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首頁 > 留守村婦 >

第四章 山洞里的春光

  喬娜娜是外鄉人,結婚后嫁到白土溝。

  她的名字有些洋氣。

  她新婚不久,男人就去深圳打工了。

  喬娜娜養好幾只兔子,白天要上山打草,也不寂寞,就是晚上寂寞,想男人。

  喬娜娜這天早晨吃過飯,跟婆婆打一聲招呼,就跨著籃子,上山割草,準備喂兔子。

  這時,她看見不遠处的鐵柱正在跟他的大狗玩耍。

  她忽然想起女人們的傳言,不知道真假,春心萌动,看看四处沒有人,就主动跟鐵柱打招呼,鐵柱,怎么沒上學啊?

  沒有意思,就是上學,將來也得在家干活。念書沒有用。

  喬娜娜說,鐵柱,你如果沒有事,跟姐姐去花豹洞那里怎么樣?

  鐵柱問,那里有什么好玩兒的?

  聽說那里有好多果子,還有好多鮮花。

  鐵柱說,我不喜歡花。

  喬娜娜說,你給姐姐做伴,姐姐一個人去害怕,我給你錢,給你十元錢,怎么樣?

  真的?

  姐姐不騙你,姐姐一個人去打兔子草,還有些害怕,我怕蛇。

  鐵柱說,我不怕,我敢抓蛇。

  你真了不起,聽說廣東那里的人敢吃蛇,蛇肉還是高檔食品呢。

  鐵柱說,我也敢吃。

  你吃過嗎?

  沒有。

  那里,還說不定有美女蛇呢。

  鐵柱沒有聽明白,就說,你先給我錢,我就跟你去。

  喬娜娜就從口袋里拿出十元錢,兩張五元的新票。

  鐵柱毫不客氣接過來,裝进兜里,說道,走吧,我陪你去,如果抓到蛇,我就把他拿回家燉了吃。

  鐵柱的伙伴黑貝已經跑出去很遠,很高興的樣子,幾乎是撒歡兒。

  喬娜娜看著一米七多高的鐵柱,問道,鐵柱,你已經是小伙子了,什么時候娶個漂亮的媳婦啊?

  鐵柱簡單明了地回答,沒有錢。

  娶媳婦不一定要有錢。

  鐵柱十分不解,問,那得有什么?

  好身体。

  鐵柱不服氣地說,我的身体就好。

  兩個人說著話,天氣就熱起來,喬娜娜解開衣服的扣子,故意把雪白的胸脯露出來,還用衣服當扇子,吸引鐵柱的注意,說道,這天氣,還沒有到中午,就這么熱。

  鐵柱就忍不住看喬娜娜衣服后面,半遮半掩的雪白的胸部和沒有乳罩遮擋的**,好白、好大啊。

  鐵柱忍不住又看一眼。

  喬娜娜明知故問,說道,你看什么呢?不要溜號,要看腳下的道兒,當心摔跟頭。

  鐵柱說,我熟悉這路,晚上我都來過。

  喬娜娜挑逗道,你剛才看見什么了?

  **。

  你看見我的**了?

  是的。

  鐵柱,這樣可不好,我會生氣的,一個大男人,你是大小伙子了,怎么看我一個小媳婦的**?我是你姐姐,這樣不禮貌啊。

  鐵柱就呵呵傻笑。

  喬娜娜十分不解,問道,你笑什么?

  鐵柱說,你的,比她們的白,比她們的大。

  喬娜娜明知故問,說道,她們是誰?你都看見誰的**了?

  我不告訴你。這是職業道德。

  喬娜娜忍不住笑起來,說道,什么職業道德?你小子還是一個君子?

  是的,我要替人家保密,這事不能隨便說,否則,我再找她們,她們會不跟我合作。

  合作什么?

  就是那事。

  什么事?你還要跟姐姐保密?

  睡覺。

  喬娜娜佯裝不解,或者是一知半解,說道,睡覺有什么保密的呀?大家都在睡覺,你是不是小題大做了?

  鐵柱一本正經地說,我說的睡覺,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的睡覺。

  喬娜娜得寸进尺,不依不饒,問道,那你說的睡覺,是什么意思呀?

  鐵柱就把左手做成一個圈狀,用另一個食指插进圈兒里,抽动著比劃幾下,問喬娜娜,說,就是這個意思,你明白沒有?

  喬娜娜裝成一個小學生,啥也不懂,說道,我不知道,你還會打手語,我看不明白,如果你真的想說明白,你不如給我做一個示范。

  鐵柱十分認真地說,我一個人,沒有辦法做示范。

  喬娜娜說,我可以配合你,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

  鐵柱看看四处沒有人,樹木高大,花豹洞就在不遠处。鐵柱說,要不,我們进到洞里面,我給你演示一下?

  好吧。

  喬娜娜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下來,里面什么都沒有戴,露出豐滿的**,走路顫顫巍巍的,毫不遮攔,引逗得鐵柱恨不得馬上伸手抓住一個,含在嘴里一個。

  喬娜娜把上衣放在籃子里,兩個人三步并成兩步,很快就來到花豹洞口。

  周邊鮮花遍地,清香撲鼻,十分幽靜。

  山洞有五平方米,深度二十米左右,里面十分涼爽。

  喬娜娜把籃子里的衣服拿出來墊在屁股下,就坐在一塊石板上面,這個石板就是一個單人床那么大。

  喬娜娜說,鐵柱,你看,這里的鮮花,多么美呀。

  我不喜歡花。

  美女蛇,你看見沒有?

  沒看見。

  喬娜娜低聲說,還是不成熟,不浪漫,我就是美女蛇,你竟然沒有看出來?

  鐵柱說,你真白。

  喬娜娜說,我不但胸部白,我的大腿也白,特別是雙腿之間,更白,你信不信?

  鐵柱說,我不信。雙腿之間是黑毛,我知道。

  喬娜娜說,我不騙你,不信你看看,我把裤子脱下來你看看。

  喬娜娜就把裤子脱下來,露出雙腿和雙腿之間毛茸茸的東西。

  鐵柱說,我不想看下面,都一樣,我想吃你的**。

  喬娜娜說,吃吧,你要小心,不要把奶吃出來。

  鐵柱問,里面有奶嗎?

  有的。

  鐵柱說,你的身体好香啊,什么香?

  喬娜娜說,肉香唄。

  鐵柱就十分饑渴的樣子,伸手握住喬娜娜的一只**,張嘴含住一只,如饑似渴地吮吸起來。

  喬娜娜把鐵柱紧紧地抱在懷里,開始激动,熱烈的情緒逐漸上升,有些飄飄然的感覺,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

  喬娜娜是過來人,明白男人吃過之后,就要进行下一步,就情不自禁伸手隔著鐵柱的裤子,抚摸鐵柱的下面。

  鐵柱是年輕小伙子,稍微一觸摸,就跟碰到電門一樣,唰地一下,嗖地一聲,不,沒有聲音,就直挺挺地站立起來,喬娜娜忍不住感嘆,這么快?這么大?

  鐵柱嘴都不拿出來,還在吃**,卻騰出一只手,把腰帶解開,往下面脱裤子。

  喬娜娜問道,你要干什么?

  鐵柱說,終于挪開嘴,吧嗒幾下嘴,說,我要給你演示。

  演示什么?

  睡覺。

  我不會,你得好好教我,不要急性子,要慢慢來,人家可是第一次啊。

  鐵柱有些不解,問道,你不是已經結婚嗎?你跟你的男人,不會這么睡覺?

  不會啊。

  鐵柱咳聲嘆氣,憐香惜玉地說道,怎么不會做這件事?真可惜,難道你們家里人,你妈妈,或者你姑姑誰的沒有告訴你怎么做?

  喬娜娜故意裝嫩,說,這事,大家都忙著打工掙錢,誰有功夫教給我做這事?

  鐵柱說,那就是不負責任了。

  喬娜娜說,今天,你一定要負責任。

  鐵柱很認真地點點頭,說,你沒有看見狗交配嗎?或者,豬、鸡、兔子,你沒有看過?

  喬娜娜說,人家是大姑娘,不好意思看啊。

  鐵柱說,狗的跟人的一樣大,你有時間,我讓你看看狗的,我家的黑貝很聽話。

  喬娜娜心花怒放,說道,你現在先教給我怎么做,然后,我再跟狗做,我就都學會了,怎么樣?

  鐵柱說,好吧,那要累一些。

  喬娜娜說,累一些沒有關系,我高興,我愿意累。

  鐵柱說,那我們就開始吧。

  怎么開始?喬娜娜問道。

  鐵柱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下來,舉起自己的武器,對喬娜娜說,你躺在這個石板上面,需要岔開雙腿,把你雙腿之間露出來,讓我的香腸插进去,你就會很舒服。

  喬娜娜高興地問道,真的嗎?你可不要欺騙我。

  鐵柱說,我是男子漢,從來不欺騙女人。

  喬娜娜有些擔心地說,如果你插进去,你的奶出來的時候,你能不能把奶發射到外面,不在洞里?

  鐵柱不解地問道,為什么?

  喬娜娜說,這樣安全。

  鐵柱說,有些為難的樣子,說,我以前從來沒有這么做過,不知道為什么要把奶射在外面?

  喬娜娜說,這都是我大意了,我算一下,好的,你不要擔心,我這幾天是安全期,你就不要把奶扔到外面,你就射在洞里吧。

  鐵柱說,這還差不多,否則,我還在想,一旦運动起來,有些控制不住,怎么能夠把奶流淌在外面?

  喬娜娜說,好了,我準備好了,你进來吧,你看看,是不是我里面有奶流出來。

  是的。

  趕快趴在我身上吧,來,老公。

  喬娜娜有些急不可耐,伸手當起導游,把有些遲疑的鐵柱拉到自己的身上,引導鐵柱把自己的多余出來的香腸放进自己的洞穴。

  鐵柱就忍不住運动起來。

  喬娜娜搂住鐵柱的腰,說道,你就是這么跟別的女人睡覺?

  是的。舒服嗎?

  舒服。

  你怎么不叫喊呢?

  她們叫喊嗎?

  可能還得等一會兒。

  喬娜娜說,那我也不著急,也要等一會兒,你多教給我一些時間可以嗎?

  可以。

  這時,黑貝跑過來,蹲在兩個人身邊,開始叫喚起來。

  喬娜娜有些擔心,問道,他要干什么?會不會咬我?

  鐵柱做著活塞運动,說道,不是,你別害怕,他這是著急。

  著急什么?

  也要跟我學習,教你怎么睡覺?

  他也會?

  當然。

  等一會兒,你也讓他教我一次,怎么樣?

  好的,沒有問題。

上一篇:第三章 躍躍欲試(下)
目錄
下一篇:第五章 按照規矩辦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