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醫風流升官記》

當前位置:首頁 > 鄉醫風流升官記 >

第179章 貞女也瘋狂

    牛得力的那話這時已經從前面伸出,看得女人臉紅如血,神情恍惚。

    它的尺寸太超出想象了。

    她像是中了魔一樣伸手去抓,抓了好幾下才終于抓住了它,抓紧了它。

    然后,她就不知所措了。

    因為她太想要這個了,可是她又不敢,哪有一個女人跟一個陌生男人在辦公室里干這種事的?更何況,自己還一直標榜是一個職業女強人,一個貞女企業家。

    另外她之所以不知下一步怎么辦,是因為她害怕。

    她握著這么一個東西真是給嚇死了。

    這個東西如果跟自己老公那一物相比,真可謂泰山比之于一堆牛屎,不可同日而語!

    這且不說,此物好像是一條真龙,青筋暴起,活龙活現,在那里根本就控它不住。把這樣的巨物放在哪里都是可怕的,更何況要放入自己的美xue之中!

    任雪差不多是含著淚把它放到了那個入*处,再也不敢动,而且覺得自己也不應該再动了。

    她畢竟是個女人,這種事哪有女人主动的?

    可是牛得力好壞,他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一定要女人百分之百自愿,一定要她親手把東西放进去。

    于是他把自己那一物橫在那里,一跳一跳,只是用它彈撥著女人的湿**的肉*,卻怎么也不肯再主动出擊了。

    到了后來,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任雪的那張椅子上。

    坐在那里之后,他的雄*高挺,如同旗桿,正對著的恰是女人的那個桃*源。

    女人立在那里,雙腿叉開,乳*還在那里被男人的大手握著,捏著,手指還在那里用一種功法輕輕地點頭。

    而下面,自己的爱ye已經流出了不知多少灘,地面全都粘滑一片,屋子里也彌漫著從未有過的爱的氣息。

    她好想讓得力快快地进入,因為那里已經跳得不成了。

    可是下面空空如也,什么也不見进來,女人一時間又羞又急,卻又無法說出口。

    她好想伸出手去把那個巨物給放进去,但是自己畢竟是女人,自己平時裝得畢竟是太過了,這時怎么能拉下那個臉來?

    此時她好恨牛得力,覺得這小子就是成心的,他把自己的yu望給勾了出來,卻又突然停在了那里,不做进一步的行动。

    他成心吊她的胃口,又不滿足她。

    這時任雪好難受啊,恨不能一頭撞死,或者,一刀殺了他!

    牛得力就穩穩地坐在那里,任憑女人在那里扭动,嗯哼,就是要以逸待勞。他的雄*挺得更直,更高,如同齊天大圣的那個挑戰之旌。

    而女人還在那里嘩啦啦地流著水,下面已經如同一只鲇魚的嘴巴,不停地開合,不停地無聲地發出渴求。

    兩人相距不過一寸,最后,連半寸都不到了。

    一個在上面懸著,一個在下面對著。

    牛得力要她坐下來,她要牛得力挺进去。

    看那架勢,這個牛得力能挺到二十二世紀,讓人好不絕望!

    女人真想回過頭來求他,問他你到底在干什么?你明不明白做一個女人有多么難,多么苦?問他你懂不懂一個像我這樣的女人的心啊?

    可是,這些話只能對自己說,又如何能對一個外人說出口?

    她實在忍不住了,最后流著眼淚,一閉眼,就把自己的身子坐了下去。

    一下子,就坐到了那根旗桿上。

    一下子,牛得力的雄*便分開了萬千花叢,直入美*。

    女人張大了嘴巴,差一點就發出了一聲叫喚,那一叫足可以將天花板震下來。

    就在這時,電話又響了。

    女人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忘了打電話的,哪怕是在這最要命的一刻。她拿起了話筒,正好,聽到了一個她熟悉的聲音。是那個鄭總監。

    他在那里向她匯報工作,任雪卻沒有時間細聽了。

    “啊……鄭總監。”

    鄭總監在那里一愣,心說今天任總是怎么了,怎么說話像是在吟詩一樣?一個名字罷咧,至于那么深情嗎?

    “是我,任總。”

    “啊,鄭總監啊,那個什么……那個關于牛得力的艷照門的貼子,啊,你要把它們統統刪掉,呵呵……”

    鄭總監答應了一聲,心說:“這個任總看來還是一個文藝女青年,正在那里學北大教授的白話詩,正在做豬*体呢。”

    “啊,你要啟动咱們的最新刪帖系統,把所有的關鍵詞都屏蔽掉,呵呵……”

    “沒問題,任總。還有什么事嗎?”

    &nbs   p;   “啊,沒有了。不過,啊啊,你要保證把外掛的所有系統都清掃一遍,再不留一點殘渣余孽,明白嗎?啊,呵呵……”

    “明白了。”

    鄭總監掛斷電話之后,在那里笑了好久。

    這個任總平時是那么老八板,連知音都不敢看的,這會怎么忽然詩興大發?聽她說話好逗哎,詩情話意,有意思!

    他哪里知道,任雪這時候已經进入了一個真正的詩境。

    她就在牛得力的懷里坐著,牛得力穩坐椅中,毫不費力,只聽憑著女人在自己的身子上大动特动。

    女人兩只手把著桌子,在那里如同做体操,进行著直線循環運动,比一臺老式發动機還要瘋狂。

    只聽到啪啪啪一片山響,那不可思議的肉*就在她的美xue中大进大出,每次进去都排山倒海,胀得她身疼如裂。每一次出來又帶出了大灘的白ye,把什么什么都弄湿了。

    牛得力說謝謝你了,任總。

    任

    雪說住嘴,不要你說話,只要你好好地*我!

    牛得力說遵命,任總。讓自己的大話更有力地C入。

    女人大叫一聲,頭揚起來,胸挺起來,高臀在得力的身上居然猛地顛了三顛,彈起足有半尺高。

    任總啊,沒想到你是這么一個好女人,心好,活好,哪兒都好。

    閉嘴吧,牛得力,這回我沒有要了你的命,早早晚晚,你的小命得折在我的手上,不,是折在我的身子里。

    明白啦,任總,那你現在為什么不就要了它?

    那好吧,這可是你自找的。女人又高叫了一聲,猛地在那里顛狂起來。

    牛得力也叫出了聲,一邊叫,一邊抱住了女人的巨尻,讓它在自己的控制下做出了更嚇人的姿態,更讓人眼花的动作。

    啊啊,牛得力,今晚你哪里也別去,你得到我家去陪我睡。

    一定的,任總。

    我要用你出yu火呀,你這個大**太他娘的美了,太他娘的奇了,我要把你的精*全他娘的吸出來,一滴也不留。

    好吧。牛得力心里暗笑:這回好了,老子今晚可以采到真阴來補自己的真阳了。

    想到這里,就大叫一聲,帶著本省的網站控制總裁達到了高*。

上一篇:第178章 又害怕又喜歡
目錄
下一篇:第180章 女記好毒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