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首頁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臨時工

    半晌后,縣公安局大院,蕭正雄父女倆走辦公大廳,基層警員都認識縣一把手,紛紛慌亂起。

    “蕭書記,您來局里視察,怎么沒讓縣委辦公室提前發個消息,我們也好在門口列隊歡迎。”有警察滿臉諂笑地迎過去。

    “我是來辦點私事的,你們局長羅東海呢?我找他有些事談。”蕭正雄威勢地。

    蕭正雄門時,就有警察跑去辦公室給羅東海報信,這會那警察出來朝說話警察耳語一番,便退了下去。

    “蕭書記,不好意思,羅局長正在外面巡察,估計要半小時才能回來,請您移步會議室品茶稍等片刻。”那警察羅東海傳遞的話說。

    “他羅東海算什么東西!竟然讓我爸等人,你告訴他,限五分鐘內趕來,不然讓他小心頭上烏紗帽。”蕭采盈氣鼓鼓地,她還是頭次見這么囂張的人。

    “采盈,閉”蕭正雄厲聲喝,起朝那警察說:“那你帶路,等等也無妨,萬事理應以公事為主。”

    父女倆來會議室,那警察泡了杯茶就走了。

    “爸,那羅東海擺明耍架子,他一個大的局長,哪有資格讓你等他!”蕭采盈撅抱怨,氣得她在屋里走。

    “采盈,成大事者需冷靜,我倒看看羅東海耍什么花樣?”蕭正雄沉地,兩側的雙手微微一。

    他比蕭采盈觀察更仔細,大院里局長警車壓沒開出去,顯然這是羅東海故意給臉,這種狗東西必須找機會拿掉他。

    一個無掌控縣公安局的縣委書記,其實在某種意義上是名不副實的。

    約莫十分鐘后,羅東海佯裝滿臉堆笑地走來,隔老遠就客套地喊:“蕭書記,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羅局長,你真是理萬機,如此炎熱也親自外出巡察。”蕭正雄意深長地,角出抹冷冷地笑容。

    “哪里,哪里,組織信任我,我自當盡職盡責。”羅東海嘿嘿笑。

    “羅局長,最近縣里出了樁命案,我未來女婿段飛被你們以涉嫌故意殺人拘留了,我想詢問下案件展,以及我女兒想探望下段飛,可否予以方便?”蕭正雄懶得跟羅東海廢話,將來此的目的出。

    “蕭書記,探望倒沒問題,可事先我得向您匯報個況,說起來,也是我羅某失職,愧對組織信任。”羅東海低頭,裝出副很慚愧的模樣。

    “什么況?說來聽聽。”蕭正雄蹙眉地,隱隱有不安的感覺。

    “哎,這事全怪我用人不當,才導致段飛在拘留期間遭到警方人員嚴刑供……”羅東海侃侃而談地,將事先準備的應付方案出。

    蕭正雄剛到公安局,羅東海就猜到他想探望段飛,由于昨晚無休止的供,段飛早已被得傷痕累累,遍鱗傷。

    若讓蕭正雄看到,定會就此發難質問他這個局長,唯一的方就是找個臨時工頂罪,其實這子在官場很行,出什么大事都是臨時工的。

    “什么!你們對段飛嚴刑供!羅局長,你們為警務人員,這是知,縣委將會組織工作組調查此事。”蕭正雄,手指著羅東海一字一句擲地有聲。

    “蕭書記,此事我已調查清楚,是名警校實習生的,可能他立功心切,趁著我們外出查案,用電、皮鞭、拳腳等手段對段飛行供,我已經對他行撤職理。”羅東海說。

    電!皮鞭、拳腳

    蕭采盈聽到這些話,頓時渾,目望著羅東海,焦急地問:“現在段飛人在哪里!”

    “蕭小姐,我這就帶你去,人并沒有生命危險,只是遭到多次打砸,各部位都出現了青腫血現象,我已經派醫務人員對他行傷口理。”羅東海領著蕭采盈父女往審問室走去。

    這回審問室并未出現慘,段飛手腳也沒被綁住,最讓他疑的是,有倆警察假模假樣的替他涂,真覺得很可笑。

    “段飛……”剛跨門,蕭采盈就瞧見傷痕累累的段飛,她箭步跑過去抱著段飛,眼淚忍不住嘩嘩地落。

    “蕭護士,我上都是血,快放開我,別臟了衣服。”蕭采盈的到來,讓段飛心里暖暖的,雙手卻推搡懷里美人,他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

    “我不放。”蕭采盈卻了手臂,柔無骨的玉手著段飛青腫的臉頰,含脈脈地:“段飛,是不是很痛!這群王八蛋太可惡了。”

    說完,她眼角落下幾滴晶瑩的淚,卻不小心滴在段飛被皮鞭打得鮮血淋漓的強壯膛,昨晚電擊打無果后,朱孝坤竟然用慘絕人寰的皮鞭打。

    “……”淚與血的融合頓時讓段飛快炸裂開來,痛得他呲牙咧,卻忍著,角連連。

    “我把你痛了嗎?”蕭采盈拿手背抹了下的眼睛,看著眼前周都是觸目驚心傷痕的段飛,她的心似滴血般難受。

    “不礙事的,這群王八蛋沒死,老子怎么可能死呢!”段飛聲安,的手了蕭采盈黝黑的頭發。

    “段飛,我要帶你走,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理傷口。”蕭采盈渾然不顧這是羅東海的地盤,摻扶著段飛就往門外去。

    這景跟當初蕭采盈大鬧派出所多么相似!

    段飛眼角余光瞥了下蕭采盈致面頰,心底暗想,若這次大難不死,出去后定要好好待她。

    “蕭小姐,段飛不能出去,他涉嫌的殺人案還未調查清楚,他必須留在這。”羅東海站在蕭采盈面前,攔住他們的出路。

    “滾開,讓你們打段飛!本小姐打死你。”蕭采盈嬌橫慣了,掄起手掌就往羅東海臉頰甩去,直接現出五手指印。

    羅東海倏地沉著臉,垂在兩側的手成鐵拳,眼眸里更是竄出寒光直蕭采盈,似有手之勢。

    “采盈,不準胡鬧。”蕭正雄心里咯噔一下,忙將蕭采盈拉在自己后,朝羅東海說:“羅局長,小女嬌橫慣了,望你不要跟她計較。”

    “蕭書記,您言重了,我能理解蕭小姐現在的心,只要能解氣多打我幾個耳光都行,畢竟嚴刑供段飛,我是存在失職之過的。”羅東海強顏歡笑地,的拳頭緩緩展開來,蕭正雄是縣委書記,當面他還是要顧忌下。

    “羅局長,嚴刑供這是種無視律規的行為,特別是你們為警察知,這事定要嚴肅對待理,杜斷以后再出現同類事件。”蕭正雄打著官。

    “蕭書記教訓的是,雖然是臨時工對段飛供的,但我羅東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會主向組織請求分的。”羅東海敷衍地。

    臨時工!

    段飛滿臉震驚的神,忍不住破口大罵:“放你的狗,羅東海,明明是你對我嚴刑供的,我上的傷全是出自你手,敢做不敢當,你還配當公安局長!當男人都沒資格。”

    “段飛,你說是我打得你,那好,你能提供人證嗎?在場的警察可都沒看到,你也可以去提取監控錄相當物證,不過我很遺憾的告訴你,昨晚監控壞掉了,呵呵。”羅東海戲謔地,滿臉都是得意的笑容。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總會有一天蹲監獄的。”段飛牙切齒地。

    “段飛,我羅東海做事光明磊落,一切以證據說話,要不是看在蕭書記面子上,憑剛剛的話,我就可以告你誣陷。”羅東海拿手敲擊著段飛的膛。

    “你……”段飛氣得臉頰扭曲變形,要繼續跟羅東海理論,卻讓蕭正雄攔住了。

    蕭正雄官場打拼多年,早知所謂臨時工是借口,這里是羅東海的地盤,段飛跟他斗沒好,必須得忍忍。

    “羅局長,你說段飛的傷是臨時工的,我相信你,可以后他再受到侵害,那你必須承擔責任。”蕭正雄厲聲說。

    “沒問題,我擔保以后絕不會出現類似的事了。”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關于段飛的案子,有新消息都要向我匯報,必須將案件透明化,杜斷冤假錯案的產生。”說完,蕭正雄就帶著女兒離開了審問室。

    看著蕭正雄離去的背影,羅東海角起抹冷笑,去/你的透明化!老子不供,也照樣用證據將這案子做實了。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高官的無奈
目錄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動用人脈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