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三百零三章 初到柏水灣

    他雖然被邊緣化了,被領導忽略了,但他對鎮上發生的大事小事也知道得一清二楚。雷大棒來接任許強威的鎮長一職,于亮第一時間也知道了。

    但他沒有奢望能為新來的鎮長開車,但政府辦似乎也忘記了給新來的鎮長配司機,這讓于亮心里活泛起來。心里有了想法,那念頭猶如毛毛蟲一樣驅之不去。

    當幸福來得太快時讓于亮心里反而不踏實,他暗暗地用手使勁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方知這是事實,這是新來的雷鎮長給自己的機會。如果這都不能好好把握那還不如拿塊豆腐撞死算了。

    于亮一邊開車,一邊在心里想到。同時也為雷鎮長的年輕感到驚訝。他見雷大棒坐在后面的座椅上沒吱聲,也專心致志的開著車。如果由于自己開車走神出了意外多悲催呀。

    車子已經開出鎮外了,在一個十字路口時,雷鎮長咋還不說什么地方呀?如果往左就到柏水灣,如果往右就到劉賓灣。無奈之下,于亮主动問道:“鎮長,我們到哪兒?”

    雷大棒利用這機會和于亮聊了起來:“到柏水灣吧。老于,你應該對下面各村都很熟吧?”

    “雷鎮長,你問我就問對了,我自從參加工作就是給領導開車。我們安岳全鎮沒那旮旯我沒去過,大家都叫我活地圖呢。”

    于亮打開話匣子就收不住了,他也談到以前跟許強威開車的事。他一說出口馬上就意識到犯了忌諱,趕忙收住了話頭,不敢在嘴上跑火車了。

    雷大棒見于亮說到許強威就不言語了,就問他為什么不說了呀。于亮解釋說不該在新任領導面前說以前的領導的過往舊事。

    雷大棒安慰他說,我看得出來你老于是個性情中人,不像有的人那樣有事藏在心里。這樣的人自己可不喜歡。說他對許強威那樣也無可厚非。

    人嘛,都是有感情的。如果你給許強威開那么多年的車對許強威的死活一點也不關心。說不定我還不會讓你給我開車呢。

    一個人無情無義跟动物有什么區別,他讓于亮繼續跟他談談安岳鎮的情況。他現在是兩眼一摸黑,跟睜眼瞎差不多,正需要多了解具体情況。

    于亮見雷大棒根本沒有怪罪他的意思,也樂意跟新老板套近乎:“要說我們安岳鎮這么多個村,這柏水灣可是個寶地。這里土地連成一片,又不像其他村子那樣要么地勢崎嶇,要么土地貧瘠。這里種啥就能收啥,無論是種糧食還是種蔬菜都行。”

    “以前柏水灣的小伙不愁娶不到媳婦,左鄰右舍的姑娘都爭著嫁往這寶地來。那個時候柏水灣村的小伙身價比滄阳縣城比不上,比安岳場鎮可強多了,因為到了這里就不會餓肚子。”

    “可是現在柏水灣村如昨日黄花了呀。現在的柏水灣村在大家眼里和其他村子沒什么兩樣了。”

    雷大棒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于亮解釋說,大家在家里種地,不如到煤窯里去掙現錢,誰還種地呀。

    雷大棒感到奇怪,農民不種地,就讓地這樣荒著,多可惜呀。

    他又問柏水灣村的土地有多少?

    于亮回答雷大棒的提問中提到了一個詞語讓雷大棒眼前一亮,那就是于亮說柏水灣村人均土地多少中的“人均”一詞。

    于亮說雖然柏水灣村人均土地由于人口的增加有所減少,但仍是安岳鎮所有鄉鎮中土地數量最多的一個村子。

    雷大棒覺得和于亮這種老司機談話蠻有收獲的。

    于亮接下來告訴雷大棒柏水灣村的具体情況:“柏水灣村的支部書記和村主任兩個職務都由一個人擔著,那就是柏水灣村的祁天民。

    祁天民早在七十年代農業學大寨的時候就當上了村里的支部書記,這一干就幾十年,從沒动個窩。而且還是書記主任一肩挑,從出任村支書以來也從沒进行選舉,就由他一直擔任著。聽說大家對那什么破支書根本不感興趣。

    在和于亮的聊天中不知不覺就到了柏水灣村,這也是雷大棒走馬上任以來第一個走訪的村子。

    雷大棒所看到的柏水灣村跟于亮描述的沒啥兩樣,的確是一個方圓幾十公里的大村莊。一條大河如一條玉帶那樣繞村子而過。真有王安石筆下所描述的那樣:“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

    雷大棒看到這景色不由得都想詩情大發了!

    聽于亮所說這條寬度不下于十米,不但在滄阳,就是在南州也是很有名氣的柏水河,難怪這村子會叫柏水灣了。

    整個南州大部分地方都從柏水河身上受益,她可算是南州人民的母親河啊。因為它流經南州的大部分地市,當地百姓生產灌溉和生活用水都來自于柏水河。

    在南州滄阳縣臨近的其他地市還在柏水河上游建有發電站。除供給當地居民生活用電外還向国家輸送電能呢。

    柏水河是黄河中段的一條著名的支流,水流量很大。在途經所有的地方,柏水灣的地理位置非常的重要,如果柏水河流經的村子都遭受洪水的話,那么有一個村子能幸免那就是柏水灣村。

    柏水灣村地勢也不是特別的高,但它剛好就高出那么多,再大的洪水都不心甘的從村子的邊沿流過。于亮說他曾從村子里的老人講述中知道民国二十七年蔣介石在黄河花園口掘堤放水去淹日軍的事。

    當時洪荒一大片,洪荒所經之处沒有一处能幸免,唯獨就只有柏水灣安然無恙。

    柏水灣村由于近鄰柏水河,提水灌溉相當方便,無形中能省下很大一筆開支。所以這里是種莊稼的最佳所在。

    可眼下的柏水灣村一點也沒有那綠色襯托的景色,讓雷大棒詩興大發的欲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剛才他不由想起王安石那兩句詩是因為柏水灣被柏水河所圍繞的景象與眼前景色相似而已。

    并不是有那么一絲綠意讓人詩興大發,在去村子的沿途沒見種有什么植物,只有半人高的蒿草在微風中迎風搖曳。這讓雷大棒的好興致荡然無存。

    雷大棒不由想起自己山凹村的那兩塊地來,在那么貧瘠的土地上也能刨拉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勉強夠吃的糧食來。可柏水灣村呢?

    雷大棒對眼下荒蕪的土地倍感痛心啊。這是對老祖宗饋贈的寶貝隨意的糟蹋真是暴殄天物啊。

    靠山吃山,靠水呢?吃什么。看來柏水灣村的人大有問題啊。

    他正想著心事,一種很粗獷的聲音傳來,讓雷大棒很是奇怪:“哦喲,雷鎮長,想不到你第一站就到我們這窮旮旯來呀。我今天一大早就聽見喜鵲在喳喳地叫,我就知道有貴人來,這不,就應在你雷鎮長身上啊。”

    一個約摸六十來歲的矮小老頭從村里迎了上來。他一上來就伸出枯瘦的長滿老繭的大手,紧紧地握住雷大棒的手,讓雷大棒感覺到他在暗地里要和自己比試比試的心理。

    他一邊握住雷大棒的手,一邊對站在一邊他的老熟人于亮打著招呼。他滿眼都是笑吟吟的,根本看不出他心里想些什么。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国農民的裝束,他上身穿著翻皮的老棉襖,內里套著一件看不出顏色的衫子。下著一條裤頭很大的猶如燈籠那樣的棉裤,腰前系著一條很寬的腰帶。頭上包著北方黄土高原常有的頭巾。

    看來這老頭對自己不歡迎啊。雷大棒在心里說道。

上一篇:第三百零二章 跑官
目錄
下一篇:第三百零四章 祁天民的如意算盤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