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婦》

當前位置:首頁 > 留守村婦 >

第一章 道聽途說

    白土溝山清水秀,一條河在村南蜿蜒而過,如同一條白練,洋洋灑灑轉而向東。
  據說,白土溝因為清朝康熙年間盛產白土,專供皇室搭建大炕用的土坯得名。
  白土溝的成年男人都外出打工了。
  鐵柱的父母也去廣東打工,就把他留給奶奶照顧。
  鐵柱13歲,經常逃學,在家跟自己養的一條德国黑貝,也就是德国牧羊犬玩耍,奶奶爺爺管不了他,只能哀嘆,或者希望他樹大自直。
  這天,鐵柱沒上學,帶著狗去河邊抓魚玩兒。
  向淑華的女人胡翠花在河邊蹲著洗衣服,鐵柱雖然13歲,也是情竇初開,如今的孩子都早熟。
  他從后面看見胡翠花露著白白凈凈的腰部,整個身体在一起一伏揉搓衣服,胸部那對大得如同扣著的大碗晃晃悠悠的,他就想過去吃一口。
  不料,黑貝突然大叫,不知道他看見什么東西了。
  胡翠花很紧張,回頭看見是鐵柱和狗,大聲說,你這個孩子,把我嚇一跳。稍不留神,一個狗吃屎,臉沖著河水倒去。
  鐵柱眼疾手快,急忙上前把胡翠花拉住,一個雙手抱柴火狀,就把胡翠花紧紧抱在懷里。
  鐵柱雖然剛13歲,也長得人高馬大,身体過早發育了,跟18歲成年人個頭差不多。
  胡翠花忽然被鐵柱抱住,就有一種久別重逢,久別勝新婚的激动涌上心頭,她忍不住也伸手抱住鐵柱,說道,嚇死我了。
  鐵柱呵呵笑著說,嬸子別害怕。
  胡翠花忽然感到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順勢倒在鐵柱懷里,說道,嬸子有些暈,你抱著我別松開。
  鐵柱很聽話,就紧紧抱著胡翠花的細腰。
  胡翠花本來穿得就少,大熱天,只是穿一件短袖,農村女人里面也不穿戴文胸,干活不方便,別別扭扭,還得不停地扶持、拉扯那條線。
  胡翠花轉身時,扣子的縫隙大開,鐵柱就看見里面鼓突突幾乎就要跑出來的一對兒大白兔。
  他忍不住看幾眼,垂涎欲滴,很是眼饞。
  胡翠花低聲問,你想吃奶嗎?
  想。可是,這是嬸子的奶,不是我妈妈的奶,我也長大了,妈妈的也不讓吃了。
  胡翠花說,你妈妈的不讓吃,嬸子的讓你吃,來,你吃吧。
  胡翠花就解開扣子,坐在一塊石頭上,說,來,你吃吧。
  鐵柱很亢奮,就小心翼翼低下頭,一只手抚摸一個,一口就吞进嘴里一個,跟小孩兒在娘懷里吃奶一樣。
  胡翠花抚摸著鐵柱的頭兒,溫柔地說道,好吃嗎?
  鐵柱說,好吃,就是沒有奶了。
  胡翠花說,是的,可是,這里沒有奶,下面有奶,你想吃嗎?
  鐵柱十分不解,抬起頭問道,下面有奶?
  是的,你不知道吧?你妈妈沒有告訴你吧?
  沒有啊。
  等你有媳婦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鐵柱說,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媳婦,嬸嬸,你讓我看看可以嗎?
  可以,但是,我們得換個地方,去那個河邊的蘆葦塘,那里涼快,還沒有人,不能讓別人看見。
  好吧,我們這就去蘆葦塘。
  兩個人就來到不遠处的蘆葦塘。
  黑貝也跟過來,蹲在旁邊,十分悠閑的樣子,看著兩個人如何吃奶。
  胡翠花把鐵柱領到高高聳立的蘆葦邊,把自己裤子拉下來,脱掉一條裤腿,露出中間的部分,說道,你看看有沒有白色的奶?
  鐵柱十分認真地看著,說,有一些,好像不多。
  你吃吧,越吃會越多。
  真的?
  當然,嬸子不會騙你。
  鐵柱就開始伏在胡翠花的身下面吃起來,只是味道不是太好。
  胡翠花說,你如果感覺味道不好,你可以把你下面那個東西拿出來往里面探一探,里面很深,里面有好吃的東西。
  真的嗎?
  你可以試一試。來,嬸子教你怎么做。
  鐵柱就在嬸子的指導下直立起來,嬸子幫扶著鐵柱把東西挪到門口,說,你得用一下力氣,往里面試一試,看看有多深,可能有好多奶要流出來。
  我不信,里面怎么會有奶?
  你插进去探一探,如果沒有,再拿出來。
  好吧。
  鐵柱的探針很大,比一般的男孩子的都大,可能營養過剩,發育過早。
  胡翠花看得很高興,心花怒放。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自己男人已經出去半年,自己雖然饑渴難耐,也沒有辦法,不像城里人,還有成人用品專賣店。
  胡翠花看著鐵柱插进去,問道,怎么樣?是不是很舒服?
  鐵柱十分愉快的樣子,說,是的,很舒服,只是火熱得紧,不知道怎么辦?
  這好辦,你就不停地动,拿出來,再送回去,就跟拉風箱一樣,活塞運动,你們學習過嗎?
  沒有。
  別著急,嬸子教給你怎么动,你就會感到很舒服。
  是的,是很舒服,可是,我有些受不了。
  怎么了?
  好像有東西要出來。
  那就是奶,你不能憋著,你就讓他出來吧。
  我的妈呀,真爽。
  沒有幾下子,鐵柱的奶就出來了。
  胡翠花忍不住把鐵柱抱在懷里,說道,是不是很舒服?
  鐵柱說,是的,從來沒有這個感覺,真舒服,我也有奶?流出來了。
  好喝,這是高級營養品。
  真的?
  當然。
  胡翠花就煞有介事地喝幾口,鐵柱有些大惑不解。
  胡翠花說,你將來長大了就知道,你娶媳婦,晚上就要干這事。
  為什么?
  舒服啊。你剛才不舒服嗎?
  真的很舒服。
  你沒有看見你爸爸和你妈妈在一起干這事嗎?
  看見過,有一天夜里,我要起來撒尿,我看見我爸爸把我妈妈壓在下面,我妈妈好像很難受,一直低聲在叫,就跟你剛才那么叫。
  胡翠花說,傻孩子,那不是你爸欺負你妈,那是她很舒服,那是大人在**。
  鐵柱說,這么說,我們剛才也是在**?
  胡翠花點點頭,說,你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說,知道嗎?
  知道。
  想再來一次嗎?
  想,可是,你看,我的下面很软了。
  胡翠花嘆口氣,說道,這可如何是好,把我的饞蟲給勾引出來,你的又不行了,第一次,可以理解,還是处男呢。
  她讓鐵柱穿上衣服,自己也起來要穿衣服。這時,她突然發現那只黑貝自己的阳物伸出來很長,跟男人的差不多,樣子也差不多,她就忽然靈機一动,想起人們講的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說是狗的跟人的一樣,差不多,完全可以代替男人,宋家溝就有女人自己養狗,自娛自樂。
  她就對鐵柱說,你把黑貝叫過來,他聽你的話嗎?
  聽。
  嬸子告訴你怎么做,你把狗拉過來。
  鐵柱穿上裤子,把狗拉過來。
  胡翠花讓黑貝躺下,她說,我摸狗的下面,他不會咬我吧?
  鐵柱說,不會的,有我在,我讓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說不許咬你,他就一动不动,你打他,他也不會咬你。
  胡翠花說,那就好。
  于是,胡翠花就蹲在狗的后面,自己也沒有穿裤子,開始用手試探著抚摸狗的阳物,鐵柱說,寶貝,你不要动。
  黑貝就點點頭,一动不动。
  胡翠花把狗的東西抚摸勾引出來,對旁邊的鐵柱說,你要看住狗,不要他回頭咬我,我要跟他做一次,你學習一下,看我怎么跟他做。
  鐵柱說,我看著呢,你做吧。
  胡翠花就蹲起來,把自己的位置對準大狗的位置,慢慢引入,黑貝一动不动,似乎也很受用。
  所以有人說,雄性都有共性。都喜歡雌性。包括狗也喜歡漂亮的女人。
  俗話說,男不養貓,女養狗,大概就怕日久生情出事。
  胡翠花就很漂亮,白白凈凈的,她跟狗十分愜意地做起來。
  鐵柱看得血流加快,忍不住心潮澎湃起來。
  胡翠花十分舒服,說道,如果你的能夠直立,我們再做一次,如果你的不行,我還得用這只狗代替。
  鐵柱說,我的已經直立,看樣子又可以做了。
  胡翠花很高興,說,怎么快就恢復了,還是年輕好啊。
  她從狗身上下來,輕輕拍打一下黑貝,說道,寶貝,你配合得不錯,給我解饞了,以后有時間,我要好好訓練你,給你好吃的,我們就是好朋友了。
  胡翠花走到鐵柱身邊,對他說,我們還是去那邊比較隱蔽。
  鐵柱說,為什么男女做這件事的時候,這么舒服?
  胡翠花說,你千萬不要對別人說,一定要保密,以后,你想做這件事的時候,想舒服的時候,你需要嬸嬸的時候,你就到嬸嬸家里來找我。你知道嗎?
  我知道了。

上一篇:沒有了
目錄
下一篇:第二章 躍躍欲試(上)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