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醫風流升官記》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醫風流升官記 >

第180章 女記好毒

    當天晚上得力果然陪著任雪到她家去睡了。

    女人被得力弄得哭了一夜,美了一夜。在幸福到極點的時候,她向得力透露了一個內部情報:最初在網上發出那個艷照門貼子的,是省經濟日報的一個記者。

    牛得力心里大駭:原來是這樣!

    斬草要除根,要想把這事徹底平掉,除了刪貼之外,自己還得把那個源頭找到,把那個惹禍的根苗徹底掐死!

    只有找到那個記者,查清他是從哪里弄到那個視頻的,究竟是什么人錄的相,背后的主使人到底是誰,才算是徹底解決了此事。

    要想免禍,必須這么干。

    牛得力問那個記者叫什么名字,任雪說她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叫熊什么奇的。

    牛得力第二天早上起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找那個記者。沒想到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了进來,牛得力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

    猶猶豫豫,他接起了電話:“喂,你好。”

    “是牛主任嗎?”一個甜美至極的女聲說道。

    牛得力不知怎么心里一驚,“你是哪一位?”

    “我叫熊亦奇,是省經濟日報的記者。”

    牛得力嘴里念叨了一下:熊亦奇,沒有印象啊,根本就不認識,為什么她會……猛然間想了起來,他妈的,這不正是任雪說的那個第一個曝光艷照門的記者嗎?

    自己本來正要找她的,沒想她到找上門來了!

    難怪自己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因為牛得力根本沒想到她竟是一個女的。“請問,你有什么事?”

    “啊,是這樣的牛主任,網上登出的關于你和一個女人的事,不知你本人看過了沒有?”

    “我和誰?什么事?”

    “就是你在那個MOTEL休閑中心跟一個未成年少女上床的事,網上現在正瘋傳有關的視頻,還有幾百萬的跟貼呢。是這樣的,我們報社現在想就這件事做一個專題,由我來負責版面報道,我想對牛主任你本人做一個專訪,不知可以嗎?”

    “專訪?我沒有時間。”牛得力氣得要命,一聽到她的語氣頓時就勾起了自己的滿腔怒火,啪的一聲,他把電話掛斷了。

    過了好一會,他突然省悟過來: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這么不冷靜?自己不正要找她,把事情的更深的根源查清楚嗎?

    如查不查清楚,那說不定什么時又會冒出新的貼子,新的視頻。

    想到這里,他暗罵自己好笨蛋。正在想著如何補救,手機又響了起來。他等著響過四聲之后,才沉心接起。

    “你好,牛主任。剛才線路不好,電話斷了。”

    這個女人,還真能幾巴扯!

    “剛才你說的話,我沒有聽清?”

    “啊,是這樣的牛主任,我想對你进行一次采訪,不知你是否有時間?”

    “時間沒有,但是,我想如果安排的話還是可以擠出幾分鐘的。”

    兩人說定了就安排在晚上八點鐘,那時單位的人都下班,牛得力正好可以空出一點時間來。

    地點定在產業園籌備处,也就是牛得力的辦公室。

    到了預定時間,牛得力在屋里翻看著開發區的工程招投標进度表,就聽到門外有人在那里敲了兩下。

    “进來。”

    門打開了,從外面走來一個個子小小的女人。

    她很是年輕,可能二十五歲都不到,戴著一副無邊小眼鏡。

    長得一點都不白,如果嚴格點說,甚至可以認為她長得很黑。但是,是那種黑里俏的黑,渾身上下透出那么一種健康的運动員才有的膚色。

    她的臉蛋長得相當漂亮,以前得力看過一部云南少數民族演的電影,那里的一個演員給他印象深刻,覺得天下的美女再沒有比她更漂亮的了。

    現在看著這個女記者,牛得力覺得她像極了那個少數民族女演員,卻比那個人長得還要楚楚动人。

    她的身上有那么一股勁,讓她顯得跟別人絕對不一樣,那就是她有一種少數民族的氣質,舉手投足顯得那么活潑,那么風流,媚目流情,顧盼生輝,不管是哪個階層的男人見了這樣的女人都會心动,暗思:這個女子太浪漫了,她會不會是專門在向我賣弄風情?

    她的穿著也很隨便,是那種薄如蟬翼的紗質材料做成的連衫裙,上面的那部分像是一個蝙蝠衫,又像是一種改制成的婚紗,粉不粉白不白,說那是自己染出的料子都會有人信。

    下面的那部分是裙子,但是太短了,短得如果她坐公交車的話別人只要一碰,會直接碰到她的身上。如果她彎腰的話,就不是什么裙底走光了,而是直接把光曝在你的面前。

    “啊呀,你這里好高檔啊,牛主任,外面看著像簡易房,里面絕對是三星級的寫字間,厲害厲害,一看就是牛主任的生活作風。你好牛主任,我是熊亦奇。”

    女人伸出手來,隔著辦公桌跟牛得力有力地握了一下。

    牛得力覺得她的小手又涼又有勁,心里不由得一动:“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不好惹。”

    越是這樣,他越是坚定了實行自己計劃的決心!

    “你怎么知道我是牛主任。”得力笑問道。

    “啊?啊,這還能認錯嗎?現在至少全国有一百萬人認識牛主任了吧?”

    “對了,這個我倒忘了呢。”

    牛得力哈哈大笑,女記者也陪著笑了幾聲。

    兩人之間的那種尷尬氣氛隨著大笑很快就消失了。

    牛得力讓她坐在下。屋里有一套會客沙發,一長兩短,女記者做在右手那張短沙發上,牛得力坐在長沙發里。

    她一坐下之時,因為領口開得太低,把兩個圓溜溜的大蘋果般的乳*就給露出來了,至少有一多半露到了得力的眼底。

    那深深的一道溝更是風情萬種,看著它,你不能不深深地吸一口氣,心里暗贊:好一個聞香識女人!

    &n

    sp;兩人坐好之后,牛得力先開口:“請問熊小姐想采訪什么呢?”

    女記者說:“這個嘛,明人不說暗話,當然還是那個艷照門的事。我想了解一下牛主任的身世,或者說從政之前的一些情況,以及從政以后的一些履歷。”

    “就這些嗎?”

    “對,就這些。”

    “那還不簡單,在你省政府的官網上就能看到所有這一切,一點擊就行。”

    “這個,我當然都看過了,不過還是想聽一聽你自己講的一些事情。”

    “是想聽故事呀?”

    “沒錯。”

    “具体地說,就是想聽一聽我跟多少女人有過多少緋聞,對不對?”

    “如果真有的話,當然也希望你能講出來了。”

    牛得力在心里罵了一句:這個女人好他娘的毒,簡直是公安局審犯人的口氣。卻在臉上顯得很隨便,哈哈一笑,說:“那好辦,熊小姐是來聽段子來了,既然如此,恭敬不如從命,我就給熊小姐來兩段吧?”

    女記者掏出了本子和筆,又打開了小小的錄音機,激动地說:“請,請你講吧,牛主任。”

    牛得力哈哈一笑:“好,我不僅要講,還要當場跟你來一番表演呢。”

    女記者一聽,嚇了一大跳:“牛主任,你這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第179章 貞女也瘋狂
目錄
下一篇:第181章 沒有*流氓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