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四十六章:洗刷嫌疑

    證據?

    田育森一愣,要是說證據,他們只有王地龙的證詞,確實沒有其他的證據。看著田育森一時語塞,雷大棒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他既然說我給了他錢,那么錢在哪里?沒有物證,那么有人證嗎?要是都沒有,憑什么就能說我給了他錢,錢又在哪里呢?”

    錢早就已經被王地龙給輸光了!

    這一點田育森知道,雷大棒也知道,像那樣的地下賭莊,打一枪換一個地方,根本就找不出證據來,就算是警察去搜也搜不出個人證來。

    看著田育森沒有反應,雷大棒又繼續說道,“退一步講,就算我給了王地龙錢,我又為什么給他錢?我錢多燒得慌嗎?整個濱河鎮,誰不知道我雷大棒在當警察之前,窮得叮當響?到現在也只是每月吃死工資而已,我就算能擠得出一萬,我還能擠得出十萬塊?我真那么有錢,還當警察干嘛?”

    是啊!

    真那么有錢,還當警察干嘛?

    這一點田育森最為清楚,警察這份工作又苦又累,常年加班無休,一旦有案子發生,就算是除夕夜團聚也得馬上放下家人趕到案發現場。如果真有錢,若不是為了夢想,誰愿意當警察呢?

    雷大棒在一旁冷笑,他也不怕田育森去查,他早就已經跟趙花容打好招呼了,所有修房子與看病的錢,她都會坚稱是他們趙家的積蓄,就算警察去查,也查不出什么來的。

    “田隊長,那王地龙只跟你說我給了他錢,甚至懷疑我買兇殺人,那他有沒有跟你說過他前妻的事情呢?”

    “前妻?”

    田育森一愣,他還真的忘了這一岔了,昨晚的殺人案來得太過突然,他把之前爆炸案都給忘在腦后了,王地龙的前妻是趙花容吧?他不就是因為離婚的事情,這才把趙家給炸了的嗎?難道這殺人案,與她前妻又有關?

    “是的,他的前妻趙花容與我關系交好,不過也是在他們離婚之后。”雷大棒也不怕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王地龙犯案逃跑之后,是我一直照顧著趙家父女,想必也是他懷恨在心,所以才編出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來,就是為了潑我的黑水。如果說我買兇殺人,那必然給了錢給陳柱子,縣刑警隊辦事利落,想必現在已經搜了陳柱子的家了吧?那么可曾搜到半毛錢?”

    “并……并沒有!”

    被雷大棒一連串的追問,田育森也已經從之前的高聲質問變得低聲黑面,就連語氣也帶了幾分不肯定,難道自己……真的懷疑錯了?

    “既然沒有,又憑什么說我買兇殺人?”

    雷大棒越說越是理直氣壯,“陳柱子與王地龙是多年的牌友,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在錢上面起了糾紛,最后兩人暗起殺心,如果是王地龙要殺陳柱子呢?為了脱罪,他說成是陳柱子要殺他,自衛誤殺罪和故意殺人罪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轟地一聲……

    當雷大棒說出這一點的時候,田育森的腦海里瞬間一擊,他怎么忘了?自衛誤殺罪與故意殺人罪相差可是極大,沒想到這個王地龙竟然如此聰明,還想出了這一招來誤導他們。

    “是我……是我分析錯了?”

    這一刻,田育森幾乎都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他這么一說,徐百盛立馬跟著說道,“王地龙這家伙狡猾成性,他不只現在編造雷大棒的事情,之后爆炸案一事,他肯定也不會承認!還會說是我們故意冤枉他,不信的話,田隊長你再審審就知道了。”

    徐百盛這么一說,雷大棒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真正老奸巨滑的家伙是徐百盛吧?趁著田育森被他說蒙圈的時候,再來這么一句,之后王地龙肯定不會承認爆炸案的事情,反而中了徐百盛的圈套。

    這一招……還真是毒!

    “我……我會再審的。”

    這時候的田育森早就沒有了之前的氣勢洶洶,一旁的縣刑警隊還有鐘偉等人,看向雷大棒的時候,眼神里面全是崇拜!田育森可是出了名的兇模兇樣,沒有幾人能在他的氣勢之下撑幾回合,沒想到雷大棒這么一個愣頭青,竟然可以在他面前據理力爭,力挽狂瀾,三言兩語之間,就把自己的嫌疑給洗清了,實在是牛掰啊!太牛掰了!!

    “雷大棒,你暫時待在濱河鎮,哪里都不要去,需要你的時候,會隨時詢問你的。”

    “好的,我全面配合!”

    雷大棒還是那句話,他心里已經將昨天的事情過濾了千百遍,確定沒有任何遺漏,最多只有王地龙那番沒有任何證據的證詞而已。任何疑點利益都歸于被告方,只要沒有確切的證據,法院根本起訴不了他。

    至于買兇殺人一說……

    那就更加不成立了,他只是給陳柱子打了通電話而已,根本沒有叫他去殺人,也沒有買兇,與他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現在田育森已經松口,雷大棒也跟著松了口氣,這個田育森官威也確實是嚇人,人也不好對付,這件事情表面上看去是差不多結束了,但是誰也不知道,之后還會不會有其他的變化。

    “雷大棒,你先下去吧,配合兄弟們先把后續工作做完。”

    徐百盛也先示意雷大棒先走,剛剛田育森的樣子也把他嚇了一大跳,要是換作他,只怕早就已經舉白旗投降了,雷大棒這孩子,當真還真穩得住氣。

    看著雷大棒跟鐘偉走遠了,徐百盛這才說道,“田隊,倒不是我護短,我只是想提醒里,局里已經決定對雷大棒空手奪枪的案件大力宣傳,對上他,你得注意你的方式方法,而且這孩子……也不大可能卷入這場兇殺案里。”

    “我知道,希望他跟這兇殺案沒有關系。”

    田育森紧皺著眉頭看著雷大棒的背影,剛剛他一時之間竟然被這小子震住了,現在反應過來方才感覺,這小家伙年紀雖小,但也是頗有手段。連消打帶竟然全都抓住了案子的關鍵點上,輕輕松松就把自己的嫌疑給刷清了,就算是上了法庭,只怕他不請律師,單靠自己就能從案件里脱身。

    當真是不簡單哪……

    沒想到小小一個濱河鎮,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人物,以這小子的心性,說不定還真能在官海里激起一場風波呢。

    雷大棒跟鐘偉二人走了許久,直到他再也感覺到身后那火辣辣的視線,這才松了口氣,那個田育森,實在是太可怕了!

    “大棒,你小子實在是太棒了!”鐘偉一拍雷大棒的肩膀,一臉崇拜地說道,“剛剛你與田隊長對質的模樣,我真該錄下來啊,實在是太酷了!”

    “這有什么酷的?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說歸這么說,到現在雷大棒還能感受到自己心劇烈的跳动著,不知道剛剛的一番說辭,有沒有什么漏洞。

    “你說也奇怪,這個田隊長是怎么想的?那個王地龙把陳柱子殺了,還想栽贓嫁禍到你頭上來,咱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田隊長竟然也信了,奇了怪了……”

    鐘偉在一旁搖頭晃腦地說道,雷大棒卻是心不在焉的嗯啊了幾句,跟著發了條短信出去,短信上只有簡單八個字。

    “雨過天晴,往事不再……”

    嗡地一聲,穿著一身黑裙,戴著黑色禮帽,黑色大框墨鏡的孫鳳惜正坐在機場vip候機室里,她拿出手機一劃,就看到了雷大棒發來的八個大字,柳眉微微一蹙,一開始還沒有明白雷大棒話里的意思,但是很快……

    孫鳳惜眼前一亮,瞬間就明白了這八個字的意思,沒想到……他還竟然真的做了,只是不知道是他自己下的手還是借他人之手?沒想到他為了自己,竟然還是走出了這一步。

    “ca123北京時間上午8點30分飛往首爾仁川的航班即將啟飛……”

    甜美的聲音一響起,孫鳳惜立馬將手機往兜里一塞,將墨鏡戴上,拖起行李箱起身一走,下一次見面,一定要給雷大棒一個驚喜。

上一篇:第四十五章:買兇殺人
目錄
下一篇:第四十七章:迫不得已的調動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