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二百零二章真愛(下)

    舒曉宛的執著和對方少銘的傾心久而久之也讓方少銘察覺到舒曉宛的情意了。但他對舒曉宛的爱卻望而卻步,不敢大膽地接受舒曉宛的示爱。其實他把舒曉宛當作心中的維納斯不敢輕易褻瀆,他明白自己和對方有太大的差距,所以他才不敢越雷池半步,對舒曉宛的示爱視而不見。

    舒曉宛是個敢爱敢恨的女子,只要她認準了就會鍥而不舍的去追求。久而久之,方少銘也就接受了舒曉宛的爱。

    但他們的爱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首先的阻力也是最大的阻力是來自于舒曉宛父母的強烈反對,他們對舒曉宛的婚姻早有籌劃,他們中意的是一個海外留學歸來的翩翩美少年,方少銘的家世根本不能與對方相提并論,不在一個層次上,人家是一個重量級的家庭,和舒家可謂是門當戶對。

    這不是說舒家就想攀龙附風,他們是想自己寶貝女兒今后能過上美好的日子,這本無可厚非,但他們明知自己只鐘意方少銘,非方少銘不嫁,他們仍然不給方少銘好臉色,瞧不起方少銘的出身,歧視從農村來的人。

    他們轮番做舒曉宛的思想工作,以期能達成他們的心愿。一計不成,他們又采取更為激烈的方式,舒母用絕食相威脅來迫使舒曉宛就范。舒曉宛仍執意要和方少銘在一起,舒父更是勃然大怒,認為舒曉宛敗壞舒家門風,以斷絕父女關系來要挾舒曉宛。誰知舒曉宛不像表面那樣溫順,只要她認準了的事就是泰山壓頂也不能讓她屈服。

    到頭來舒曉宛倒是如愿和方少銘走到了一起,但卻在舒家掀起了驚濤駭浪,舒家父母認為是方少銘裹脅了他們的寶貝女兒,對方少銘的怨恨上升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打那以后他們真的硬起心腸對舒曉宛不聞不問。

    舒曉宛和方少銘成婚他們絕情到連最起碼的禮儀也不管不顧,對舒曉宛的女兒呱呱墜地也沒有到場來關心關心一下。

    舒曉宛與方少銘成婚后,日子過得十分清貧,舒曉宛畢業后进了晉南一中擔任高中語文教學工作,并且還擔任高一三班的班主任,由于她的教法獨特,上課總是妙語如珠把學生完全吸引住了,學生對她也十分的敬重。沒用多久,她在晉南一中就成為教學骨干,聲名遠播,大家都愿意把子女送到她班就讀。

    方少銘性情恬淡溫和,他沒聽從他同學的勸說到政府機關去謀求一官半職,他認為從政免不了應酬,這恰恰就是他最為反感的事,若讓他进入官場比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還難受。于是他選擇了到相對安寧的文化館去工作。

    他除了規規矩矩的上班就回家操持家務,其余的時間就醉心于他的文學創作。一年下來他的作品在各級刊物上發表,甚至在国家刊物的目錄上也能發現方少銘的大名。他創作的作品涉及各種題材,寫作形式也多種多樣,尤其擅長寫作官場和情感領域方面的作品,每當他寫作的作品殺青的時候,舒曉宛就是他的第一位讀者。

    她拜讀之后會提出十分中肯的建議,讓方少銘大受啟發,這樣就會讓他的作品質量有質的飛躍,有時舒曉宛在他的寫作過程中有好的靈感和素材也會提出來讓他采納或者借鑒,他們的夫妻生活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著。

    如果周末有時間他們就會到野外去感受大自然的天高云淡,感受大自然對生命的饋贈,去和山川河流對話,去和鮮花野草談心。

    幸福的日子讓人癡迷,更讓人流連。他們雖然生活不算富足,但他們覺得生活對他們的饋贈是那樣的富有,他們就這樣恩恩爱爱的過著甜蜜的日子。后來他們的小寶貝問世讓一家人更覺得生活的充實,歡歌笑語時時充溢在那窄小的空間里。

    那知天有不測風云,方少銘的精神莫名其妙的萎靡起來,舒曉宛察覺到方少銘的精神狀況不正常就催方少銘到醫院去瞧瞧,方少銘心痛錢,他想節省錢下來給寶貝女兒買自行車,這是他給女兒許諾要給她買輛兒童骑的自行車,他們事先已到商場看好了一款紅色的自行車。

    所以他就一直拖著不愿去醫院,直到有一天他在單位暈倒單位同事把他送到醫院,打電話通知舒曉宛說她丈夫生病現已送到市第一醫院急診科,讓她馬上趕過去。她聞聽這一噩耗后馬上向單位領導請假急急忙忙地趕到醫院,結果

    一出來讓舒曉宛五雷轟頂。她拿著診斷報告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她的至爱會罹患絕癥。她又借錢把方少銘送到襄平省第一醫院復診,所查出的結果與晉南市第一醫院完全一樣。這一診斷結果讓舒曉宛肝腸寸斷,她仰望蒼穹:老天咋對這個善良的人不公,為什么會這樣?

    接下來的治療是他們一家人在和病魔頑強的拼搏,是在和時間賽跑。

    她只有一個簡單不過的想法,那就是無論花多大的代價也要挽留住她老公的生命。可惜天不佑人,讓方少銘英年早逝,這讓舒曉宛扼腕嘆息。

上一篇:第二百零一章真愛(上)
目錄
下一篇:第二百零三章糾結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