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三百零一章:赤膊上陣

    动員大會開了半天,王大江說讓雷鎮長仍然到他家吃飯,祁天民高矮不同意,非要雷大棒到自己家吃飯。他也邀請了王大江到自家吃飯,來而不往非禮也。農村人也知道這點,而且比城里人更注重這點。

    王大江說他家的確有事,對祁書記的盛情相邀請表示感謝。那么,剩下來吃飯的就是雷大棒和于亮以及祁天民這個主人家了。不過,大家還漏掉一個人,那就是祁天民的女兒祁花花了。

    不要說祁花花做菜的手藝還不錯,她娘走得早,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她把家里操持得干干凈凈,把做菜的手藝也學得個七七八八。就他們四個人吃飯,她一會兒功夫就做了十來樣菜,尤其是那姜爆鴨子特別有味道,把四川的爱吃的辣味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來了。

    本來上桌之前都說不喝酒的,因為昨天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但一上桌子,祁天民就把他家的一個大瓦罐抱上桌來,說這是他專門泡制的什么風湿药酒。

    雷大棒見他整出這么個玩藝兒,心里直發怵。他表示今天真的不能喝酒。祁天民這個老狐貍,說雷鎮長第一次到他家吃飯,無論如何也要表示一個心意。

    雷大棒見拗不過他,只得同意喝上那么一點點。聲明只喝兩杯,不然打死他也不同意喝酒。祁天民見他的阴謀得逞,就表示同意了。他心里想到:這個時候大家都很清醒,表示不喝那么多,等正式喝開了,還會剎得住車嗎?昨天不是那樣喝倒的嗎?

    祁天民由于昨天喝高了,今天氣色明顯不夠好。他一上桌子,的確只喝了兩杯那種用良種杯子盛的酒。雷大棒還暗暗的舒了口氣。心想,今天可算輕松了,滿心以為就喝那么兩杯,一杯雖然有約摸一兩五,兩杯就三兩嘛。自己想必喝了之后也沒什么。

    哪曾想祁天民這老狐貍還藏有后手,他那看起來很受看的,年約二十三歲的女兒,可才是深藏不露的酒中高手。

    開始的時候,祁天民說話算話,只用一個搪瓷碗盛了大約一斤半的药酒。大家喝完之后,就表示不喝了的時候,他讓他那女兒赤膊上陣了。

    祁天民喝完兩杯后,他就說昨天喝醉之后,今天頭一直痛著呢。平時他由于有三高,不咋怎么喝酒的。昨天是出于舍命陪君子才會喝那么多的。

    今天他就能再喝多了,于亮本來是不喝酒的,今天晚上不開車,他也喝上那么一點,也沒有昨天喝得多。他也高矮不再喝了。

    照理說今晚的酒就喝到這兒為止了。祁花花的出賣讓雷大棒的思維跟不上趟兒。這女人似乎對雷大棒很感興趣,也很熱情。而且是出乎意料的熱情,熱情得有點過分,讓雷大棒有點受不了。

    在斟酒倒酒的時候,那婦人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總是拿她那高聳的胸脯去蹭雷大棒的胳膊,害得雷大棒心猿意馬,酒喝得不少。

    雷大棒喝得暈暈乎乎的,他為了躲避祁花花對他的挑逗,他借口醒醒酒,便和于亮到村子外面柏水河邊去遛達溜達。今晚天色不錯,有一彎下弦月掛在天上,他和于亮就漫步在柏水河灘上。

    由于喝了酒的緣故,雷大棒走路都感覺有點輕飄飄的。不過,這種感覺真好。比沒喝酒的時候還更興奮。

    他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問于亮跟許強威有幾年了。

    于亮心里忐忑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對雷大棒說:“這個,許鎮長到安岳鎮任職以來都是我給他開車。這大概有五六年了吧。”

    “那你一直給他開車啊?中途沒換人。看來他對你不錯吧。這五六年在一起,你們的關系看來相當不錯的嘛。”

    他的意思是于亮對許強威的很多事情都應該很清楚。因為有很多時候領導的司機比秘書還能討得老板的歡心。

    于亮聽了他的話后誠惶誠恐的說道:“鎮長,我只管給他開車,那是工作需要。至于說我跟他的多深的交情還談不上。”

    他生怕雷大棒對自己產生不好的想法,那就麻煩了。他隨時可以開了自己,自己好不容易才和他攀上關系。他可不想就此失掉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

    雷大棒對他的謹小慎為能夠理解,畢竟許強威是因為犯事死掉的。如果讓人誤會他也從中得到什么好处就把自己套了进去。

    于是他和顏悅色的對于亮說道:“于師傅,你不要多心。我不是要追究你什么,我是說跟老許這么多年,一定有感情的。”

    “前幾天他女兒到鎮上來找鄧建設,說她父親是被冤枉的,要為她父親報仇。結果差點兒被人綁架,正好被我撞見了。不然不知結果會怎樣?你知道這事嗎?”

    于亮說他很早就認識許強威的女兒許敏的,每次都是他開車送她到晉南去讀書的。

    他對許敏的遭遇表示同情,說:“哎,敏敏還是個孩子呢?那些人咋連一個孩子也不放過?”

    雷大棒神情嚴肅的問道:“哪你知不知道是誰干的?是誰要置她于死地?”雷大棒那眼色很是凌厲。

    于亮心里更加忐忑,連連搖頭,說自己不知道。他有點后悔陪雷大棒走這一遭了,為什么雷鎮長會懷疑我和那事有聯系啊。就是借十個膽子我也干不出來那令人發齒的事啊。

    雷大棒可不想讓他就這么輕松:“那天晚上有四五個混混在鎮政府大門外要把她綁架走,說是奉鄧建設書記的指示呢?你說那幾小混混說真話沒有?”

    于亮被雷大棒逼到了退無可退的死角。說真的,當他知道這消息的時候,他第一反應這事十有八九是鄧建設派人干的。都是些什么東西啊。

    雖然他只是一個小司機,為許強威開車的小司機,但這么多年為許強威跑上跑下。十分機密的事他不知道,一般的事許強威該讓他知道的也沒有故意回避。前后聯系起來一想,這派人綁架許敏的事除了鄧建設誰還有那么大的膽子。

    鄧建設這么急于殺人滅口,一定是顧忌許強威手中掌握的把柄。

    于亮在心里對鄧建設如此鋌而走險的做法很是不屑,認為鄧建設做人一點也不地道,你畢竟和許強威是同事啊,何必如此趕盡殺絕呀?

    但他對雷大棒提出的問題卻很難回答,未必說自己知道是鄧建設在殺人滅口沋。所以他只能用沉默來表示他在認真傾聽鎮長的提問,但他也拿不準是什么人干的。

    雷大棒目不轉睛的看著于亮。一字一頓的說道:“于師傅,我是答應了許敏的,一定要幫她查出誰是幕后主使,是誰把她父親逼死的。你說我能做到嗎?”

    于亮知道雷大棒在試探他。要說這件事只能私下进行,不能讓更多的人知道。現在他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并不是說需要自己一定要做什么。但至少你現在知道了,好,你知道了就該出力了。不說為許強威,就說為自己也應該盡自己那份力,不能再置身事外。

    雷大棒繼續娓娓道來:“我說于師傅,我是單枪匹馬來到安岳鎮的,我身邊可用的確實太少了。我希望念在你跟許強威當了這多年司機的份上,念在他對你的知遇之恩幫幫許敏那孩子吧。”

    雷大棒知道于亮跟許強威那么多年,如果說沒有什么交情任誰也不會相信的。作為領導的司機,領導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會交待司機去干的。比如,有的下屬有事要求到領導名下,除了秘書,那就只有司機了。像于亮這樣為許強威開車這么多年沒有被換掉,由此可見兩人的關系肯定不一般。

上一篇:第三百章:風流情債
目錄
下一篇:第三百零二章: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