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首頁 > 留守村婦 >

第八章 掉井里了

  早些年張藝謀演一個電影叫《老井》,他在挖井的時候塌方了,把孤男寡女埋在井里了,還有一段激情戲。
  現實版的掉井戲也發生了。
  白小丫就掉在井里了。
  那是一口旱井,也就是廢棄的井。
  白小丫爬不上來,有六七米深的樣子,白小丫很著急,對著井口的一片小藍天大聲喊,嗓子都喊啞了,也沒有人吭聲。
  &nnbsp; 附近沒有人。
  白小丫就坐在井里等,她后來就有些失望,再后來,她就完全失望了,她就哭,哭也沒有用。
  后來,她就不哭了,看著頭頂上的藍天,有時候白云會飄過來幾朵,悄無聲息,走遠了,不搭理她。
  鐵柱跟著黑貝在外面瘋跑。
  狗很靈敏,鼻子很好使,黑貝在井口邊,就感到跟以前不對勁兒,井里怎么有呼吸聲?不是牛的聲音,是人的聲音?
  黑貝就蹲在井口往里面看,里面不是黑咕隆咚的像恐怖片那樣可怕,因為是白天,看得里面清清楚楚,不是分外清楚,也看得很明白,就是一個人,一個女人在井里。
  黑貝對著井里叫幾聲,然后,又對著鐵柱叫。
  鐵柱來到井口,對黑貝說,哥們兒,你看見什么了?這么興奮?
  黑貝就往井里面看。
  鐵柱說,這是一個廢井,沒有水,你是不是渴了,要喝水?不要傻乎乎地靠近他,怎么跟不知道深淺的小孩子似的,你要小心,如果掉下去,我可救不上來你。
  黑貝還是對著井里叫。
  鐵柱很納悶,他了解自己的狗,井里一定有什么異常。
  鐵柱就站在井邊,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看,眼睛慢慢適應里面的光線,他看見井里有一個人,還有一個籃子。
  這時,井里的白小丫也看見了黑貝和鐵柱。
  白小丫大聲喊,救命。
  鐵柱大聲問道,你是誰?
  我是白小丫。
  我是鐵柱,你怎么掉井里了?
  在井邊挖野菜,稍不留神,滑倒了,就掉下來。
  你受傷沒有?
  胳膊劃破了,下面全是細沙子,別的地方沒有受傷,不疼。
  你等著,我下去救你。
  你怎么救我?
  我幫你爬上來。
  要不,你回去叫人,拿一根繩子來。
  不用,我下去過,我以前下去玩兒過。
  鐵柱說著,就要往下爬,他轉身對黑貝說,你等著我上來,不要跑遠。
  黑貝點點頭,就蹲在井口邊看著鐵柱下井救人。
  鐵柱慢慢試探著往下爬,雙腳踩住石頭縫兒之后,雙手紧紧抠住石頭,再一步步往下面去。
  白小丫高興得站起來,說,鐵柱,你慢慢下,別著急,看準石頭縫兒。
  我知道,你閃到一邊,小心我刺溜滑掉下去,砸著你。
  我知道,我正看著呢。
  白小丫就站在井里的一邊,聚精會神看著鐵柱一步步往下來。
  她很高興,救命恩人來了,他還以為自己要餓死在這個地方,或者,晚上天黑的時候被狼吃掉,只剩一堆白骨,這一生就這么簡簡單單地過去了,交代了。
  鐵柱也就是下到一米遠的地方,忽然,腳下一滑,他的大個子体重雙手承受不住,就松開手,掉下去了。
  鐵柱急忙喊,快閃開,我下來了。
  白小丫不知道鐵柱是意外滑落,還以為他救人心切,急急忙忙跳下來呢。
  白小丫說,你別著急,不要往下跳,當心摔著。
  鐵柱說,我不是跳,我是掉。
  白小丫大吃一驚,這個人怎么也掉下來了?
  頃刻,鐵柱就掉在井里了。
  好在枯井里面有很多細沙,分散一下墜力,鐵柱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白小丫很紧張,關心地問道,怎么樣?受傷沒有?
  沒有事。
  鐵柱從地上站起來,拍打一下屁股,說,不知道怎么回事,這些石頭變得很滑,我本來想救你,演砸了,你不會笑話我吧?
  不會,我感謝還來不及呢。
  鐵柱抬頭看著井壁的石頭,說道,怪不得石頭滑,怎么那么多青苔和水珠,是不是要下大雨啊。
  不知道。
   &nnbsp;怎么辦?
  你別害怕,我再往上爬,試一試,我以前來過這個地方,我找一個大的石頭縫兒慢慢往上爬,我給你探路。
  鐵柱信心百倍,似乎穩操勝券的樣子,試圖爬幾次,都是很滑,根本上不去。
  鐵柱說,奇怪,怎么變了呢?故意考驗我?小丫姐,你站在我的肩膀上,我蹲下,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往上爬,不遠,只要幾步就能夠抓到井沿兒。
  白小丫擔心地問道,你行嗎?
  我行,你試試,我以前跟老王家胖小兒就這么上去過。
  鐵柱蹲下身子,扶著白小丫慢慢踩到自己的肩膀上,對白小丫說,你站穩,扶著石頭,慢慢往上看,看到大的石頭縫兒,就把手腳伸进去紧紧抓住,就跟爬墻一樣,你會嗎?
  我會爬墻,但是,不會爬井。
  一回兒事,都是石頭砌的。
  鐵柱完全站起來,抬頭看著白小丫,問道,怎么樣?看見大的石頭縫兒沒有?
  沒有,都很小,很滑,有很多青苔,抓不住。
  別著急,你慢慢看,我可以移动一下,你仔細看,看到大的石頭縫兒你就告訴我。
  我知道。
  就這樣,鐵柱慢慢移动,轉一個圈兒,也沒有看見可以用手腳抓住的石頭縫兒,因為是夏天,有水的地方就有青苔。
  白小丫很著急,說,我看不到,抓不住,你什么時候來井里玩兒過?
  去年冬天。
  冬天和夏天不一樣,地質反應也不一樣。
  那怎么辦?
  你放我下來吧,你是不是很累?
  鐵柱抬頭從白小丫的裤腿之間看上去,從白小丫的衣襟的地方,只能看見白小丫的胸部兩個大饅頭,別的都擋住了,什么都看不見。
  鐵柱說,我不累,可是,你爬不上去怎么辦?要不,你下來,我上去試一試。
  白小丫就下來,蹲在一邊喘粗氣。
  白小丫大汗淋漓,一是紧張,二是剛下有些累。
  白小丫悲觀失望地說,看來,我們出不去了。
  鐵柱說,別害怕,我們一定能出去。
  怎么出去?
  你別著急,我想想。
  白小丫低頭看見自己的衣服掀起來很多,幾乎露出自己的白肚皮,就用力拉一下衣服。
  這時,鐵柱忽然大聲說,你出血了?
  哪里?
  大腿那個地方,是不是受傷了?快看看。
  白小丫此時也感到自己的大腿疼,可是,那是大腿的根部,當著一個大小伙子的面,她不好意思脱下裤子看。
  鐵柱說,你別害羞,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脱下來看?
  白小丫說,沒有大事,我就忍著,等出去再說吧。
  鐵柱看著白小丫,忽然說,白姐姐,你可能不是大腿那里受傷,你看,是不是胸部受傷,血流下去的?
  白小丫低頭去看,自己的白色的短上衣的胸部真的有一片血跡。
  鐵柱也不管不顧,掀開白小丫的衣服,就看見她的**下面有血跡,還在出血,不多。
  白小丫很紧張,也很害羞。
  鐵柱一本正經地說,你這個地方受傷了,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這是在井里,也不是在家。
  鐵柱仔細看一眼,說,我看好像不流血了,你別害怕,我一定想辦法救出去。現在還疼嗎?
  白小丫說,也許是精神作用,我感到這個時候,渾身都疼,到处都疼。
  鐵柱說,白姐姐,我是男子漢,我一定想辦法把你救出去。
  怎么救?
  我有一個辦法,你看行不行?
  你說。
  我們把裤帶系在一起,把一頭扔到井上面去,讓黑貝拉住,我們就在這里拉著皮帶上去。
  黑貝能行嗎?
  能行,他能夠聽懂我的話。狗的智商很高呢。清朝那個義犬救主,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
  滿清的開国皇帝努爾哈赤被他的狗救過命,他就不讓他的手下人吃狗肉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聽我爸爸說的。他在沈阳打工,還去過沈阳的東陵公園,說是那里有義犬救主的雕像。
  白小丫說,如果我能夠出去,我也去沈阳看看。
  你把你的腰帶給我,我們的系在一起,試一試。
  白小丫猶豫一下,還是把自己的腰帶解下來,遞給鐵柱,鐵柱把自己的皮帶解下來,把兩條皮帶系在一起,可是,還差不少呢,怎么辦?
  等待過來的人救助?
  什么時候會有人來?不知道啊。
  鐵柱十分失望地說,不夠長,還差好多呢。
  那怎么辦?女人沒有主意了。
上一篇:第七章 看西瓜的窩棚(二)
目錄
下一篇:第九章 等待救援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