧,如果我需要你幫忙,我會找你的。”
  二狗沉默,他知道黄大腳的脾氣,她雖然是這么說,但是可能永遠都不會找自己了。
  這是個非常要強的女人,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幾年都不嫁人了。
  她是不想讓自己委屈,現在決定嫁人,是想通了,也是因為她感覺自己應該嫁了,她感覺自己老了。
   
  ;“今天過后,我們之間,你是你,我是我。”黄大腳忽然說道。
  二狗怔了一下然后才點了點頭,他知道黄大腳說的是什么意思,她要嫁人了,要好好過日子,就不能再找二狗了,她的身子將只屬于她要嫁的那個人——
上一篇:29.我有仇當場就報了
目錄
下一篇:31.風騷的老板娘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