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窩里的流氓》

當前位置:首頁 > 被窩里的流氓 >

第九章

  「小姐!」女員工聽見她的話,嚇了一大跳,可看見她的裝扮更是驚嚇到了!
  「叫我干什么,要叫也是叫里面那對不知恥的男女呀!」
  「小姐,你……」女員工臉色難看地看著,一個女人荡著一對大胸部在她面前大罵,這場景太震撼人了!
  「我什么我!」李倩蓮滿腦子都是赫連冀他們正在嘿咻的畫面。
  「怎么了?」赫連冀也從試衣間出來。
  「先生……」女員工也有點為難地看著面前的男子,「沒……沒事。」
  有常識的人,一看見赫連冀這么鎮定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剛剛干完活的樣子,也知道肯定不是李倩蓮講得那么一回事,不茍同的眼神瞥向了李倩蓮。
  「我……」她也沒想到赫連冀這么速戰速決呀!剛剛還在进行中,現在就結束了!
  該死!她被戲弄了!她狠狠地瞪了赫連冀一眼。
  「我的尺寸可以,我女朋友的那件的扣子似乎有問題。」赫連冀面色淡定地將購物籃的內衣拿出來,一點褻瀆的意味都沒有,很正經。
  情侶內衣是男式子彈型內裤、女式胸罩和內裤,不是什么情趣內衣,只是花色一樣罷了。
  「嗯,不好意思。」女員工回過神來,趕紧拿過來一看,「我們馬上給你換一套。」
  「嗯。」他淡淡地說。
  「尺寸可以嗎?」員工趕紧給他換了新的。
  「嗯。」
  「是內衣太大了吧?」李倩蓮輕蔑地喃喃道。
  「剛剛那位小姐有C哦,身材不錯喲!」女員工聽到她的碎碎念,快人快語地糾正道。
  「先生,請你女友再試試看。」女員工重新遞了一套。
  隨意地應了一聲,赫連冀拿著購物籃,往試衣間走去。
  「小姐,你……」
  「她居然是C!」李倩蓮不相信地自言自語。
  「小姐,你可以穿好衣服再出來嗎?」女員工就算脾氣再好都忍不住地跳腳了。
  「啊!」終于意識到自己狀況的李倩蓮激动地大喊。
  天呀!她居然只穿了一套內衣就跑了出來,而剛剛赫連冀就在旁邊,還能目不斜視,她就這么沒魅力嗎?來不及細想,她趕紧跑回去。
  幾名女顧客在角落竊竊私語,女員工們互看了一眼,決定還是將這名有點神經質的顧客給「請」出門,免得影響到別的顧客。
  回到試衣間的李倩蓮忿忿不平地咒罵著,一邊將內衣換下,一邊換回衣服。
  「冀……這幾件衣服都還行。」
  「嗯,那都買好了。」
  李倩蓮低頭看了看內衣上的標價,整個人都嚇得一身汗都出來了,這家內衣店的內衣各個價位都有,可她沒想到赫連冀挑的都是最好的,是她平時打死也不會買的!
  她捧著臉不敢出門了,天哪,這該怎么辦!
  「小姐,請問你好了嗎?」女員工在門外問著。
  「嗯,快……快好了!」
  「小姐,你已經試了十五分鐘了。」女員工耐著性子說。
  「知道啦!」
  不管里面怎么樣,赫連冀快速地刷好了卡,幫蘇菲阳提著袋子,離開了內衣館。
  「呵呵……」蘇菲阳控制不住地笑著。
  「怎么了?」赫連冀望著她的笑顏,心里有一種滿足感。
  「你太壞了啦!」蘇菲阳現在才發現這個男人真的很壞心耶!
  「誰教她讓你不開心!」
  「哈哈……我看她以后都要裝作不認識你了!」
  「那不是更好,免得你醋吃得太多。」赫連冀促狹道。
  「喂!」她不滿地捶了捶他的胸膛,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呵呵……」
  「隨你笑了,讓你得意得意!」她稚氣地哼了哼。
  「哈哈……」
  「還笑!」她突然想起來,「這些把戲,你哪里學的?」
  「你每天看的那些電視不都這么放的。」她最近迷上了港劇,他也自然而然地陪著她看,「不過我沒想過現實中還真的有人吃這一套。」赫連冀搖搖頭,不解那個女人的腦部結構。
  「大多數人都會這么做吧!」蘇菲阳無力地說道,沒想到他是從港劇里學的。
  「下次給你看看泡菜国的泡沫劇好了。」
  「為什么?」
  「更戲劇。」
  「放心,我不會跟女人糾缠不清的。」
  「我沒有擔心了啦!」她口是心非。
  「呵呵……」
  「不跟你爭!」她捏著他的手臂。
  「好。」他投降。
  兩人歡喜冤家般地斗嘴離開了百貨大廈,往停車場走去,一直專注于對方的兩人,沒有注意到出現在柱子身后的人影,正用一種怨恨的眼神望著他們。
  回去后,害羞地將內衣洗干凈,曬在阳臺,接著拿起一些信件,她一封一封地看著,雖然回到了臺灣,可有時父親的律師好友會將一些文件寄過來讓她簽名。
  仔細地過濾了每一封信,正當她要打開最后一封信的時候,房間里的燈突然一閃一閃的,她皺起眉頭,起身往門口走去,門才打開,整個房間都停電了!
  她心里一抖,不寒而栗,趕紧打開門往外面走,外面同樣是漆黑一片,她根本看不清,只能憑平時的感覺往外面走。
  可腳才剛剛踏出去,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前面像是站了一個人,她有些不確定地喊著:「冀?」
  沒有回應,她的心跳驀然加速,瞳孔因為恐懼而顫动,喉嚨想尖叫卻發不出聲來。
  「寶貝,好久不見了。」
  低啞的聲音穿透蘇菲阳的耳膜,她一個顫栗,清楚地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
  「不!」她驚恐萬分地大喊,面前的人卻馬上摀任她的嘴,將她往后拉,拖著她往她的公寓走去。
  「嗯……」她驚嚇萬分地捶打著來人,卻撼动不了他一分。
  「想念我嗎?寶貝。」一股濃烈的香水味混著他的氣息傳了過來。
  親昵的問法更是逼出了蘇菲阳的恐懼,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是他!他怎么可能出現在臺灣!
  將蘇菲阳拖至沙發上,微弱的紧急照明燈照亮了來者的臉,那是一張英俊的臉,只是那張臉上不懷好意的笑意令人不寒而栗。
  「嗯……」她無法開口,他將她壓在沙發上,一雙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嚨,她發不出聲音,只能不斷地搖頭,雙手胡亂地揮舞著。
  「知道嗎?不乖的人會得到懲罰哦!」
  「嗯……放開……」她勉強地說話,空氣一瞬間就從她的胸腔处被擠壓出去。
  「不要,放了你,你又要跑。」他搖搖頭,拒絕她的提議,「不過……」
  他的手滑過她的腳踝,「如果打斷你的腿,你就跑不动了……」
  「呃……」她恐懼地搖頭,腿更是掙扎地踹著他,可他大腿一壓,她便無法动彈了!
  「這個提議很棒,對吧?」
  「嗚嗚……」她的指甲都抓傷了他的手,顯現出絲絲紅痕,可他卻不為所动。
  男人的手勁突然一松,但手仍掐在她的脖子上,他的表情變得痛苦猙獰,看著掙扎的蘇菲阳,他大喊:「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告訴我?為什么!」
  此時,赫連冀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蘇蘇。」
  「嘿,你的男人來找你了。」他竟然邪魅地笑了,剛剛的脆弱彷佛只是一瞬間的幻覺。
  「不……」她放棄了掙扎。
  大廈突然停電,赫連冀擔心蘇菲阳,趕紧走了過來,發現門是開著的,他拿著手電筒沖了进來。
  燈光亮起的瞬間,赫連冀看見躺在沙發上的蘇菲阳,還有一個男人,他一時沒反應過來,當他看清那個男人壓在蘇菲阳身上,一雙手紧紧地箍住她的脖子,蘇菲阳臉色難看,动彈不得。
  他的呼吸一窒,快速地沖上前將男人給撂倒在地,男人卻絲毫也不畏懼,哈哈大笑。
  「冀……不……不要傷害……他……」甜美的氧氣瞬間充滿了她的肺部,顧不得難受的身体,她急急地拽住他的手,一臉擔憂地說話。
  「什么!」赫連冀不敢相信地看著蘇菲阳和她脖間的勒痕。
  「你聽見了!」男人一把推開了發愣的赫連冀,站起身,滿臉的不屑和得意,「我就算殺死她,她也不會有意見,你少管閑事!」
  就如來時的突然,男子走出了公寓,消失于樓梯口。
  一片靜謐,一種恐懼在他的心口亂竄,陌生的男子,陌生的蘇菲阳,這幾年,他是不是錯過什么了?
  「他是誰?」
  過了良久,她才壓抑地說道:「一個我對不起的人……」一滴淚默默地滑出她的眼眶。
  「怎么這么有空來找我?」關徹揉著頭,昨天突然心生靈感,就通宵作曲,沒想到這個男人大清早地來敲門。
  一进來什么話都不講,就是喝著悶酒,而他困得不得了,可好奇心作祟,坐在這里等著某人主动開口。
  話說之前這樣的場景在他這里上演了兩次,這一次不算,第一次好像是學妹跟宋翔在一起;第二次就是在學妹出国的前一晚,因為學妹要離開而喝的酩酊大醉,最后沒趕上送機。
  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一次八成是跟學妹有關了!
  「學妹怎么了?」他倒了一杯開水,慢慢地喝著。
  「她和以前不一樣了。」不再是他所了解的那個蘇菲阳。
  「哼哼,很正常,人都是會變的,之前不是交往得很順利?」要是他不主动問,他大概是等不到這個悶骚男人主动交代這件事了。
  「對。」一口喝下杯中的酒。
  「很開心,不是嗎?」關徹抚著有些發疼的頭,他真的很疑惑,為什么他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說話,天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是睡眠!
  「是……」在昨天之前。
  「那又是怎么回事?」
  「她前男友回來了……」他想過她在国外會有男朋友,甚至每想一次心就疼痛不已,可事實是他再痛,也無法挽回曾經的事情。
  「有前男友很正常。」關徹想爆粗口,這根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用得著吃醋嗎?
  「對!」他又灌了一杯酒,「可她的前男友掐住她的脖子,想殺了她!」
  「什么意思?」關徹皺著眉,看著好友憂郁的模樣。
  「可她卻一點也不在乎,還一副她對不起他的模樣!」他突然將杯子往墻上一損,兩眼發直地瞪著墻。
  無言地看了眼那價值不菲的杯子,關徹心里默默地記住這筆帳,低頭做了幾個深呼吸,抬頭,「所以?」
  他實在搞不懂赫連冀的思維,或者說,對于他們的事,他這個局外人能說什么呢?赫連冀自己都搞不懂,他又能幫得了他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他好亂好亂,亂得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他低喃著。
  「她在乎他,你知不知道!」赫連冀大吼著。
  「她跟你說的?」關徹掏掏耳朵,嗓門真大!
  「吵死了。」一個女人從樓上走了下來,正好看見兩個男人扭打在一起,一個男人壓著關徹,而關徹則是弱弱地被壓在沙發上。
  「等等……你……你們……」
  「該死!你穿的是什么衣服!」一身薄薄的睡衣,他甚至看一眼就知道她沒穿內衣,關徹一把推開赫連冀,快速地沖上樓,擋在她的前面,遮去赫連冀的目光,大手將她往房間里推。
  「喂!你干什么啦!」女人拒絕著。
  「你回房!」
  
上一篇:第八章
目錄
下一篇:第十章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