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窩里的流氓》

當前位置:首頁 > 被窩里的流氓 >

第十章

  「不要!你再對我动手动腳的,我就跟爹地、妈咪講!」女人絲毫不理會男人火大的表情,反而膽大地瞪視著關徹。
  「徹,她是誰?」赫連冀看著他們。
  「她……」
  「你好,我是他妹妹,我叫徐詩雅。」女人從關徹的懷里鉆出頭,對著赫連冀笑道。
  「我不記得你有一個妹妹。」赫連冀挑挑眉。
  「我……」關徹一個頭兩個大。
  「你失恋了?」從剛剛的對話,徐詩雅捕捉到了一些訊息。
  「閉嘴!」赫連冀戾氣地警告道。
  他們還沒到這一步,他只是害怕他們會走到這一步,所以想找人傾訴。
  「既然沒有失恋,你來這里找我哥干嘛呀?」徐詩雅不信地搖搖頭。
  「你給我閉嘴!」關徹咬牙切齒,這個女人如果能閉上嘴,一切都會沒事。
  「為什么我不能問?」徐詩雅不滿地回嘴。
  關徹下一個动作是直接將這個女人往房里一推,關上門,「不準出來,否則你自己看著辦。」他威脅道。
  「不好意思,赫連,說來話長……」關徹一回頭,就看見赫連冀發黑的臉,頹廢地坐在沙發上,赫連冀沒有開口說什么。
  「赫連,這種事情我不知道該怎么幫你,你只能自己做決定,我只有一句話。」關徹看著好友憔悴的模樣,心有不忍,「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一旦你做出任何決定,你都不要后悔。」
  看了眼關徹,赫連冀默默地起身,走了出去。
  「他走了?」一個小小的人頭鉆出門,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大眼睛骨碌碌地轉著。
  「我剛剛說了什么?」關徹抿著嘴,看著不聽話的徐詩雅。
  「要你管!」
  「好,這是你自己選的。」他邪魅地一笑,往房里走去。
  「啊……」逃也來不及,在關徹的地盤上,她怎么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呢?
  渾渾噩噩地走回公寓,赫連冀就看見了一團小東西靠坐在他的門前,頭埋在雙膝中,叫人看不清她的臉,無言地看了她好一會兒,他走過去,直接打開了門。
  開門的聲音引起了低著頭的蘇菲阳的注意,蘇菲阳一抬頭,就看見赫連冀一臉的漠然。
  「冀……」她趕紧從地上站起來,楚楚可憐地看著他。
  昨晚他甩門而出,她什么都來不及說,他就消失在她的眼前了。
  「什么事?」將鑰匙放在玄關处,他脱了鞋子,拿出拖鞋換上。
  「我……你是不是生氣了?」她輕輕地問著。
  「你覺得我有生氣嗎?」他反問,往客廳走去。
  有!蘇菲阳在心里大喊,卻不敢說出來。
  望著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樣子,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像只跟屁蟲在他的身后轉著。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她輕柔地說,神情無辜地央求著。
  她真的是太了解他了,只要她先示弱,他絕不會生氣,誰先認錯誰就是贏家!
  可這一次,他不想這么輕易地原諒她!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無法忍受她的心里還有另
  一個男人,她將他擺在哪里了?
  他一聲不吭,到流理臺倒了一杯水,緩慢地喝著,好似家里只有他一個人一樣。
  她被他給透明化了,蘇菲阳委屈地垂著眼。
  她不要!她不喜歡這樣子!他們明明前幾天還好好的。
  「對不起,關于那個人,我沒辦法解釋……」她為難地輕皎著唇。
  「啪」一聲,他將玻璃杯給擲向地上,玻璃杯應聲而破,玻璃碎片隨之灑滿了地上,蘇菲阳嚇得捂著耳朵,她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戾氣的赫連冀。
  很好!她也會怕他,不再只是當他是一個好脾氣的男人,以為道歉,道一個歉,他就會原諒她的一切!
  不!他不能!他才應該是留在她心里的男人,而不是別人!
  蘇菲阳雙眼湿润润的,望著赫連冀的冰霜一般的俊臉,她產生了一種恐懼,他不該是這樣子的,他一直,一直都對她很好,他會包容她的一切。
  他,不會這樣子沖她發脾氣……
  「冀……」即使恐懼,她卻仍無法忘懷他的溫柔,她眷恋他的柔情。
  「不要叫我!」他冷冷地吐出這幾個字眼,越過地上的狼藉,經過蘇菲阳的身邊,一步也不停,直接往臥房走去。
  不!不能讓他就這么走了!
  這個想法突然沖进她的腦海里,如果現在不挽留,他們不會有以后了!而她卻是真的不想,就這么結束他們之間的關系!
  「冀!」在距離赫連冀不到幾步的路程,蘇菲阳突然沖上去,抱住他的腰,重重的,紧紧的,一絲不动。
  「放手!」
  「不放!我不放……冀……你相信我,好不好?」除了這件事以外,她不會隱瞞他任何事情,她什么事情都愿意跟他講。
  「不放是嗎?」他輕輕地重復著她的話。
  「對,不會放!」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可她不能說,這件事情她真的不能說。
  「好!」他低頭看著缠在他身上的女人,眼里渲染著一種隱晦的光芒。
  「我……啊!」他一只手抓過她的手腕,將她往沙發上一扔。
  「冀……」他低頭直接堵住她的嘴,狠狠地,一點力道也沒有控制,存了心要將她的唇磨破,他要她知道,他的心有多難受!
  他的手放在她的心口,大掌一抓,她的豐滿在他的手中變形,她欲痛呼出聲,卻發不出聲音,舌頭被他激烈地糾缠住。
  「嗯……不……」他們的氣息濃濃地交缠在一起,他的身体重重地壓著她,不管她是否能承受得住。
  點點滴滴的銀絲順著他們相缠著的吻而滑落,她的胸口一烫,他的手抚起她的衣服,將她的衣服往上卷,解開了她的內衣。
  她的頂峰遇到空氣中的冷氣而挺立著,他的手重重地揉捏,粗暴地扯著她的花蕊,不顧她的嬌弱。
  「啊……」他的牙齒皎傷了她的唇瓣,她的唇上染上了朱紅,為她的羸弱增添了一抹艷麗。
  他伸出舌頭,舌尖輕觸著她的唇,邪魅地舔去她的血紅。
  她劇烈地喘息著,上衣凌亂不堪,下身的裙子則在倒下的時候翻到了她的腰部,下身孱弱地發抖著。
  待他看清她的穿著,他竟感覺到一股嘲諷,她身上穿的,他身上也穿著,一模一樣,那套情侶內衣,抬頭看著她的臉,毫不意外地看見她眼角隱含著的淚珠,欲掉卻不掉的,故作坚定地懸在那里。
  心里深处隱隱作疼,赫連冀深吸一口氣,抹了一把臉,怯怯地伸手,感覺她害怕地抖动著雙唇,心里的痛感更是加劇,面無表情地揩去她眼角的淚珠,淚珠順著他的动作淌进他的手心。
  紧紧地握了握手,他冷峻地起身,背過身,「出去!」
  「冀……」她望著他雙手紧握的拳頭,知道他在克制自己,可是,她可以就這么走掉嗎?
  他沒有說話,而她哽咽地望著他的背影,不說話。
  那個男人就這么重要嗎?重要到讓她不愿說任何有關那個人的事情,將一切埋在心里。她知道嗎?那個男人想殺她!
  那個男人眼里的兇狠讓他無法忽視,是因為由爱生恨嗎?
  而她又是為什么要跟他分手,她又為什么會覺得自己對不起他?
  可又有什么是不能跟他說的呢?
  大步邁開,腰身又被缠上,「你……」這個女人……
  她環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嘴,就像是吃著冰淇淋一般,先是舔著最外層的奶油,接著主动伸出舌頭,进入他的嘴里,與他的交缠在一起。
  「不要走……」她稍稍離開他的嘴,低喃著。
  他矗立在那里,沒有應答,眼眸深沉得發亮,直直地盯著她看。
  「不要走……不要走……」每說一次,她的吻便落在他的唇上,他的臉頰,他的眼瞼……聲聲懇求,如歌如泣。
  他的手緩緩抚上她的腰部,環住她,俯下身子,在她的優美的頸子上留下一個個湿吻,如此嬌媚,如此憐人,他怎么拒絕得了?
  順著她的曲線,他的吻來到她的胸部,舔舐著她的花蕊,讓其染上他的氣息,他的熱度,湿湿的花蕊像是清晨沾了露水的花兒一般,那樣诱人,這般的柔软,他受不住地輕咬著。
  「嗯……啊……」她嬌羞地將手搭在他的肩頭,欲推開他,卻又舍不得推開他。
  柔嫩的口感,讓他為之瘋狂,小心地不想傷害她,短暫的停留后,他繼續往下游走。
  「冀……」她淺淺地呼吸,難以忍受他在她身上如此的折騰。
  挑逗著她的肚臍,逗弄著她的小腹,然后他大手一揮,挑開她的內裤,霎時,她如赤裸的維納斯一般直立在那里,受盡他的膜拜,美麗的黑色叢林下是旅人渴望的綠洲。
  「你湿了。」他探手一摸,沾了一手的春水。
  她夹紧腿部,試圖阻止那讓人害羞不已的春水直瀉而下,可再多的动作都逃不過他銳利的眼睛。
  「連大腿上都有。」他伸手一點,放进嘴里,閉著眼,嘖嘖有聲地吸吮著。
  他半蹲在她的身前,而她赤裸裸地站在他的前面,他一抬眼,便能看清她的所有秘密,她已經為他而动情。
  赫連冀看著女人嬌羞的模樣,輕聲地取笑道:「感覺這么好嗎?」
  「冀……」女人不依地努著嘴,眼神往男人的下身看去。
  赫連冀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他的男性也已經壯大不已,邪邪一笑,他站起身,將她擁进懷里,男人的坚硬,女人的柔软,擁抱使他們紧密相連。
  「冀……」蘇菲阳難受地在他的懷里扭动著,染上了情欲的雙眼嬌媚地瞅著他。
  「想要?」
  「嗯……」她早已被他挑起情欲,卻沒有得到飽足。
  他低下頭在她的耳邊輕皎著,大掌打開她的臀部,手繞到她的身后抱起她的身体,迫使著她的雙腿缠上他的腰,就著站姿一股腦地直沖而入。
  「啊!」疼痛在她的身体中爆炸,她紧紧地攀住他的肩部。
  「你……」赫連冀的臉上浮起驚異的表情,難以置信,他本只是不想讓她太舒服,故意蠻力地进入,沒想到,她居然還是……
  「嗯……我……」疼痛襲上身子,她困難地喘息著。
  「那個男人不是你的前男友?」聰明的頭腦快速地轉动,他馬上找到了疑點。
  「不……不是……」
  「你……」都到這個地步,她還是要保住自己那小小的秘密!
  望著她疼得發白的臉,他竟然不再這么糾結了。
  唉……只要不是前男友,只要不是她喜歡的人,只要她喜歡的人是他,那么,那個讓他該死在意的男人,就滾到角落里蹲著吧。
  「蘇蘇。」
  他又用這種可以融化掉她的溫柔呼喚著她,天,她都不知道,他可以讓她的名字變得如此絢麗多彩。
  「冀,對不起,我不能說,但……我跟他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含著淚輕聲地說著。
  「對不起。」他呢喃著。
  蘇菲阳搖搖頭,擁住他,「冀……我想要……」身体好疼,可他的巨大在她的体內不斷地叫囂著,她能感覺到他的巨大隨著他的呼吸,在她的体內慢慢地蠕动著,蠢蠢欲动。
  「再等等……」他也想要,可他卻不敢輕舉妄动,怕她會更疼。
  
上一篇:第九章
目錄
下一篇:第十一章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