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云飛渡》

當前位置:首頁 > 亂云飛渡 >

第六章 關于林力叔叔和施玉媚阿姨

  ——  6.關于林力叔叔和施玉媚阿姨
  那個繁華的城市讓我眼花瞭亂,寬廣的街道,入云的高樓,高貴的人們,閃爍的廣告牌……無不讓我新鮮。我雖入過城市,但那些城市太小了,我們下火車后,光坐的士到阿東家就花了近一個小時。
  进了一個大院,上到四樓,敲門进去,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來開門,長得面目清秀,很清純的樣子,看樣子,是個保姆。她見阿東顯然不認識,朝里叫了一聲:“阿姨,有客人來了。”
  過了一會兒,出來一個少婦,看樣子,二十多歲,說二十歲也像,說三十歲也像,但綜合起來,象二十六七歲,身著碎花衫裙,頭發后挽,太阳穴兩側睡發彎曲而下垂,那嫣然一笑的神情,那儀態萬方的舉止,那楚楚动人的面容,有時勝過了千言萬語。体態豐滿性感十足,再一看她面龐,她仿佛如狐貍精一般,千嬌萬媚,讓人一看要丟魂似的。但她又有一種成熟和高貴在里邊,讓人思想里不敢有半分猥褻。也許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最迷人的女人。
  我想她一定是阿東的姐姐了。這樣想著,阿東已經叫她了了:“妈,就你在家呀,老爸呢。”
  妈?沒搞錯吧,她那樣子,比阿東大不了幾歲,怎么會是阿東的妈呢?
  我好一陣疑惑,好久,阿東推了推我,我才醒過來。原來阿東已向她介紹了我,她向我問好,見我回過神來,她又重復了一遍,“歡迎你來我們家玩。”
  我“嗯嗯唔唔中”地支吾著,紧張得不知說什么。她見我如此紧張,“噗哧”地笑了,對我說:“我叫媚,是阿東的妈妈,你叫我媚姨行了。”
  阿東和媚姨說說笑笑的,我不知為什么,也插不上嘴,不知說什么才合適。好在媚姨說了一陣又來問我一些情況,顯然她是想給我多開口,以免太拘束。晚上,大家洗過澡后,一起出去走走。但我不想出去。因為我見只要有媚姨在一起我就紧張,而且覺得自己鄉下來的孩子,和高貴的市長夫人走在一起不自然,特別媚姨那種高貴美麗和成熟令我在內心中感到自形自慚。
  我借口累,就沒去。她們走后,我把全部的家務都做了。最后,看見一堆衣服沒洗,就去給她們洗。
  洗衣機我不會用,不敢动,于是就用手洗。那幾件擺在另一旁的媚姨的衣物特別顯眼。我把它捧在手里,仿佛如同一件件藝術品。媚姨的無袖衫是件白色上面綴有小蘭花的薄衫,她的裙是條柔柔的紫色長裙,還有一條短的穿在里面的紗裙,媚姨的乳罩是件棉的,很薄,可能媚姨的**太大,用不著穿厚乳罩吧。還有一條小裤衩,前面是半透明的紗質,臀部处為光柔的絲光棉。我拿在手里輕輕摩娑著,放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除了有她身上散發的迷人香水味,再也沒有其它味道,我陶醉了,我有些想**,但心中不由生起一種莫名的感覺來,媚姨是那么高貴和圣潔,如同圣母般,對她只覺得像奴仆對主人一樣,我的那種污穢的感覺自覺地消失得一干二靜。
  二個小時后,阿東、媚姨和保姆回來了,還帶回二個可爱的小女孩,一個十一二歲樣子,天生一個小美人胚子,很純真樣子,一雙會說話的美目似乎含情。另一個七八歲,天真可爱,也是美麗动人。
  媚姨見我把地板拖了,碗也洗了,還洗了衣服,對我的勤快很是贊賞。當她知道我沒用洗衣機而是用手洗了衣服時,更是喜歡上我這個樸實而且不太開化的農村孩子。
  在阿東家呆了二十多天,也見到了阿東的爸爸林叔叔。他是這個城市的副市長,但沒有一點官架子,很隨和,他很喜歡我,回部隊時,他送給我一本快譯通。這一段時間來,連阿東的兩個小妹妹都特別喜歡我,我第一次發覺自己這么討人喜歡。我以前很自信自己很吸引小女孩,因為我高大英俊,但沒想到城里的高官也喜歡我,后來我才知道我除了有逗人喜歡的外表外,還有一種誠實,勤懇和外表木訥而內心很精靈的天份,讓別人信任。
  回到部隊后,經過我轉彎抹角地打聽,才知道原來媚姨并不是阿東的親妈妈,而是他的后妈。今年31歲。在阿東才七八歲時他爸爸和他妈妈離婚了,又和媚姨結婚。由于阿東小時一直得到媚姨的關爱,他很喜歡媚姨,就把她當親妈妈一樣。
  在部隊,我常常想起阿東幸福的一家,想起高貴的媚姨和阿東兩個可爱的妹妹。阿東的大妹妹姍姍對我又羞又含情,而他的小妹妹婷婷卻喜歡巴著我嘻嘻哈哈地。而媚姨見到我們時她那溫情的目光充滿了慈爱。在這個家庭里生活使我感到了溫暖,就像自己家一樣。
  阿東服役三年就復原回家了,聽他說回去后自己開了一家公司。
  我常去江哥家,有時他在,有時他不在,姣嫂對我就象對親弟弟一樣疼爱。
  我**對象一直是嬸嬸,但久了漸漸淡忘了一些感覺,有時就把姣嫂當成意淫人,想象著把她按在床上,奸淫她……完了又覺得對不起江哥。
上一篇:第五章 關于江海、阿東和我
目錄
下一篇:第七章 我由部隊轉業了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