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首頁 > 留守村婦 >

第三十一章 當我干兒子吧

  鐵柱把黑貝叫過來,讓黑貝躺下,黑貝看見赤身**的村長夫人,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很聽話,就乖乖地躺在地上,聽從鐵柱的擺布。
  鐵柱看見黑貝很是配合,把自己的男根從女人体內快速拔出來,對夫人說,你不要害怕,他很聽話,你就這么順順當當插进去,找一個你自己認為很舒服的姿勢,就上下運动。來,我幫助你。
  我害怕。
  你怕什么?
  我怕他咬我。
  不可能,他也愿意做這事,你聽我的,來,你就這么放进去,對對,如果不舒服,就換一個姿勢,這樣可以嗎?
  可以,不錯,挺舒服。
  那你就開始運动吧,一上一下運动。
  女人很聽話,狗也很聽話,女人就開始運动。
  鐵柱看到他們運轉正常,各司其職,各負其責,才說,我真的要出去撒尿。
  你去吧,快去快回。不要出屋門,就站在屋門口往外面灑,我不怕骚。
  鐵柱說,不行,我要去廁所,從小養成良好的習慣,你放心,我去去就回來。
  鐵柱說著,急急忙忙出去。
  女人上下運动,看著鐵柱的背影,大聲說,你要快點兒回來。
  我知道。
  鐵柱出去,急急忙忙來到廁所,把自己憋了好久的尿液灑出來,心里感到很快活。人們說,撒尿也有快感,弗洛伊德就坚持這樣的理論。其實,撒尿真的是這樣,只是這種快感和进入女人体內的快感不一樣。
  鐵柱把自己灑出來的尿液喷射出去很高,簡直超過自己的頭頂,壓力好大啊。他心想,如果這么壓力大的尿液,灑在村長夫人白秀琴的体內,一是太多,擔心她那里裝不下;二是這么大的水柱,會沖擊她,細皮嫩肉的,可能會受傷,發大水,形成水災,那就麻煩了。
  鐵柱舉著自己的水枪,就跟消防隊員一樣,先是往上面的高处喷射,然后是往水平方向射擊,直射之后,畫圈,然后再開始平射,然后就是畫圈,在空中跟花樣傘兵一樣,畫出好幾個圓圈。
  鐵柱玩兒得很開心。
  好久,他聽到白秀琴大聲喊叫,那是一種很快活的叫春,不,是**的聲音。
  鐵柱玩夠了,才收斂起來,回到屋子里面。
  他看見白秀琴玩兒得很開心,黑貝十分配合,老老實實躺在地上,支撑著白白凈凈的白秀琴。
  鐵柱問道,怎么樣?是不是很舒服?
  是的。這個大狗真好。
  比我好。
  不,沒有你好,我這樣的姿勢很累,我要下來,我很舒服,我已經達到**好幾次了,你過來,扶我下來,我要在下面,我要躺在你的身子下面,你不是說,你能夠干半個小時嗎?你來吧。
  女人從狗身上下來,拉著鐵柱的手,兩個人來到炕上。
  鐵柱三下五除二脱掉裤子,趴在白秀琴的身上。
  白秀琴雙手指引,很輕松把鐵柱多余的東西再次插进自己的体內。
  她十分愉快地說,我今天真高興,我已經好久沒有這么舒服了,以后,你要經常來我們家。
  鐵柱說,你是村長夫人,我不敢來。
  我需要你,要不,我認你是我的干兒子,這樣,你來我們家,或者我去你們家,就有借口了。怎么樣?
  鐵柱一本正經地說道,哪有兒子跟妈妈在一起干這事的?
  有啊,前幾天,我聽說,外国一個四十歲的妈妈,就跟自己的親生19歲的兒子在一起**,女人說,她們還要名正言順結婚,不把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成品,送給別的女人享受。
上一篇:第三十章 小男人
目錄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劉寡婦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