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三百四十九章:程桂花的來電

    現在聽說雷大棒安然無恙大家歡呼雀躍的時候,她的欣喜是發自內心的。她這兩天一直在自責,是不是因為自己的緣故,為什么每一個與她有關系的男人接二連三的出事。前次的許強威死在審訊室里,現在的雷大棒也被紀委帶走了,莫非自己真的是白虎星,凡是與自己有染的都會出事。

    “王大江,你讓大家回去好好干,如果沒做好我要拿你示問的。我馬上就會回來了。”

    雷大棒知道大家在關心他,就給了王大江一個準話,以免大家還為自己擔心。

    正當他結束了和王大江的通話,他的電話又響起來了,他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他的遠房表嬸程桂花打來的。以前李国龙家有什么事除了李国龙的電話外,只有李国龙的寶貝女兒李盈盈時常給自己來電話。程桂花可從來沒給自己來過電話。

    雷大棒接起電話面帶笑容的問道:“表嬸你好啊,有什么事嗎?你咋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如果這時有人在場看見雷大棒接聽電話的表情準以為在接聽他的上級的來電,絕不會想到是接一個其實與他沒多大關系的人的來電。

    “我說天成,你現在在哪兒?”

    “哦,我在晉南。有什么事嗎?”雷大棒意識到程桂花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他打電話。所以,他再次問程桂花有什么事。

    “出大事了,你……你表叔被紀委的人……抓走了。”她的語音帶有哭腔,完全是一幅茫然無助的樣子。

    “紀委的人,什么時候的事情?為什么抓他?”

    “哦,就是剛才,是他們鎮上的辦公室主任親自給我打的電話。就是那個才來不久的姓陳的主任打的電話,為了應證那女人的電話,我給你表叔打電話已經關機了。”

    雷大棒連忙安抚程桂花道:“表嬸,你莫要慌,我會馬上趕過來的。你千萬不要急哈。”他知道一個女人遇到這類事情會如無頭蒼蠅一樣驚慌失措,所以,先得安抚好她。

    雷大棒趕紧叫師傅停車,說自己有急事需要馬上去辦,在全車人的嘲諷和白眼下,雷大棒下了車,往公路的一邊走去。

    雷大棒心里亮堂著呢,李国龙出事絕對與董萬城脱不了干系。這絕對是董萬城供認出來的又一個悲劇性人物。自己已經離開濱江鎮一段時間了,至于李国龙靠上了董萬城,但到了什么程度,這只有他們當事人才知道。至于有沒有權錢交易也就是說李国龙是否向董萬城行賄這也就他們才清楚。

    至于董萬城和以前的楚慶生各自屬于一個陣營,由于楚慶生的緣故,李国龙對自己也不如當初那樣什么事兒也爱和自己說。所以,楚慶生栽了,栽在女人的肚皮上,董萬城栽了,栽在大肆收受財物和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上。楚慶生是由于私生活不檢點,加之他的父親楚鋒這尊大神還在南州杵著,他還可以重新出山;而董萬城則不可能逃脱黨紀国法的懲处,他所犯下的罪行實在是罪孽深重,李国龙是他所供出的第一人,但絕對不是最后一人。

    雷大棒靜靜的分析李国龙會被這城門失火所殃及的池魚最終能否平安無事。他但愿李国龙不要栽得太兇,如果是那樣,神仙也救不了他。

    自己的座駕在安岳,為這事可不能讓于亮知道。雷大棒現在可不能坐公共汽車慢悠悠的到濱江,那樣,程桂花非被急死不可。他思索再三,就給他的哥們王恒打電話:“我說二恒子,給我找輛車,我有急事趕著回去。”

    他知道程桂花在這個時候給自己來電話,是把自己當主心骨,早一分鐘到李家,程桂花就少受一分鐘煎熬。雖說李国龙在外面花天酒地,但有他在,這個家還不至于散了,如果缺了一個男人,這家就夠嗆了。

    王恒由于受白成飛影響,已經改變了他對雷大棒的態度。他聽說雷大棒要用車,十分上心。很是豪爽的問道:“什么事這么急?要不,我送你回去。”

    雷大棒這時不想跟他哆嗦,直截了當的問王恒:“不用,我自己會開。你能不能找到。如果找不到,我坐出租去。”

    雷大棒不知什么原因李国龙被紀委叫去喝茶,他很迫切的想去打探一下。他可不想李国龙出事,畢竟自己官場上的引路人,況且他一直把自己當子侄看,雖說他們是因為自己窺破了李国龙和柳如眉野合的事才有今天的,他一直對自己不薄。常言不是說“危難見真情,板荡見忠臣”么。關鍵時刻能幫則幫一把吧,幫人也是幫自己。

    王恒見雷大棒并不需要自己開車送他,知道他要辦的是私事,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也不再強求。作為一個派出所所長,要調一輛車,比在市場上買只鸡還容易,只是看需不需要自己出手罷了,他很是仗義的讓雷大棒說出他現在的位置,說不需十分鐘車就會到的。

    他把剛才程桂花的電話好好架想了一遍,李国龙被紀委叫走的消息整個濱江鎮沒有人和李家通氣,唯獨這辦公室主任陳麗來通風報信。

    這說明什么,說明這女人與李国龙關系非淺,絕不是上下級那種關系。他知道李国龙是匹種馬,逮誰上誰,先與柳如眉勾搭成奸,現在與這辦公室主任一定有染。要不然如果只是普通的工作關系這女人絕不會湊什么熱鬧,還唯恐沾染上什么避之不及。

    想通了這一點,雷大棒先到濱江鎮政府到找了陳麗打聽李国龙是如何被紀委叫走的。

    陳麗清醒的知道是自己一手策劃把李国龙送进去的,要不是自己為李国龙遞點子,就憑他也不能想出那李代桃僵的計策來的。

    想當初她和李国龙密謀如何敲開董萬城的門戶煞費苦心。

    她讓李国龙送董萬城玉鳳凰鎮紙給董萬城,交待他說這是自己出差在古玩市場上購買的,他把這不值幾文錢的工藝品送給董書記把玩,自己留著沒用,董書記見識廣博才算是物有所值,還說這不算行賄吧?暗地里卻從那收購商那里以十萬元的高價回收的。

    這一切都是自己親自操辦的,只是當時是由李国龙把那玉鳳凰鎮紙送到董萬城手上的,隨后李国龙如愿进了一號公路指揮部。如果李国龙在里面挺不住把自己供出來,這可是十萬元的行賄罪呀,饒是如此,自己鐵定是跑不脱的。

    想通了這一點,她才冒著風險通知李国龙的老婆,讓她想門路趕紧把李国龙撈出來,這樣自己才有可能平安無事,她現在和李国龙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所以她才這么上心。不然她可不愿去做這惟恐避之不及的事呢,那不是吃飽了沒事干咋的。

    正當陳麗坐在辦公桌前苦思冥想的時候,雷大棒風風火火的闖了进來:“陳主任,陳主任,你在想你的如意郞君不成?”他連叫了幾聲才讓陳麗的思緒回到現實中來。

    “哦,雷……雷鎮長,你咋來了?你不好好的呆在你安岳鎮跑這兒干什么來了?”

    雷大棒可沒跟她客氣,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陳麗對面的椅子上。

    雷大棒沒閑功夫和她磨牙,也沒功夫和她猜謎。他是拿竹竿进巷子直來直去:“嗬,看來陳主任是不歡迎我回來呀?我要再不回來,我表叔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許強威,你說會不會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想陳主任是知道一切的,你說對不對?”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八章:當小燈泡
目錄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章:深藏不露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