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首頁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十三章 巨款彩禮

    第二天早晨,段飛來到村部的衛生室,昨夜跟田玉芬不停的索取,得有些神不振。

    坐在衛生室椅子上,段飛想起了頭次跟曹夢珍斗的景,忽然一陣很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喂,傻小子,發啥呆!”

    段飛望向聲源,只見曹夢珍站在自己面前,他忙站了起來,驚呼:“夢珍姐,你咋來了!你哥不是不讓你來衛生室嘛。”

    “不歡迎我咋的!姐千方百計從家里逃出來,你這態度讓人心寒。”曹夢珍坐在椅子上,一雙眼睛直盯著段飛。

    “逃的?夢珍姐,你不怕你哥么!那家伙太冷血了,竟然這樣對你這個妹子。”段飛想起那天在村部挨曹猛的打,心里就憋屈的很。

    “小飛,曹猛始終是我哥,你別說他壞話,姐逃出來就是擔心你的傷勢。”曹夢珍伸手在段飛臉上了。

    “痛嘛?”曹夢玲留意到段飛額頭有塊青紫,用指尖碰了下。

    “夢珍姐,你親我一口,我就不痛了。”段飛嘿嘿的笑了笑。

    “……”段飛發出一聲慘,他的間被曹夢珍重重的掐了下。

    “死小子,跟姐耍***是不!姐好不容易逃出來,你就給姐嘻皮笑臉的,難你眼瞧姐嫁給那個快40歲的老***!”曹夢珍很憤地瞪著段飛。

    “夢珍姐,那我也沒啥子!打又打不過你哥,也拿不出那包工頭5000塊彩禮。”段飛故意著曹夢珍。

    其實他已經打算去曹夢珍家下彩禮了,既然那曹猛為了錢能把妹子都賣了,那他段飛就拿錢砸,看曹猛同不同意他與曹夢珍對象。

    曹夢珍嘆了口氣,腦袋湊在段飛耳邊細聲:“跟姐到里面去,姐有東西給你。”

    言罷,曹夢珍就往病房走去,段飛滿臉疑的跟在后。

    “小飛,你想不想跟姐對象!想得話就聽姐的。”曹夢珍坐在上,望著滿臉孤疑的段飛。

    “我想,可我沒錢咋辦!我是不是很沒用?”段飛攤了攤手聳了聳肩頭。

    “是的。”曹夢珍毫不客氣的點了點頭,隨后從上掏出個小包囊,嘆氣:“可誰姐落在你手里呢,這包里是姐存了好幾年的私房錢,還有些小首飾。”

    說著曹夢珍就打開了包囊,里面是一沓錢大約兩千來塊,還有些手鐲跟金戒指。

    “夢珍姐,你啥子意思?”段飛眼睛直了,但不是驚訝那些錢,而是手鐲跟戒指,顯然,這些東西都是上代傳下來的。

    “死小子,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這里大約有三千塊,你自己再湊點錢,快點去我家下彩禮。”曹夢珍將包囊到段飛手里。

    “夢珍姐,這我不成吃飯了!這東西不能要。”段飛直搖頭,將包囊又給曹夢珍。

    “小B崽子,你快把我妹子出來,真是反了天,竟然敢偷偷跑出來。”一陣急為耳的聲音在村部響起。

    “糟糕,小飛,我哥他來了。”曹夢珍最先反應過來,忙坐起子。

    段飛也聽出那聲音是曹猛,但卻沒有半點驚慌,因為他正準備去找曹猛下彩禮。

    “小飛,你愣著啥?快去躲躲。”曹夢珍不知段飛在想什么,直接就把他推到大褂子后面。

    “妹子,你果然在這里,那個小B崽子去哪里了?”曹猛拳沖病間,一眼就看到正慌亂的曹夢珍。

    “哥,你咋來了?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我喜歡在這衛生室工作,你快走吧。”曹夢珍雙手抓住曹猛手臂,一個勁將他往外面推,她可不能讓曹猛發現段飛。

    “工作個?你是看上那小B崽子了吧,那小子有啥好的!窮光蛋一個,能跟那包工頭比么!人家是有小轎車的,哥不會害你的。”曹猛將曹夢珍甩到一邊,在屋子一頓亂翻。

    曹夢珍惱了,大聲嚷:“哥,你真是為了我好嘛!那包工頭快40歲了,跟爹差不了幾歲,你就是貪心人家的彩禮。”

    “我今天不跟你說這事,快把那小B崽子出來,老子今天要殘他。”曹猛將衣袖卷起來,雙手都成鐵拳.

    “哥,我求你別鬧了,這錢你全拿去,求你別我了好嘛!”曹夢珍將她的帶來的皮囊放在曹猛手里,言語哀求。

    曹猛愣了下,看到里面的手鐲,臉徹底黑了,“妹子,你竟然把娘遺留給你的嫁妝都出來了,你這是啥子?”

    “哥,我真不想嫁給那個包工頭,你別我行不!”曹夢玲再次哀求。

    曹猛雙手關節發出響聲,又是在病間一番亂翻,咆哮:“小B崽子,你給老子出來,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個對象還要我妹子拿錢,你丟不丟人。”

    “你巴放凈點,我沒有要你妹子拿錢。”段飛從大褂后面走了出來。

    “小飛,你出來啥?我哥會打你的,你快點跑。”曹夢珍看到段飛走出來,忙伸手推他往外面走。

    “夢珍姐,我不走。”段飛卻一不,朝曹夢珍給了個放心的眼神。

    “小B崽子,你是活膩了,今天老子就殘你,看你還敢不敢跟我妹子對象。”曹猛雙手揪著段飛的衣領,的拳頭有出手之勢。

    段飛雙眼視著曹猛,也伸手抓住他的衣領,扯著嗓子罵:“你TMD不是人,為了五千塊彩禮,竟然把自己妹子賣給一個你可以爹的人。”

    “小飛,別說了,你快走。”曹夢珍都快急哭了,雙手想用力拉開曹猛的手。

    曹猛這次倒沒急著手,朝段飛冷冷一笑,“小B崽子,老子就是賣妹子咋啦?你別他/的不服氣,有本事你也拿五千塊彩禮,老子立馬讓你跟妹子對象。”

    “你就這樣看不起我?”段飛一字一句地說。

    “對,老子就是看不起你,你要是能拿出五千塊彩禮,我二話不說就當眾給你嗑個頭。”曹猛很鄙視地說,囂張地拍了拍段飛的臉蛋。

    “哎呀,曹猛你咋又來鬧事!快放手,有事可以商量,別不打人。”村長劉福貴跑了來,見曹猛跟段飛又扭在起來,忙去拉扯倆人。

    “劉福貴,你有多遠滾多遠,把老子惹急了,連你也揍。”曹猛氣急了,不管誰來都沒用,段飛他要揍定了。

    劉福貴氣得臉都綠了,堂堂一個村長被人當面滾,沒有比這更丟人的,上次他沒強,得被人嘲笑,這次絕對不能讓歷史重演。

    “曹猛,你別在這里渾,我可告訴你,這房間里的醫療器材都是公家的,要是你敢在這里打人,我就打電話給派出所,讓他們以故意損壞公物罪關你監獄。”劉福貴擲地有聲地喊。

    “猛兒,你快松手,村長沒騙你,這醫療器材是鄉里的,損壞了肯定要坐牢,到時誰也救不了你。”村支書曹正林也趕了過來。

    曹猛愣了一會,自知沒必要在這病間里鬧,扯著段飛的衣領就直往村部大院走,囂:“小B崽子,咱們到外面去練練。”

    段飛隨著曹猛走了出來,曹夢珍等人也跟著轉移了地方。

    “叔,你快勸勸哥,讓他別再鬧了,別我走極端。”曹夢珍瞧著段飛跟曹猛劍拔弩張,只得朝叔叔曹正林求救。

    曹正林嚇了一跳,他可是很曹夢珍的,冒著挨罵的風險湊了上去,拉了下曹猛的肩膀,勸說:“猛兒,聽叔的,快把段飛放了,別把夢珍上絕路。”

    “叔,你以為我想妹子,要是這小崽子能拿出五千塊彩禮,我立馬就讓他跟妹子對象,可是如今這家伙一錢也沒拿,就想白白跟妹子對象,你說我能準么!”曹猛解釋。

    曹正林頓時語,曹猛的話是有理的,空手套白狼的對象,村里還真沒見過。

    “你剛才的話作數不!我要是拿出五千塊彩禮,你就讓我跟夢珍姐對象?”段飛在這時出聲了。

    曹猛聽了,滿是鄙夷地:“小B崽子,我的話自然作數,你要是真拿出彩禮來,還是剛才房里的那句話,我當眾給你跪地磕頭。”

    “作數就好,這些錢是我的彩禮,你數數。”段飛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隨后從口袋里拿出一萬塊錢扔在曹猛的前。

    在場的人個個目瞪口呆,目光齊唰唰的盯著曹猛口那沓百元大鈔,曹猛更是險些兩一倒在地上。

    他眼珠都快跌落,忙松開段飛的衣領,拿起那沓錢興奮的數了起來,里嘀咕:“乖乖,這錢都是連號的,哇……整整一萬塊。”

    “喂,未來大舅子,你別光顧著高興,彩禮你收了,現在我可以跟夢珍姐對象了吧?”段飛將旁側還在震驚中的曹夢珍在懷里,徒然提高聲音說。

    “可以,當然可以,就算你們現在要個娃,我也沒意見。”曹猛嘻皮笑臉的說著。

    “那就行,對了,你趕把那包工頭的事理了,別引起什么問題。”段飛提醒,包工頭謝大富不是好惹的人,要是理不好恐引起報復。

    “能有個問題,那個孫子以為五千塊就能娶我妹子,我看他腦子被門擠了,我妹子可是搶手貨。”曹猛這臉變得比翻書還快。

    “你可以回去了,夢珍姐就留在這里繼續做事。”段飛不喜歡曹猛這種勢力眼。

    曹猛著錢正準備高興的離去,那知后響起了段飛的聲音,頗為玩地:“對了,未來大舅子,你是不是磕個頭才走啦!”

    曹猛臉一變,這話可是他親口說的,食言肯定不行,就在糾結是不是該磕頭時,段飛“”地一聲慘,他的間被曹夢珍掐了下,痛得他呲牙咧。

    “哥,你別聽這死小子的話,他跟你開玩笑的。”曹夢珍地瞪了眼段飛,雖然她也生曹猛的氣,可曹猛始終是她哥,血濃于。

    曹猛抹了下額頭的冷汗離開了村部,而剛剛圍觀的村里部也散了,他們紛紛私下議論起來,他們對段飛拿出一萬塊感到太匪夷所思。
上一篇:第一十二章 村長婆娘的憂傷
目錄
下一篇:第一十四章 捉魚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