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窩里的流氓》

當前位置:首頁 > 被窩里的流氓 >

第七章

  過了一會兒,她羞紅著臉推開他,「我看,我們還是分開點好。」他身下的yu望并有因為時間而消退。
  「嗯。」他的目光還是火熱得很。
  「我……我先出去好了!」她害羞地跑了出去。
  赫連冀苦笑著看著自己的勃起,她果然還是太嫩了!
  「下班后,我們去買點材料。」蘇菲阳突然提議著。
  「買什么材料?」赫連冀一邊在前臺做著記錄,一邊聽著她講話。
  「嗯,你上次不是說教我燒菜嗎?」
  手中的筆一頓,他抬頭看著她,「我燒給你吃,不好嗎?」
  「當然好。」油煙接觸多了容易變黄臉婆啊!
  「可是,我想做一頓飯給你吃呀!」她嬌滴滴地說著。
  「好!」受益者是他,這種要求赫連冀怎么可能拒絕!
  下班后,他們便手牽手地往菜市場買菜,買了些食材回來后,蘇菲阳信心十足,一副大廚的模樣,逗笑了赫連冀。
  「笑什么?」她撒嬌。
  「你買了一堆的食物,知不知道這幾種食物對新手而言最難燒了,特別是海鮮。」
  「那你干嘛不提醒我,想看我出丑呀!」她揮舞著雙手。
  「當然不是,我知道你喜歡吃這幾道菜,我是想,真不行,我燒給你吃呀!」
  「哼!」這還差不多,「那我從什么開始呢?」
  看著她興致勃勃地望著菜,他開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想……」
  「不如螃蟹?」
  「嗯,不是很好……」
  「芹菜炒肉?」
  「嗯,也不是很好……」
  「你!那你說,我做什么好?」蘇菲阳有點不開心地看著她,她起碼也是個女的,燒菜的天賦總歸還是有的吧!這個不行,那個不行,不是明擺著看不起她嘛!
  「要不……」他伸手一指。
  「大閘蟹?」她興奮地說。
  「呃,不是,是旁邊的。」
  「鸡蛋?」她一臉的難以置信,驀地板著一張臉,「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沒有……」他趕紧澄清,「你是新手,還是從簡單的入手比較好!」
  不滿地看了看小小的鸡蛋,再看看那明顯有挑戰性的海鮮,她妥協地接受了赫連冀的提議,不過心有不甘地加了一個附加條件,「如果我鸡蛋炒得好,我要弄大閘蟹!」
  從鸡蛋到大閘蟹的跨越是不是太大了!
  赫連冀有些頭疼,她顯然不知道這兩者間的區別,無奈地說:「好吧。」
  蘇菲阳這才開心地穿著圍裙,「你不要跟我說鸡蛋怎么煎,這個我還懂啦!」沒看過豬爬樹,也看過豬走路。
  「好。」他笑著看著她一臉的坚定,不過有他在身邊,應該不會發生什么多大的事情。
  蘇菲阳回憶著做法,先開小火,倒入油,等油六分熱的時候,放入鸡蛋,然后轉成中火,一面熟了以后,接著翻個面,熟了以后,關火。
  「嗯,應該是這么做。」她按著記憶中的方法做,嘴里還念念有詞。
  看著她為了學做菜而如此用心,赫連冀竟覺得現在滿臉油水加汗水的她,很美!
  「你先兩只手握著鍋柄。」鍋子比較重,他擔心她拿不动。
  他在一旁指點著,家里電話這時卻響了起來,「我先去接個電話。」
  熱衷于燒菜的蘇菲阳,隨意地揮揮手,示意他去。
  他想,煎鸡蛋而已,應該不會有什么事。
  到客廳接了電話,是無聊的推銷產品,他隨便應付幾句,就掛了,剛想走回去,就聽到某入的驚呼聲:「啊!」
  他立刻跑进廚房,結果發現廚房冒著一股難聞的焦味,走近一看,蘇菲阳拿著鍋蓋蓋住了鍋。
  「怎么了?」他走近她身側,紧張地拉著她的手。
  「我……啊……好疼!」
  赫連冀松開她的手,一看,她的手上長了一個一個的水泡,沐目驚心,「怎么回事!」
  「我……」從來沒見過赫連冀如此兇狠的表情,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任他罵著。
  「你……」他還想說些什么,可一抬眼,看著她楚楚可憐的無辜模樣,他很難再罵下去。
  「算了,先去醫院。」
  「啊?這種烫傷,不用吧!」多丟臉呀,這種傷,拿药敷一敷不就好了嘛!
  「不行!」他絲毫不讓步地坚持己見。
  「我……」轉动著腦子,努力地想著理由,奈何赫連冀一看到她的傷口,就处于巔峰狀況,哪容她拒絕。
  直接拉她出門,上車,往一家醫院開去。
  小小的烫傷在赫連冀看來就如絕癥一般的嚴重,蘇菲阳只能乖乖地聽話,不敢有所反抗。
  替她掛了號,等到護士喊到他們的時候,赫連冀抓住她沒受傷的另一只手进去,一名醫生端坐在椅子上,護士則盡職地站在醫生的旁邊。
  那是一個身材高挑,短發的美女,蘇菲阳之所以會注意到她,是因為那個女人的眼神,她直直地看著赫連冀,眼里有著一股濃濃的興味。
  她不著痕跡地貼近赫連冀,以宣誓他們關系非比尋常。
  「醫生,她的手怎么樣?」赫連冀一心在她的傷勢上,沒有發現蘇菲阳怪異的行為。
  「怎么弄傷的?」醫生看著她的手。
  「燒菜。」赫連冀簡單說明原因。
  「嗯,應該沒事的,只要敷好药,然后盡量不要碰水就行了,是普通的烫傷。」醫生快速地給他們開好药,并且交代好一些注意事項。
  「好的,謝謝你醫生。」蘇菲阳搶著說道,不喜歡那個女人這么赤裸裸的眼神。
  「蘇蘇。」赫連冀皺起眉,他還沒有問完呢,她就心急地拉著他往門口走去。
  「我們去拿药啦!手好疼。」
  「好,我拿,你在這里坐著。」看著她皺成一團的臉,赫連冀拿她沒辦法,只能再三地吩咐道:「不要亂动!」
  「哦。」
  「冀……」女人走出來,看著赫連冀,突兀地叫著。
  「好了,我去拿药了。」赫連冀像是沒有聽見女人的聲音,倒是蘇菲阳注意到了。
  「冀!」女人似乎有些不滿赫連冀的不理不睬,腳一蹬,往他們中間一站,「你干嘛都不理人家?」
  「你是……」眼前的女人有點眼熟,不過他想不起來她的名字。
  繞過她,他重新走到蘇菲阳的身邊,小心翼翼地護著她。
  「我是李倩蓮呀!」美女有點不滿地看著他們,好似蘇菲阳強占了赫連冀一般。
  使了一個白眼給赫連冀,蘇菲阳哼了哼,叫著這么親密。
  是她!赫連冀想起她了,「有什么事嗎?」他冷淡地說。
  「我……」李倩蓮的面子有點掛不住了,沒想到他會對她這么冷淡,看著赫連冀與蘇菲阳之間的親密,她心有不甘地說:「她是誰?」
  「她是我的女朋友。」丟下一句話,赫連冀懶得跟眼前的女人說話,拉著蘇菲阳去取药。
  「你……」李倩蓮似乎還想說什么。
  「我跟你沒有關系了。」赫連冀給了她一記警告的目光。
  女人因為他的絕情而停在原处,沒有死皮賴臉地跟上來。
  繞過李倩蓮,取了药,坐上了車,蘇菲阳才冷著嗓子:「她是誰?」
  「不重要的人。」赫連冀不在乎地說。
  赫連冀果真如他所說一般,真的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可蘇菲阳一想起那個女人,如大灰狼盯著小白兔的眼神,她心里就升起一股不悅。
  開著車的赫連冀匆匆地瞥了她一眼,發現她一臉的冷然,「怎么了?」
  「沒什么!」她不客氣地回道。
  「蘇蘇……」
  「不要煩我!」她轉頭看著窗外的景色,一句話也不說。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蘇菲阳是打腫臉充胖子,心里想知道想得不得了,又想裝大方,不想逼問他,只能故意裝冷漠,讓他自己發現她生氣了。
  結果赫連冀還以為她是人不舒服,連帶著脾氣也不好,也沒再說什么。
  到了車庫,蘇菲阳拿了药,下了車就往電梯沖,也不理在后面的赫連冀。
  「蘇蘇!」赫連冀莫名其妙地看著越來越遠的人影,隱隱感覺蘇菲阳不開心的原因是他。
  氣勢洶洶地走进公寓里,關了門,任性地走到房間里去,重重地撲在床上,卻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傷口,「天,好疼!」
  剛才太過在乎那個女人,結果卻忘記了自己的傷口,仰躺在床上,她鼓著臉頰看著天花板,心里更是不平。
  「討厭!就不會說清楚嗎?一看就知道那個女人心里打著鬼主意,而且明明那個女人認識你,你也認識她,為什么我問你,你又不說……」
  剛到她臥房門外的男人,聽到她的喃喃自語,愣了一下,轉而一笑,這個女人還真的……太別扭了,別扭得這么可爱!
  「她是我之前說過的前女友。」眼看著她的不滿轉成了一個雪球一樣飽滿,他只能出聲解釋清楚了。
  「啊!」蘇菲阳沒想到他會突然出現在她面前,「你怎么进來的?」
  「還有一把鑰匙。」他搖搖手中的鑰匙。
  「什么!」那她不是都沒有隱私了!她嘟著嘴,不滿地問道:「你怎么會還有一副鑰匙?」
  「我是房東。」
  「是房東,也不能隨意进我的房間呀!」
  「我也是你男朋友。」
  「是男朋友,也不能這樣子呀!」
  「可是你生氣了。」
  「我生氣,你……」
  「我不理你,你以后都不會理我了。」他太了解她的性子了,一旦她生氣,如果不及時解釋誤會,隔天再找她,只怕她會更加憤怒。
  「哼!」知道她生氣,還不快快謝罪!
  「蘇蘇,你到底是為什么生氣?」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還真的是沒錯。
  「你不知道我為什么生氣?」她憤怒地反問。
  「我還真的不知道。」
  「你!」
  「蘇蘇,不要生氣,慢慢說。」赫連冀善解人意地拍著她的背。
  「就是你啦!」她推著他。
  「我怎么惹你生氣了?」他追根究底。
  「你!」深吸一口氣,她扁著嘴,「你說,你跟那個女人到底是什么關系?」
  「我剛剛說過了,她是我之前說過的前女友。」
  「哼!」
  赫連冀一笑,終于懂她在生什么氣了,大手一張,抱住了她,「她從來不是問題,我說過,只有一天,我連一天都無法忍受,就跟她分手了。」
  「蘇蘇,只有你……只有你才是我在乎的人。」
  「我都不知道你這么油嘴滑舌!」蘇菲阳紅著臉,耳根子软地信了他的話,心里開心得不得了。
  她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赫連冀淡淡一笑,沒說什么,從小,他就不是什么特別阳光的人,不爱講話,只是靜靜地待在角落里,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有語言障礙。
  除了蘇菲阳,她就這么走进了他的生命,讓他開始熱衷于語言,心里感激自己并沒有得什么失語癥,但也因為他的沉默差點就使發芽的爱情逝去,所以他現在不能再沉默。
  蘇菲阳亡羊補牢地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小氣的人啦!」她都不知道,原來成為情侶之后,會更在意另一方的一舉一动,容不下一粒沙。
  「是。」
  「我只是……情侶都這樣子啦!」她找借口,
  「嗯。」
  「你會不會討厭呀?」
  「不會!」他回答得很肯定。
  「那你還不快點給我敷药!」
  「是。」他笑著為她上药,沒有因為她的任性而心生厭倦,反而很喜歡她偶爾的小小醋意。
  
上一篇:第六章
目錄
下一篇:第八章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