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首頁 > 留守村婦 >

第四十章 蕩秋千

  劉寡婦很是謙恭的樣子,顯得分外溫順,脈脈含情地看著鐵柱,鐵柱看著劉寡婦亦步亦趨,唯唯諾諾的樣子,把劉寡婦紧紧抱住,說道:我跟你開玩笑呢,你不要紧張,你這么紧張,我們怎么能夠玩兒得快活?
  劉寡婦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鐵柱,柔情似水地忽然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氣,有些喜怒無常,捉摸不定。
  我是一個孩子,你是一個成年人,你怎么還不知道一個孩子的脾氣?
  你已經不是一個孩子了,你是一個大男人,過去,像你這么大的孩子,有的世襲家族,你就是皇帝了。
  鐵柱不接著往下說,皇上是怎么回事,他不感興趣,也沒有深刻的印象和体驗。
  他說:你說,你已經構思許多稀奇古怪的花樣,現在,你仔細想想,是不是能夠想出一個來,我們一起玩兒?
  我想出一個花樣。
  什么花樣?
  荡秋千。
  我不明白,你能不能仔細解釋一下,或者,做一個示范动作,怎么才是荡秋千?不是朝鮮族運动員那種荡秋千吧?
  不是,就是我坐在秋千上面,來回搖晃,一來二去,你正好對著我的下面,我荡過來的時候,你就插进去,我荡回去的時候,你再拔出來。
  鐵柱十分好奇,說道:構思不錯,我在過去的漫畫書,好像是西門慶那本書里看過,荡秋千,可是,要找好角度,不差絲毫,否則,那么大的力量,弄不好,不能不偏不倚进去,會把我的寶貝弄折或者弄彎,你也會疼。
  是的。
  你們家后院有秋千嗎?
  沒有。
  沒有秋千,我們兩個人怎么荡?你屬于費爾巴哈空想社會主義的代表,不切實際,荡秋千是一個好構思,可是,沒有器械,我們怎么做?
  劉寡婦低頭不語。
  鐵柱說:我看,還不如在葡萄架下面玩兒。
  怎么玩兒?
  具体怎么玩兒,我也沒有想好,我覺得,葡萄架下一定有文章,要不,我們這就去葡萄架下面,怎么樣?
  大白天,你不擔心別人看見?
  這個時候,不會有人來,再說,葡萄架下很隱蔽,有好多密密匝匝的葡萄葉子遮擋,你如果不**,大喊大叫,別人也不會發現,這又是在你們家,關上大門,就是有人來,也不會被直接撞見。
  劉寡婦說:那好吧,我聽你的,你愿意去葡萄架下,我們就去葡萄架下。
  且慢。
  劉寡婦有些不解,問道:為什么要且慢?你是什么意思?人家不懂你這個大男人的意圖,你是不是不想在葡萄架下做?
  鐵柱說:我有些擔心。
  擔心什么?
  我們兩個人在葡萄架下赤身**,你說,會不會有蚊子咬人?我害怕蚊子把我咬得滿身大包,很刺痒,很難受。
  這個時候,當然有蚊子。
  鐵柱說:我們還是別去葡萄架下面,你再想想,還有別的好玩兒的地方嗎?
  不知道。
  兩個人這么閑扯起來,鐵柱的身体也逐漸恢復原狀,在劉寡婦的刺激下,下面也逐漸強硬起來,有力量了,筆挺地在劉寡婦眼皮底下直立起來,看得劉寡婦暗自大喜,心花怒放。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很受用
目錄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泡棗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