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二百七十八章:變故已起

    對于唐敏不小心酒后吐真言的事情,楚慶生全然不知情,拿到離婚證之后,他就帶著自己的情人楊菲菲,回到了屬于他們的公寓。這房子當然也是楚慶生花錢買下的,里面的所有裝修布置,都是楊菲菲精心設計的。

    這里除了會有阿姨來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會出現了,就連楊菲菲也很少出門,一心養胎,而且她也不敢跟家人聯系,家里的人都以為她在哈佛大學讀書呢。

    要說這楊菲菲,跟楚慶生是大學同學,但是她家境遠不如唐敏優越,不過卻也是書香門第,要是家里人知道她在外面給人家當小三,還懷了孩子,只怕早就跟她斷絕關系了,正因為如此,楊菲菲才選擇了隱瞞。

    “你也不能總是這樣窩在家里吧?有時間就多出去走走,散散步,將來也方便順產,我可不想你肚子上挨一刀。”

    此時的楚慶生可是前所未有的溫柔,這樣的溫柔,他在唐敏面前從來沒有展示過,他一手抚摸著唐敏的肚子,一想到自己要當父親了,心里所有的煩惱,全都拋到一邊了。

    “慶生,上次電話里說的,我只是一時氣話,我不是真想要逼著你離婚的。”

    楊菲菲淚眼楚楚地看著楚慶生,上次打電話的時候,也是因為受了刺激,才會一時沖动說出那些狠話,她跟了楚慶生這么多年了,她也知道他的難处,像他這樣的家庭,當然永遠是政治利益為先了。

    “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楚慶生也不想提離婚的事情,想了想說道,“你一個人住在這里我也不放心,有什么事我都顧不著,要不你去滄阳縣吧怎么樣?我在那里給你安排個地方,也好讓我照顧你。”

    楚慶生這么一說,楊菲菲心里自然是高興的,但是轉念一想,楚慶生在滄阳縣當縣長,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呢,她要是去了,要是被人發現,他偷偷養了個女人,還生了孩子,那對他的名聲還有仕途,可真就影響大了。

    “不用了,我就不去了,我在這里挺好的,要是去了滄阳縣,我怕影響你。”

    楊菲菲的退步與懂事,楚慶生也全都看在眼里,他抱著她說身前上官,“華然,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給你,還有我們的孩子一個名份的。可能我爸那里有些難過,但是有我在,你都不用擔心。”

    “慶生,你對我真好……”

    兩人默默地抱在一起,楊菲菲一心跟在楚慶生的身邊,全然不知道她的存在,給他帶來了多大的壓力,楚慶生也難得回一次省城,本來想要多陪陪她的,但是突然就來了一個電話,而且這個電話,竟然是紀委書記袁向東打來的。

    袁向東怎么會找他呢?

    楚慶生覺得有些奇怪,要知道他們之間可一向都是沒有什么聯系的,接了電話之后,袁向東也沒有說什么,而是約了地點要跟楚慶生談一談,這種舉动更讓楚慶生奇怪了,他不动聲色地應下聲來,之后跟楊菲菲告了別后,就直接回了縣城。

    “楊書記,你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楚慶生看了一眼對面坐著的袁向東,他選的地點都有些偏僻,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這里,他這么大費周折的找他,究竟是什么事情?

    “楚縣長,事情是這樣的……”

    袁向東跟著就將牛才俊的事情說了一遍,之所以沒有主动去縣政府找楚慶生,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跟楚慶生向來沒有聯系,突然就去找他,只怕某些人很快就會收到風聲,那之后的行动,可能就會受到阻礙了。

    聽完袁向東的匯報之后,楚慶生卻是喝了口茶,淡淡地問道,“楊書記,這件事情……你跟董書記匯報過沒有呢?”

    知道這來龙去脈之后,楚慶生心里大概就清楚了,難怪袁向東會來找自己了,至少在這里面,他們倆人的敵人還是一樣的。

    “沒有,楚縣長,那安岳鎮的書記和鎮長,可都是董書記力薦的,要是沒有鐵證,我也不能輕易动這兩個人。現在事情就這么擺在這里,楚縣長,你說我應該怎么做呢?”

    “楊書記,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吧?”

    楚慶生眼神一狠,“您可是紀委書記,只要你把證據給收集齊了,這案子可就成了鐵案,就算再難辦,咱們也要拼死給辦下去了!”

    說到這里,楚慶生手猛地往下一拍,話里的意思也已經很明顯了,袁向東也是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這案子如果真要辦,以袁向東手上的權力,自然可以開干,他甚至完全不用來告訴楚慶生,之所以公提前通知他一聲,就是希望之后在會議上,能有說得上話的幫幫腔,而楚縣長,自然是最為合適的人選。

    跟袁向東分開之后,楚慶生心里也活份了起來,本來他想等到年中,一號公路的事情穩定了,再动安岳鎮的事情,這樣一來,他就可以把雷大棒給安插进去了。但是這事如果現在辦,雷大棒的工作時間太短,可就是一個弊端了!

    如今看袁向東的態度,現在的他像極了聞著血的鯊魚,逮準了就要一口狠撲上去,根本不可能給人留下緩和的時間,但是如今他最缺的就是時間。

    思來想去,楚慶生也沒有一個合適的主意,他也只好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向安南,這位人大主任,現在也是滄阳縣里,惟一能讓楚慶生說幾句真心話的人了。

    “向主任,你說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才好?”

    “這件事情啊,還是袁向東太心急了,他一心想要給孫重一個交待,當然也有可能孫重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們也不想一想,這件事情,动动下面的小魚小蝦也就算了,真遇著了大魚,他們能一口吞得下?”

    “向主任,你是說……這件事情就算是孫書記,也不一定能辦得下來?”

    “他們終歸還是太小看董萬城了啊!你想想,他在滄阳經營這些年,會沒有自己的手段?現在袁向東想动他,你就等著看吧,他一定會出虧的!要么孫重親自动手,要不然……全都沒有戲!”

    向安南可是官場上的老狐貍了,這事情被他這么一看,利害關系一眼就明,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呢。

    “本來我還想著這件事情,可以容后再議,現在只怕是不能置身事外了。”

    “只要袁向東一动,整個滄阳,沒有誰能摘得出去!”

    像上層這些大事件,都是大人物去操心的問題,雷大棒這樣的小人物,就顯得清閑多了,比如現在,他就在醫院對面的咖啡廳里,等著陳美娜呢。

    本來之前說好典禮結束之后,請她吃飯的,但是事情一多,他又給忘了,要不是陳美娜追著打電話來,這事還真就被他給拋在腦后了,現在他還算是空閑,自然也就來了,跟美人喝咖啡聊天,還是一件挺讓人樂意的事情。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七章:最后的贏家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九章:終身私人醫生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