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保安》

當前位置:首頁 > 鄉村小保安 >

第二十五章:二狗的漂亮媳婦

    “哪里是漂亮啊!簡直就是太漂亮了!!”

    這時候雷大棒已經沒有心思去計較丁雪出手傷自己的事情了,他拍拍屁股站起來,作出一個自認為瀟灑風流的动作,向丁雪伸出手說道,“丁雪小姐,你好,我的是陳二狗的好朋友,我叫雷天成,你可以叫我天成……”

    “呃……二狗!”

    丁雪一皺眉頭,這個陳二狗的好朋友怎么是這德性啊?看起來神神叨叨的,陳二狗忍著笑意走上前,一把將雷大棒的手拍開,“你小子想什么呢!這是我媳婦,這是我媳婦,你特么的眼睛瞪大點!”

    “唉……真是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你說啥?”丁雪一聽雷大棒說自己老公是“豬”,瞬間怒氣值一起,手刀閃過,眼看著就要劈上雷大棒的肩膀,倒是陳二狗反應極快,一把拉過雷大棒往屋外奔,“你小子別惹怒了我家小雪,她一個手刀下來,你得在床上躺好幾天呢!”

    “這么生猛?”

    雷大棒硬是嚇了一大跳,轉念一想,剛剛自己差點就被她一招索命,也就不懷疑陳二狗話里的真實性了,只是……“你小子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找了一個這么漂亮,又這么強悍的媳婦?你能管得住嗎?”

    “嘿嘿……小雪他不會對我出手的。”

    陳二狗一摸腦袋,想得一臉甜蜜的模樣,看到他這樣子,雷大棒也不想多說什么了,兩人在院里石凳上坐著,雷大棒一戳陳二狗說道,“你小子出去了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回來了?不會是在外面闖下什么大禍了吧?”

    “這次回來……確實是惹了那么點事……”陳二狗跟雷大棒兄弟一場,雖然多年沒有聯系,但是年少的情誼從來沒有變過,“大棒,我也不想瞞著你,我離開陳家村之后,就加入了一個黑幫。我知道這職業不光彩,我也一直沒有混出頭,所以從來都沒有跟你聯系過……而小雪,就是我們老大的女人。”

    “我勒個去!你小子……膽子夠肥的啊!!”

    雷大棒瞪大眼看著陳二狗,還真看不出來,這小子竟然連老大的女人都敢搞,他還真要對他刮目相看了。

    “一開始我也不敢,有次虎頭幫的人來砸我們賭場,是我硬挨了三刀將小雪給救了下來,那次我差點連命都沒有了,之后我們……我們就情愫暗生……”說到這里,陳二狗臉色微微一紅,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其實我們老大也不是什么好鳥,當初為了得到小雪,那老家伙硬是把他們家生意給整垮了,欠了一屁股的債。小雪也還當真是硬氣,二話不說就跟了那老家伙,當是還債。不過跟了我之后,小雪就想跟他一刀兩斷了,半個月前她一怒之下將那老頭子閹了,我們帶著他爸妈就一路逃了回來……”

    “這個女人……還當真是個狠角色。”

    聽著陳二狗將來龙去脈說了個一清二楚,雷大棒心里也是感嘆不已,光是聽他說的都能感覺到這其中的危險,“你真不怕哪天看上了別的男人,把你也閹了啊?”

    “小雪不是那樣的人!”

    陳二狗也是急了,當即說道,“我們是真心相爱的。大棒,我知道你是警察,所以這次請你來當伴郎也是想震震場子,我回來看看爹娘,結完婚就走,絕對不給你們添麻煩。”

    “你小子……我們兄弟倆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

    雷大棒拍拍胸脯說道,“那老家伙最好別來咱們濱河鎮,要是來了……我讓他走不出這塊地界!!”

    雷大棒也是隨口吹吹牛而已,他們明天就辦婚宴了,辦完了就走,想那老家伙真要追來也不至于這么快,這伴郎他可當定了!不過……二狗這媳婦可真不是個簡單角色,一招能將他拿下,那可是典型的擒拿手,一招制敵,看來對方也是個練家子。

    第二天一大早,陳家村里早早的就忙碌了起來,這陳二狗雖然沒啥家底,但是小雪在當老大女人的時候可是積攢了不少,這可是她人生里的大事,自然是要辦得風風光光的。

    沒多久陳二狗家門院前就已經坐滿了,陳家村的人全都被請了過來,包括新上任的村支書陳天橋,穿著一身的中山裝,一臉喜氣的正在陳二狗的爹陳木匠打著招呼,看著他那精神飽滿的樣子,一旁的雷大棒卻是眼里狠光閃动。

    這個陳天橋……害得国棟叔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如今他卻是風風光光地在陳家村當著村支書,實在是可惡!

    “大棒,你在瞅啥呢?看你吹鼻子瞪眼一臉不爽的,跟誰欠你錢了似的。”

    雷大棒一扭頭就看到陳二狗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走了出來,這西裝剪裁利落,倒是完全貼合陳二狗的身材,當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這陳二狗一穿上這西裝當真還有幾分帥氣,“你小子……這衣服不錯,還真是漂亮!不如……賣給我咋樣?”

    “這可是意大利師傅手工做的,你可買不起!”

    丁雪的聲音響起,她從陳二狗身后走了出來,身上穿著白色露肩婚紗,那白皙而又光滑的肩膀裸露在外,一屋子男人的目光全都被勾了過來,直勾勾的看著與這泥房完全不襯的絕世美人,竟然還有人在默默吸溜著哈喇子。

    “看什么看?小心老娘把你們眼珠子都挖出來!!”

    感受到雷大棒那渴望的眼神,丁雪毫不客氣的一句話罵了過去,她這么一罵,其他人也是嚇得身子一抖,全都不敢再看她了。這陳家媳婦……還真是夠潑辣的啊……

    雷大棒看了一眼丁雪,這個女人一身的江湖味道,除了漂亮點,還真不知道二狗是看上她啥了,簡直就跟個母老虎似的,“是是是……我買不起。二狗,你好好穿著啊,最好是晚上都別脱下來!”

    到時候看他們怎么圓房!

    雷大棒倒也沒有跟丁雪怎么計較,就算是意大利手工定做的又怎么樣?他又不是沒錢!

    離拜天地的吉時眼看著就要近了,這時候丁雪的父母還有陳二的娘都已經坐上了上位,就剩下陳二狗的爹一直沒有出現,丁雪不由得皺著眉頭問道,“二狗,你爹呢?馬上就要拜天地了,他去哪了?”

    “剛剛還在跟陳支書聊天呢,可能上廁所去了吧,再等他一會。”

    陳二狗倒沒怎么放在心上,畢竟剛剛人都還在院里呢,應該是去上廁所了,一會就到了。陳二狗話音一落,雷大棒的目光卻是冷冷地看著院外大門,他一戳陳二狗的手臂,冷聲說道,“二狗,出事了!”

    “出啥事啊?”

    陳二狗不以為意的一扭頭,一抬眼就看到門口已經被五花大綁的陳木匠,被五六個黑衣人押著,一路朝著陳家大門口走來。雷大棒也知道陳二狗與丁雪之間的事,一看眼前的情況就知道不妙,這幾個人擺明了是來砸場子的。

    默默地退到陳二狗身后,雷大棒趕紧給徐百盛打電話,他直接報的是有人持枪劫持人質行兇,情況說得要多狠就有多狠,讓徐百盛趕紧派人過來!

    掛完電話之后,雷大棒面色凝重的看著前方,當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沒想到這老頭兒還真的敢追到陳家村來,甚至還把陳二狗的爹給綁了。

    “爹!!”

    陳二狗也是急了,他看到自己的爹被綁了,哪里還能忍得住,當即就想要沖上去找德老爺子拼命,只是他一动,丁雪手一伸,單手就把他直接給控制住了,她冷聲說道,“二狗,你要是現在想大家一起死,就只管去送命!這老東西敢這時候进村來,肯定身上帶了枪的,咱們什么武器都沒有,你想拿什么跟他拼?”

    “但是我爹在他手上啊?難道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控制著我爹,什么也不做嗎?”

    “你急個屁啊!”

    丁雪面色沉穩,她跟在德爺身邊多年,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你先不要亂來,他既然控制了你爹,肯定一時之間還不會撕破臉,我們見機行事!大棒,你是警察,一會你兄弟要是有難,你不會袖手旁觀的吧?”

    看到丁雪斜眼看著自己,雷大棒微微一怔,臨危不亂,心思沉穩,這個女人……還真不是個一般的角色,他點點頭說道,“那是自然,二狗是我的好兄弟,我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砰地一聲……

    院里的人看到陳木匠被五花大綁的時候,也都是嚇了一大跳,還沒有反應過來呢,突然最前面的那個老頭沖天就發了一枪,一聲枪響之后,一眾客人全都嚇得落荒而逃,但是那群兇神惡煞的人全都堵在門口,他們硬是想跑都跑不了。

    這都是咋個回事啊?明明是喜事,怎么一轉眼……變成兇事了?

    “陳二狗!你他娘的真是本事大啊,連我的女人都敢搶!丁雪,你跟著我的時候,我哪里虧待過你了?你竟然對我下此毒手,你們還想結婚?我今天就讓你們以地下去結冥婚!!”

    德爺一臉的兇相,陳木匠是被他手下的人控制著,他手里拿著枪,步伐之間還是有些虛浮,這個女人對他的命根子那一刀硬是半分沒有留情,要不是急救得時,他就是連小命都快保不住了!

    “你沒虧待我?”丁雪冷笑一聲,“我爸當初生意做得好好的,要不是你派人三不五時就來砸我們店面,我們會生意都沒辦法做嗎?我爸的右腿,就是被你的人打斷的,你還敢說沒虧待我?!老實跟你說,跟你的那幾年,我每天每夜都在想著要怎么殺了你,我那天晚上就敢把刀子抹你脖子上,而不是插你命根子上!!”

    丁雪眼神阴冷,目光無比仇恨地看著德爺,要不是為了跟二狗遠走高飛,要不是為了顧忌雙親,哪怕是坐牢,她也要將這個老東西給殺了!!

    “沒想到我養你那么多年,竟然是養了個白眼狼!好,今天你不是想要結婚嗎?我現在就讓你們兩家人,一起到地上去喝喜酒!!”

    德爺阴笑著,他一直與丁雪保持著足夠的距離,這個女人當初跟著他的時候,就花錢去學了跆拳道,而且還是絕對的高手,她的名號在道上都是赫赫有名的,沒想到最后她竟然跟一個小崽子跑了!

    “你以為老娘真怕了你?!”

    兩人針鋒相對,一旁的村民什么時候見過這種陣仗,全都嚇得腿软腳软,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這些家伙……這些人竟然有枪!竟然有枪!!

    就在眾人以為下一秒雙方就要打起來的時候,突然雷大棒從陳二狗身后直接蹦了出來,在眾人詫異的目光里,他直接就狠狠地趴在了地上。

    “這位爺……饒命啊!!”

    呃……

    雷大棒突然來這么一出,不管是丁雪陳二狗還是德爺那邊的人,全都被他給弄懵了,丁雪則是冷笑著看著陳二狗,眼里的意思就像是在說,這就是你的兄弟?這么貪生怕死的人,也是你的兄弟?

    “大棒,你這是在做什么啊!!”

    陳二狗面子上也有些掛不住了,這家伙現在好歹也是警察了,怎么就软蛋成這副模樣了?剛剛不是說還不會坐視不理的嗎?現在怎么就給人家趴下了?

    對于陳二狗的呼喊,雷大棒理也不理,他就這么直直地呈大字趴在地上,嘴里說道,“這位爺,聽起來也是你跟陳二狗和這女人之間的私人恩怨,我就是來喝喜酒的,能不能……能不能放過我啊?您要是放了我,我記您一輩子的恩德!”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案情已結
目錄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陳家槍案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